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报纸 > 报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侨界看纪念日和公祭日

  日本侨报社总编辑段跃中:为表明中国要为世界和平做出更大的贡献,有必要从法律上明确这两个日子。

  马来西亚沙巴马中联谊协会会长胡逸山:中国八年抗战的血泪史与南京大屠杀的史实,不仅为海外华人所耳熟能详,也得到除了日本少数极右翼分子外的绝大多数世人的公认。

  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会长冰凌:以立法的形式确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非常迫切和重要。隆重纪念将给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以庄严之感和正义之感。

  美国华盛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吴惠秋:中国需要发出明确信号,日本军国主义所犯罪行不可否认,日本必须正确认识歷史,以诚意对待自己的邻邦,这个底线问题直接关系到中日两国未来友好相处的基础。

  全英华人华侨中国统一促进会总会长单声:立法确定纪念日和公祭日,这是揭露日本侵略者罪行最有效的方式,牢记日本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造成沉重灾难的铁证。

  全非洲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李新铸:立法确定纪念日和公祭日,是我们海外华人的民心所向。

  九三学社建社纪念日

  将9月3日定为抗战胜利纪念日,对在全国有超过13万社员的“九三学社”有特殊意义,因为这一天就是该社的建社纪念日。

  1944年下半年开始,参加过五四运动的许德珩等经常在陪都重庆举行座谈会,讨论时局,他们是中高级知识分子。座谈会取名为“民主科学座谈会”。1945年9月3日,日本签订投降书的消息传来后,“民主科学座谈会”在重庆举行庆祝大会。有人提议将“民主科学座谈会”更名为“九三座谈会”,1946年5月4日九三学社成立,成为政治组织,新中国成立后,成了八大民主党派之一。

  抗战胜利日的演变

  抗战胜利后,中华民国政府将9月3日定为抗战胜利纪念日兼军人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49年12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公布《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规定了“八一五抗战胜利纪念日”。1951年8月13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发布通告,将抗战胜利纪念日改定为9月3日。1999年9月18日,国务院修订《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延续9月3日为抗战胜利纪念日的规定。

  西方媒体看公祭日设立

  法新社:中国立法公祭日和纪念日是在中日关系“严重恶化”的背景下提出的。

  美国《华尔街日报》:东北亚的政治格局是由歷史记忆形成的。

  英国《金融时报》社论:参拜靖国神社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日本自身来说可能是个危险因素。如果中国的威胁被用作一种藉口,激发民族主义情绪来打击日本相对开放的社会,那将是一场悲剧。

  菲律宾《世界日报》社论:只有牢记歷史,尤其是惨痛的教训,才能鼓舞人民奋发图强,励精图治,防止再次遭到军国主义野心家的蹂躏。

  日本《朝日新闻》:中国将日中两国间歷史事件的纪念日确定和设立为国家级纪念日,表明中方不仅要从国家层面,同时也将在国际社会广泛批判安倍政权的歷史认识问题。

  各界回应纪念日和公祭日

  参与南京保卫战的97岁江西抗战老兵吴春祥:现在,全国能找到参加南京保卫战还健在的老兵只有3个,很多战友相继过世。“纪念日”和“公祭日”来得太迟,很多老兵都听不到这令人振奋的消息。

  二战倖存者、87岁的德国反法西斯主义者联盟主席福尔克马尔:中国的抗日战争为日本对中国的侵略画上了句号,对此应该确定一个纪念日。中国的这种做法是正确的,也是令人尊重的。

  85岁的南京大屠杀的亲歷者和倖存者夏淑琴:我是苦孩子,七八岁就没了父母,如今能活到80多岁不容易了,还能听到国家公祭日正式通过的消息,更没想到,我很高兴。

  德国巴伐利亚德中经济文化协会总干事盖格尔:对中国以立法形式确定纪念日和设立公祭日完全贊同,“做出这种形式的纪念是很重要的,否则以后很多年轻人可能就不再记得这段歷史”。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极大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了解这段歷史的任何一个德国人都不会支持日本的这种行为。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周永生:这一举措具有重要意义,是为了在铭记歷史的基础上,更好地维护和平。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我们要向世界宣告,记住歷史,不是为了掀起仇恨,是为了珍视和平,警示后人,不再犯错误。

  • 责任编辑:大公网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