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团两剧细腻动人

  图:《结婚》中母亲花田花与女儿相依为命,“结婚”却令平静生活起波澜

  香港演艺学院戏剧学院二○○九年邀请了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副主任郝戎来港导演日本剧作家桥田寿贺子编写的《结婚》。桥田最广为香港人熟悉的剧作并非舞台剧,而是打动普罗阶层观众的电视剧《阿信的故事》。

  冲突强烈 触动心灵

  无论是阿信抑或《结婚》的五位女主角,都是极具坚毅个性的女性。在昔日男权至上的日本社会,剧本内容尤其获得女性观众共鸣。《结婚》是一齣典型结构的舞台剧—全剧发生在花田家的处境,失婚母亲与四个女儿相依为命,各人都为对方的幸福而活,但逐渐理解要令他人得到幸福,自己首先要获得幸福才是。由是,花田家第二至第四女儿从幼到长逐个以不同方式出嫁,甚至母亲亦不避讳花甲之年而勇于重踏婚姻大门。馀下那位一直为家庭辛劳工作而青春失落的大女儿,最后亦能面对独立的生活,并对未来的幸福充满憧憬。全剧以人物关系建构剧情,角色形象讨好,生活气息浓郁,语言质感丰富,戏剧冲突强烈。在家居处境之内,各角色自出自入,你来我往,多个场景都见一家人同?吃饭,闲话家常,有感而发。

  虽然角色的际遇发展都在意料之内,故事命题亦是老生常谈,但剧本的细腻笔触,仍然触动观众心灵深处。

  演艺学院的版本虽由名师执导,学生演员亦演得落力,但毕竟年资较浅,未能完全反映角色的人生阅歷。近期香港话剧团亦搬演《结婚》,在大会堂剧院演出,无论场地或演员,都是最能表现该剧水平的安排。

  导演方俊杰的选角颇为合适,各个女角都有细緻的演出,男角的配搭亦见均衡,气氛和节奏控制亦见尺度。从《结婚》的整体形态,亦反映香港话剧团与观众之间如何搭建沟通桥樑:生活感和人情味浓厚的剧本;舞台上可见而精细的布景(两层楼面结构和仔细布置的厨房);飘雪机製造的浪漫氛围;美白无瑕的日本传统结婚和服“白无垢”。每一项舞台元素都能让观众全情投入故事和全心欣赏演出,也让观众感到观赏话剧团的节目值回票价。

  现实环境 冲击理想

  那边厢,在香港话剧团的黑盒剧场,同期亦上演本地新秀梁雯雯编剧的《五月的梅子》。此剧是典型的文艺小品,女主角May是大学文学系毕业生,她有母亲及在幼年失散的父亲,身边只有一位要好同学,与世界没有其他关连。全剧以May大学毕业进入社会工作开始,在面对新世界新环境之时,May的人生价值观备受冲击,同时勾起自己与失散父亲的感情,藉此对比现代社会的人情冷漠。

  《五月的梅子》语言很文艺,除了现实处境的角色,编剧更渗入了西方女诗人,以反映女主角的人生追求目标。然而,剧本在文艺之馀亦想迎合观众的传统戏剧观念,故此硬挤入办公室戏剧冲突,以展示现实世界与女主角的理想不协调。相似情况就如May在新工作环境认识新同事摄影师,而该角色就充当编剧代言人,以老练的心态解决女主角一切疑惑和困难。

  剧本的故事徘徊于现实世界与理想乌托邦之间,但全剧终结时女主角有何得??心态上有何转变?似乎仍待编剧进一步改进。导演李慧心则尽力赋予此剧清新的文艺色彩,露台观星雨,树下拾梅子,在黑盒剧场有限的条件之下,已能让观众感受青春气氛。不过,各种舞台意象怎样也好,都不及导演处理两位女演员蒙洁(饰演May)与谭芷翎(饰演May的同学)在宿舍促膝夜谈,或在公园互相鼓励。两位女演员都演得细緻,能够散发青春力量和独特个性。

  (剧照由Wing-hei摄)

  佛 琳

责任编辑:大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