濒危鸟栗鳽隔26年再现

  图:左起)外籍居民Jake Skinner、Tina Eldridge、余日东及胡明川昨日简介发现栗鳽歷程\本报记者\张月琪摄

  “栗鳽”属于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所列濒危物种,阔别香港26年后,其踪迹去年再次为人发现;该次是本港自1972年以来第六个发现栗鳽纪录。香港观鸟会研究经理余日东估计,栗鳽离开香港后向南飞,今次可能是意外途经香港作补给或休息。\大公报记者 张月琪

  全球不多于2500隻的“栗鳽”(Japanese Night Heron,又名栗头虎斑鳽),上一次在港现身已是1988年的事,栗鳽撞到理工大学外墙受伤才被发现,治疗后痊愈并放归大自然。栗鳽为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为“濒危”级别的鸟类,即与黑面琵鹭同级,目前全球只有香港及日本有法例保护栗鳽。

  去年底现西贡民居

  今次发现栗鳽的并非资深观鸟者,而是两位热心的外籍居民─Jake Skinner及Tina Eldridge。摄影爱好者Jake去年12月在西贡住所附近处发现栗鳽,觉得其形态与其他鸟类不同,于是连日为牠拍照,并通知朋友Tina,二人观察后再查阅书籍,怀疑牠就是栗鳽,于是联络香港观鸟会,观鸟会其后亦证实雀鸟正是濒危鸟类栗鳽。

  余日东称,过去发现栗鳽的月份主要为四月、十一月及十二月三个月份,他估计,今次栗鳽路经可能因为冬季季候风较弱,未能助牠一直飞至目的地,故需停在香港补给及休息。另外,过去栗鳽可能亦曾飞到不同地方,但由于其啡色外形与湿地相似,加上牠们常独来独往等因素,以致难以被人发现。

  目前仅有六次纪录

  栗鳽主要分布在日本九州和伊豆群岛繁殖,台湾和韩国有零星的繁殖纪录,渡冬的地点则主要在菲律宾和琉球群岛,连同今次在内,香港仅有六个栗鳽的纪录,每次均只发现一隻。对栗鳽最大的威胁是原本栖息的树林及农地不断减少。上世纪70年代,栗鳽曾在伊豆群岛拥有一个颇大的种群,不过随?外来物种黄鼬的出现,令牠们的数量急剧下降。

  另外,保育主任胡明川说,这次栗鳽的纪录是在“郊野公园不包括土地”内发现,虽然该区有一条村落,但居住人口不多,对环境的干扰相对较轻,而且村边仍保留?自然的植被,令这个地方适合一些野生动物活动、觅食及栖息。她认为,这次发现进一步证明这些“郊野公园不包括土地”具有很高的生态价值,不过,近年在“郊野公园不包括土地”的发展越来越多,她担心若果没有合适的规管,愈来愈多郊野公园以外的自然生境会在不久后逐渐消失,对香港的生态环境及野生动物构成威胁。

责任编辑: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