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宁道以志,秉德如鸿

图:施鸿鄂

  施鸿鄂先生,中国男高音歌唱家,被誉为“中国的巴华洛帝”。祖籍上海,生于汉口。就读于上海音乐学院、保加利亚索非亚国立音乐学院,先后师从著名声乐家 周小燕、布伦巴洛夫(Christo Brambarov)。一九六二年,在芬兰赫尔辛基“第八届世界青年联欢节”古典声乐比赛中以一曲《黎明》(Mattinata)赢得最高分,荣获金奖, 为二十世纪以来从事美声唱法的华人歌唱家在国际乐坛上获得首奖之第一人。同年毕业后毅然选择回国,供职上海歌剧院,擅长以各种外语演绎歌剧角色及艺术歌 曲、民歌。“文革”爆发,被迫演唱一些不适合自己条件的曲目(包括样板戏)。改革开放后,施先生重新投入美声歌唱事业,与夫人、著名女高音朱逢博女士多次 出国演出、演讲,一九九○年担任上海歌剧院院长。

  施鸿鄂先生与我家是世交,我称他为施伯伯。可以说,他是我的声乐启蒙老师。生平首次震 慑于男高音之美,是五岁时在江西庐山听他演唱《我的太阳》(O Sole Mio)。在我幼小的心中,他就是太阳的化身,会随镕金振玉的共鸣、剧力万钧的气势而永恆。一九七○年代末,施伯伯重投歌唱事业,已届中年。那时他与朱阿 姨合作灌录了一曲《生命之星:中年人之歌》,表达了对青春抛掷的不捨,以及对未来的美好展望。而庐山之会,正是他的人生再度启航之际。

  施伯伯木讷寡言,不喜逢迎结党。担任院长时,从来只以脚踏车代步。根据副院长赵志明回忆,歌剧院本有一辆轿车,可以接送施伯伯上下班,但他却坚拒特殊化。 当时歌剧院财政不佳,施伯伯甚至决定卖掉这部轿车,以筹措资金排练、演出。出国演出时,则经常自费购买乐谱,回国后捐赠给歌剧院。但是,对于新秀的栽培, 施伯伯却不遗馀力。目前在中国美声界独当一面的连龙海、魏松、王丽琴等,皆出自施伯伯门下。退休后,施伯伯生活恬淡。由于我对美声的爱好,每次到沪都会向 他请益。其后我的音乐随笔《寻找缪思的歌声》付梓,邀他帮我作序,正为了誌下这段师生缘。

  施伯伯的一生,对音乐一直怀抱?无邪的孺慕之 情,因此他也有?一颗不变的赤子之心。李定国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九八四年十二月,上海新民晚报主办“著名歌唱家音乐会”,演员以老一辈歌唱家为主。开 幕前夕,周小燕教授希望施伯伯也能参加。由于临时参演,节目单、海报皆未标出,而当晚奉命去接施伯伯的人员竟忘了任务。施伯伯在寒风中等候了一个小时,才 无奈返家。事后,组委会登门致歉,施伯伯则平静地表示谅解。当时施伯伯在全国享有盛名,他对于委屈淡然置之,足为今人作出最佳示范。

  二○○八年三月,施伯伯去医院作例行检查,竟骤然逝世。据说在做电脑断层扫描时没人照料,几番折腾导致老人家心脏病突发。我想,这也正因施伯伯平易近人、不摆架子,才会任由护士们信口指挥吧!

  施伯伯诞生于文化不遑之世,踟蹰于文化肃杀之世,辞别于文化萎蜕之世。当年同门如Nikolai Ghiaurov等,后来都闻名世界。他满腔热忱回国,却遭遇一道又一道的波折。然而,至今提起演绎《O Sole Mio》的华籍歌唱家,国人稍有音乐素养者除了施伯伯仍不作他想。对于热爱故国而岁月蹉跎的他来说,如此荣耀也许更甚于扬名国际。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