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艾默森成员说“因缘际会”\本报记者\李梦

  图:艾默森四重奏除一齐演奏外,也各有各忙\本报摄

  来自纽约的艾默森弦乐四重奏(Emerson String Quartet)为他们六月底在香港大学的演出,选了布列顿弦乐四重奏第三。今年恰逢这位英国作曲家诞辰一百周年,也碰巧,新入团的大提琴家Paul Watkins来自英国,是布列顿同乡。

  “不止因为Paul是英国人啦,更因为他和我们一样,喜欢布列顿的音乐。”小提琴手Philip Setzer笑道。更巧的是,今年五月刚退出艾默森的大提琴手David Finckel曾拜在俄罗斯大提琴家罗斯特波维奇门下,而罗老是布列顿好友,曾首演过不少这英国人的曲目。

  因缘巧妙 美妙关联

  “有时候不得不相信因缘际会的巧妙。”艾默森创团成员、小提琴手Eugene Drucker说。的确,若二战时他那身为小提琴家的父亲没有从德国逃至美国,Eugene怕不会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纽约茱莉亚音乐学院遇见Philip吧。

  “我们第一次见面在Alice Tully Hall(纽约林肯中心室内乐演奏厅)。”Eugene说。而且,负责建造港大这座音乐厅的建筑师,也参与了Tully Hall几年前的翻新工程。“你看,又是一重美妙的关联。”Philip似乎从意大利籍妈妈那儿继承了地中海畔乐天积极的脾性,总能从寻常中找出些感人因子。

  相比,Eugene则内敛沉静得多,这从他讲述二战犹太音乐家的小说《拯救者》(The Savior)中也可窥得一二。不想,这性格迥异的两人,在茱莉亚读书时同拜在小提琴家Shumsky门下,且在学校乐团中搭档演出。

  当时,学校有一门四重奏课程,师出同门的Eugene和Philip自然成了搭档,组合中还有Shumsky另一位学生演奏中提琴。翌年(一九七七年),中提琴手退出,二十三岁的Lawrence Dutton顶替。两年后,三人邀来型格大提琴手David Finckel加入,这以美国哲学家艾默森命名的弦乐四重奏渐渐有了模样。

  “我们一起学习的第一首曲目是巴托克第二小提琴协奏曲。”Eugene说:“这曲子到现在依然是我的最爱之一。”一九九○年,他们与DG唱片公司合作灌录的巴托克全六首弦乐四重奏,获得第三十二届格林美奖“最佳古典唱片录音”和“最佳室乐演奏”两项褒赏。

  上佳诠释 多番夺奖

  除巴托克这张碟,他们亦曾凭藉对贝多芬和孟德尔逊等人四重奏的上佳诠释,捧回八座格林美奖和三座留声机奖。最近一次格林美是二○一○年与DG合作的《亲密信件》,拣选两位捷克作曲家Janacek和Martinu三首四重奏。应了专辑名,其中亲暱又个性十足的旋律像极四人的私密对话。

  “我想,艾默森之所以能维繫三十多年的原因之一,是这些精彩的曲目。”中提琴手Lawrence年轻时曾离开加州某摇滚乐队,千里迢迢去到纽约入读茱莉亚。当大多数音乐学院的年轻人都憧憬成为独奏家时,二十多岁的Lawrence已然钟情室乐,不知是否“夹band”习惯在作怪。

  “现在看来,我们好像更聪明哦。”Philip说:“贝多芬只写了一首小提琴协奏曲,却有十六首弦乐四重奏。”在Philip看来,贝多芬对古典音乐演奏者来说,恰若莎士比亚之于后世剧作家。“那贝多芬算不算你们最喜欢的作曲家?”记者好奇问。Lawrence一笑,说:“当我们演奏贝多芬时,他是我们最喜欢的;演奏舒伯特,他又成了我们的最爱。”

  四人最后一次合作舒伯特,在今年五月华盛顿的告别音乐会。说“告别”也不尽然,只是大提琴手David退出,馀下三人依旧坚守,并邀来Paul Watkins同行。那次他们选了舒伯特大提琴五重奏,奏毕,David将印有ESQ(指代Emerson String Quartet)字样的红色棒球帽戴在Paul头上。“因为David的离开,我们曾经考虑过解散。”Philip说:“但好在Paul及时到来。”

  音色改变 意味重生

  像极了新近上映的电影《浓情四重奏》(A Late Quartet)不是吗?可Eugene说不:“电影中的大提琴家因为得了帕金森症被迫退出,而David是自愿的。”

  “很多四重奏无法长久存在的原因,是团员被绑得太紧。”Philip说他们三人都尊重David的选择,而且团员在过往三十多年里往往互相鼓励,“要与他人合作,要做其他事情”。

  Philip与David夫妇的三重奏新近灌录了德伏扎克的作品,Lawrence不时与纽约爵士乐手合作,Eugene小说《拯救者》中文版两年前由内地出版社发行。

  至于现任英国室乐团总监、又常以独奏家身份巡演的Paul,他乐意加入的原因,一是从小听艾默森的唱片,二来觉得Philip、Eugene和Lawrence三人“都是幽默的傢伙”。“我喜欢在轻松氛围里工作。”Paul说:“比如排练或演出后大家一起喝杯咖啡什么的。”就像当年Philip父亲所在的四重奏通常去他家里排练,因为大家都想在排练后尝尝Philip妈妈手造的意麵。

  “Paul来到后,艾默森的音色一定会改变。”Philip说:“说不定这对我们四个来说,都意味?某种重生。”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