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宫本武藏》难辨善恶\何俊辉

  图:武藏(躺?者)与又八在战争中得以倖存

  剧道场製作、欧锦棠编剧、余振球导演的《宫本武藏》,取材自剧团若狮子(日本剧团)的剧作及吉川英治的小说。

  《宫本》的小说近千个章回,而舞台剧则用了两个多小时勾勒生于一五八四年(江户时代)的宫本武藏(又名新免武藏,欧锦棠饰),从在关原之战战败侥幸生还,到他被战友又八(周家辉饰)的母亲阿杉婆(万斯敏饰)陷害而逃亡,再到与村民及官兵为敌下却令年轻女子阿通(郑至芝饰)对他产生好感,最后被泽庵和尚(李润祺饰)擒拿并困在姬路城的牢狱中。三年的失自由竟使武藏开窍并蜕变成一名剑术家、兵法家和艺术家,写下影响日本后世的《五轮书》(类似中国的《孙子兵法》)。

  剧情勾勒够详尽

  剧中很多事件,看来都能刺激观众对角色的善或恶作出界定。村民阿甲(梁翠珊饰)的丈夫遭?风典马(魏沛林饰)杀害,武藏便替阿甲出头跟?风决斗,是“善”,而据闻武藏杀害村民/官兵,则是“恶”?据闻阿甲与其女儿在战场掠夺战死者的遗物,然后阿甲竟背?新欢又八勾引武藏,阿甲代表“恶”吗?而看来善解人意的阿通似乎对武藏的劣境感同情,则代表“善”吗?当官的池田辉政(周家辉分饰)既中饱私囊,又将武藏困在牢狱中,意外令他写出《五轮书》,看来这角色时“善”时“恶”吧?

  笔者用据闻、看来、似乎等不肯定的字眼描述剧中多宗事件,是由于编剧在剪裁后,事件往往剩下概括的剧情勾勒,写得不够详尽细腻,令观众会因细节不够或欠奉而难辨某人某事是善还是恶,最明显例子是武藏何以会杀/伤人,使官民齐称他为“恶藏”兼齐追捕他?这不能不作详尽描述,理由是会影响观众对主角宫本武藏的观感。武藏不对阿杉婆说又八跟随阿甲远走他方,令这母亲基于误解视武藏为死?,固然教笔者摸不?头脑,更奇怪是欧锦棠在场刊表明武藏有一颗“对万物充满热忱,自省自悟,不断超越自我的心”,本来武藏的牢狱戏可刻画这颗令欧锦棠敬佩的心,奈何牢狱戏只用极短篇幅轻轻带过,武藏如何自省自悟?如何应付绝境和波折?观众便错过了,难体会到武藏何以值得敬佩。

  武打场面精心设计

  《宫本》亦有一些可对善或恶作重复反思的情节,予人写详尽细腻之感,例如剧本提及用捕兽器生擒武藏,以及捉到武藏后把他吊在半空任由途人凌辱(欧锦棠真的被钢丝吊在半空演了一场不短的戏,充分体现演员的专业精神),都有力地彰显未审判先作不人道的惩罚,是一种罪恶。

  编剧的剪裁是会影响演员演技的。基于欠缺详述武藏何以、如何杀/伤人,观众见不到欧锦棠把武藏演得暴戾或内疚,亦基于欠缺详述武藏何以、如何遭冤枉,便没产生能刺痛观众心灵的不安、无奈感或满腔怨愤;观众可目睹欧锦棠演武藏时不时略侧头和低头,心不在焉地走?,具体展现武藏无法解开心中的枷锁。

  《宫本》的宣传重点是曾拍摄过多齣港产片的日本武打影星仓田保昭有份参演,可惜导演只安排他于剧首剧末出场,演年长了的武藏(剧中有一小段类似皮影戏的武藏回忆戏,某个黑影看似仓田保昭),戏分甚少,既没有一显身手的武打戏,又没有可发挥演技的空间,令人失望。在出色的化妆帮助下,万斯敏把阿杉婆的老态演得形神俱似,而对其子的爱与对武藏的恨,也演绎得到位。

  梁健棠设计的戏服、形象(如髮型),跟余振球设计的舞台布景、空间,令观众感到众角色确置身在江户时代。众演员踏?的演区,是既有沙地又有长满类似草的地方,明显将武藏那充满艰辛和高低起伏的人生路,具体地铺了出来,而在精确的灯光投射和演员走位下,台上的日式家居纸窗曾变成似皮影戏的回忆戏,视觉效果相当美;《宫本》只有一场正式及精彩的武打戏,就是武藏与?风典马的决斗,这决斗虽打得不及动作电影般灿烂,但可见每个招式是经精心设计和苦练过,收放自如。武打戏跟剧中一些要令观众情绪紧张的戏,都加插了现场太鼓敲击作配乐,愈敲愈快愈响,使观众心跳加速,从而感到剧场画面的震撼力大幅提升。

(剧道场供图,Ben Li摄)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