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必要检讨香港选举制度\孔永乐

  新界东补选刚刚结束,公民党杨岳桥最终以约十六万票当选,总投票率约为百分之四十六。这次补选过程及结果有几点值得讨论。

  禁止候选人煽动仇恨

  第一,香港未来政治人才,更需要的是理政能力及抱负,而非意识形态。现实社会里,各地国家及政府都遇到越来越复杂的房屋、医疗、治安等政经民生问题。香港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回归后,香港面对的各种问题都更加复杂及严峻。香港绝对不能让人以政治意识、种族、宗教等议题进一步分裂社会,製造矛盾,甚至策动暴动及袭击警察平民等无辜人士。

  不过,这次补选的过程及结果,都经常聚焦于候选人的意识形态。不同人士都强调“温和”、“建制”、“激进”、“本土”、“无党派”、“中立”或“第三路线”等分类,在选举过程中却甚少仔细分析及讨论候选人的个人能力及往绩表现。候选人的意识形态在大众传播及社会里不断形成对立、对抗及分裂的局面,这在选举结果公布后似乎仍未有减少的迹象。笔者认为,一些候选人在竞选过程中,更避重就轻甚至不提自己过去的实际社区经验或公职情况。即使候选人只在求学阶段,过去数年在香港社会内曾否参与义务工作或担当领导位置?大学内领导组织的表现如何?若然候选人已经在社区服务,那么在区内工作时间多久?每次落区接触社区居民时是否“真正”了解社区问题及作出改善?进一步看,在立法的宏观层面上如何解决香港的建屋问题、医疗问题及经济发展的深层次问题?候选人在选举中高举臻美的政治承诺是一回事,但个人能力及如何有效实践更加重要。

  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曾以“葛氏定律”形容如何选拔优良政治人才。李光耀认为,刻意挑起种族、语言及宗教问题,继而不断将这些问题成为政治焦点的人都不是好领袖。这次补选中不单过于集中意识形态,有人更刻意拿“繁体字”及文化种族等问题成为选举政纲。世界上,不少人曾在报刊、网络或大众传媒发出侮辱其他宗教或种族的言论而激发政治冲突。二○○六年,丹麦有报刊亵渎回教信徒,结果在世界多国引发暴力冲突,最后酿成五十多人死亡。新加坡也曾发生种族冲突,造成数百人伤亡。后来经过调查后发现,有极端分子在幕后煽动策划冲突。现时,香港政府可思考是否需要检讨现时的选举法例,防止有人利用政治选举刻意挑起种族、语言及宗教纷争及矛盾。

  第二,政府在政治选举期间时刻保持高度警惕,以确保香港社会秩序及治安不会受偶然发生的事件所破坏。同时,为了避免有候选人利用激进行为变相对外宣传、以牺牲他人权益达到个人当选的政治目的,政府是否需要检讨现时的有关选举法令。例如,候选人能否随时在深夜或凌晨举行集会或游行;每次的集会或游行是否需要列明清楚的开支及收据;在公众场地展示的传单及横额是否合法;贿选的定义及行为是否需要更新;候选人在提名后在哪种情况下需要退选;在哪些地方严禁宣传运动等。特别的是,从台湾过去的选举经验显示,选举日前可能会发生各种难以预料的事件,政府是否有权在哪种情况下暂缓或取消选举。整体而言,政府需要检讨选举的各项细节,以确保公平、公正及平等的选举环境。

  保释期候选人应禁选

  同时,对于任何人发表不利社会治安的激进言论,抑或有机会严重影响政治稳定的行动,要密切留意及思考相关对策。事实上,有学者指出近年来不少激进及暴力行为,在肇事地点上有一个相似规律,事件大多突如其来发生在多人注目的城市及地点。这是激进分子希望达到宣传、威吓或散播政治信息的最终目的,故此,他们不会选择无人岛、北极或沙漠等地方示威抗争,他们也不会每天有规律地进行暴力行动。面对此情况,政府或需要在选举期间成立特别危机应变小组,应付任何突如其来的事件,以保持香港政治秩序安定。

  第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香港应是一个高度讲求法治的地方。重要的是,没有人可以超越法律。香港政府及社会人士需要重新让“守法精神”深入市民的基本常识里。无论参选或投票,市民都需要严格遵守法律。另一方面,香港的选举法例是否需要更加明确界定,选民能否投票正在保释候审的候选人。否则,香港未来数年的政经秩序都会越来越混乱及不安全。

  最后,笔者认为,香港现时的立法会补选,及监督立法会议员的制度仍未完善。回归后,香港在十数年的短暂歷史里,已经因各种理由出现多次立法会补选,每次补选都需要额外资源、金钱及时间,这对议会的日常工作及运作带来负面影响。极端地看,香港每数月都可能出现补选,而在议会任期只剩下数个月的情况下仍有新议员当选。另一方面,议员在当选后可以自由选择辞职,但市民却不能要求议员在当选后离职。香港议会制度继承英国传统。事实上,英国近年来也面对如何有效监察议员的问题。二○一五年,英国通过了新法案,若然英国下议院(House of Commons)议员当选后严重违反议会规则,抑或在申请议员津贴时出现严重违规的情况下,负责监督议员的主任可以依据法令及程序在议员的当选区,向合资格选民收集公开签署,当公开签署超过选区的百分之十的人数时,议员便需要辞职及进行补选。

  香港的政治情况与英国有所不同。以往,香港曾经对“递补机制”有各种不同意见,然而,香港近数年的议会政治出现重大变化,重要的是,香港又再有立法会议员主动辞职及进行补选,议会内也逐渐出现激烈行为。香港政府需要思考可行方案,以确保立法机构的正常及有效运作。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博士生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