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范丁:与港乐特别有感情

  ︻编者按:以下为香港管弦乐团第二小提琴首席范丁讲述他与“港乐”的一段因缘。︼

  我在一九七二年加入“港乐”,当时我十三岁。当时我跟随林克昌学琴,他很多高足都进入乐团拉琴。我跟他学了三、四年,刚开始学了几个月之后就加入了乐团。我十岁就已经想要成为职业演奏家了,我从来不觉得演奏小提琴只是兴趣而已。

  乐团职业化之后,我继续留下来,三年后拿全奖去美国Curtis音乐学院深造。那年我十八岁。大学毕业后,我回来香港,因为这里是我成长的地方,这个乐团我眼看?它从业馀变为职业,特别有感情。我当时重新加入乐团,担任第二小提琴首席,就是我如今的职位。我在这个职位上做了三十多年,虽然中间有三年时间又去了美国读书。从一九八四到八八年,我去茱莉亚音乐学院读硕士,然后又回来,又加入香港管弦乐团。有时候回头看,觉得太奇妙,似乎这就是我的命运。(笑)

  其实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也在其他乐团中演奏过,譬如佛罗里达某乐团。但我始终觉得佛罗里达是个适合养老的地方,和香港,和自己熟悉的环境怎么相比呢?这里有亲人有朋友,而且这个乐团也很有活力。而且,这里有很多可能性,譬如录唱片,教学生,还有自己组织小型乐团(范丁一手创立香港青少年管弦乐团 Metropolitan Youth Orchestra),等等。

  香港管弦乐团虽然已经成立四十年,但和其他歷史久长的职业乐团相比,还很年轻,要知道职业乐团的发展往往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香港管弦乐团已然达到一个相当高的水准,但是并没有稳固或者成熟。歷史太短,乐团成员年龄偏低,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出色的音乐总监能发挥的作用至关重要。在我看来,Jaap(梵志登)是世界最好的指挥。过去三十多年里,我见得太多了。有的指挥好潇洒,肢体语言很流畅,但真正看出他功力的,是在他排练期间。Jaap在排练时的状态让我印象深刻:第一,他清楚知道音乐是什么,不会随波逐流;第二,他知道怎样达到自己想要的声音。对Jaap来说,音乐就是他的人生。

  至少在香港的音乐领域,我能做的、我想做的,都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我好享受自己现在的处境。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