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友

  有好一段日子没联络的一班旧同学,近年陆续聚会,见面时畅谈昔日学生时代的趣闻轶事,尽是幕幕美好的回忆。

  普遍认为少年不识愁滋味,没什么真正的利益冲突,也未涉成人世界的尔虞我诈,真挚友谊较容易建基于纯真的读书时代,倒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但人成长了,是否更明白事理,更懂得珍惜?关爱和包容?笔者认为未必。有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人的根本性格不容易因为时间而改变。难相处的人可以成为朋友吗?友谊又可以永固吗?

  从笔者不同年代的旧同学中领会到的情况是,维繫友情需要一定的技巧,包括懂得避开意见不同的话题、接受多元品格的言行、理解与自己不一样的观念等等。然而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意愿,友谊的主导意识在于本体的“我”而非朋友,也即是说,不论相识于什么年代,“我”其实可以选择和决定去继续或放弃某个或某群朋友。同样地,别人也可以这样做。理念相同志趣相投的当然容易成为好朋友,话不投机性格各异做不成朋友也非憾事;但为意气而怨恨成仇、敌对或肆意互相攻击却是非常不智。冤冤相报何时了?把怨恨扩大就是战争,凡事只要把尊重放在大前提,世界便可以更和平。

  令笔者感无奈的是当今交友多了个“无敌”网络平台,情感的定义由表情符号取代,含糊不清,敌友难分,感知感触由实转虚,友谊永固在网络世界也许只是个旧时代的形容词。每个人走的路不尽相同,感受也不一样,苦非我的苦、乐非我的乐,不足为怪。纵使是彻头彻尾的大好人,总也不能叫所有人都接受自己。别人不以自己为友不能勉强,尊重其决定便可。最重要是不要製造事端,避免与人为敌,不给人家藉口来攻击,人生也多些快乐少些烦忧。

  无论如何,“多一个朋友少一个敌人”对社交、社群和社会都有利;“不是朋友也不是敌人”总比“没有朋友又到处敌人”好得多。

  集仁琛

  电邮:psyche9191.reader@gmail.com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