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政治格局有望改变\柳凡

  上月底伊朗举行新一届议会和专家会议选举。这是伊核问题全面协议达成和国际社会解除部分对伊制裁后,伊朗举行的首次选举,其结果将影响该国未来的走向,备受国际社会的关注。

  此次涉及两场选举,一是选出下届国家议会的议员,二是选出推举伊朗官方最高精神领袖的专家委员会成员。在本次议会选举中,共有6229名正式候选人争夺290个议席。在专家会议选举中,共有166人争夺88个席位。据伊朗内政部日前宣布,在新一届议会,保守派赢得了50%的议会席位,改革派和温和派取得了44%的议会席位,另有6%的议席被独立候选人获得。

  改革派德黑兰选区佔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以伊朗总统鲁哈尼为首的改革派阵营在德黑兰选区议会选举中取得了压倒性优势,获得了德黑兰选区的所有30个议会议席。保守派则在首都以外的一些选区中佔有较大优势,他们在伊朗中部伊斯法罕省和南部胡齐斯坦省等地,几乎获得了所有议席。目前议会选举并未完全结束。由于有60多个席位的候选人均未获得四分之一以上的选票,4月中旬将举行二次投票,结果将于4月中下旬揭晓。

  与此同时,伊朗内政部日前公布的德黑兰省的结果显示,与鲁哈尼同属改革派阵营的前总统拉夫桑贾尼,在专家会议选举中得票数高居榜首。当地有媒体分析称,改革派在此次选举中取得的结果比预期要好。

  鲁哈尼自2013年上任以来,施政一直受制于保守派。自从前年伊朗与西方达成核协定后,国内改革派和强硬保守派之间的角力加剧,强硬派极力抗拒鲁哈尼在核协议成功基础上推进的外交政策和国内改革,也反对与西方广泛接触。

  目前任期已超过一半,鲁哈尼需要议会通过期待已久的经济改革,令国家经济起死回生,这将有助他在2017年竞选连任,亦有助于他继续推行和解外交路线。有媒体形容,本次议会选举对温和务实的鲁哈尼政府来说,是生死存亡之战,将决定鲁哈尼政府在馀下的任期内,能否继续有所作为。因此,这次大选的结果对伊朗未来的国家走向,具有重要的指标性意义。

  鲁哈尼执政两年多来,在内政外交领域取得了不俗的政绩。但伊朗民众希望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能够通过此次选举实现提升。多年来,由于经济制裁,伊朗的经济体系和财政金融体系陷入困境,导致严重的通货膨胀和伊朗货币贬值。2012年─2013年度的经济增长率为-6.8%。如今伊朗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失业率和经济衰退,以及由此带来的伊朗经济繁荣的欠缺。目前,伊朗官方公布的失业率为10.7%,但民间统计的失业率接近20%。

  鲁哈尼振兴经济并非易事

  国际社会解除对伊朗的经济制裁,对鲁哈尼而言,为实现经济復甦和经济稳定、使伊朗进入了一个不同以往的新阶段提供了机遇。但是要使伊朗经济实现人们所期待的经济振兴并非易事。

  首先,世界石油市场石油价格暴跌,给伊朗经济復甦带来严重困难。石油价格猛跌不仅影响伊朗的石油收入,而且影响石油项目的开发和外来投资。其次,投资环境脆弱。制裁解除后,外来投资者期待伊朗政府採取有效措施改善投资环境,但伊朗政府制定的措施受制于政府与立法议会之间的复杂关系而“心有馀,力不足”。

  第三,伊朗经济面临因制裁而伴生的体制“理还乱”的结构性挑战,其中包括公共竞争疲软、银行系统和行政管理部门体制效率低下以及不必要的行政干预等。第四,就在美国欧盟宣布了对伊朗解除部分经济制裁一天之后,因伊朗试射一枚中程弹道导弹,美国对参与此次弹道导弹专案的11个实体和个人再次宣布实施制裁,足以说明美欧对伊朗发展高精尖武器始终保持高度警惕。

  总的来说,尽管此次议会选举改革派和保守派势均力敌,并有望打破保守派长期垄断伊朗议会的局面,但专家会议由保守派佔主导的局面未受到根本动摇。与议会选举相比,伊朗由最高神职机构专家会议负责选举、监督、罢黜伊朗最高领袖,其成员任期长达8年,对伊朗政治影响的时间比议会更长。可以预见,伊朗政治还会在一个平衡的状态中发展。看来,伊朗雄心勃勃的强势回归的努力并非易事,既可能受制于国际形势的变化,也可能受到地区和国内局势的牵累,从而影响到解除制裁后在经济上可能带来的红利。

  原资深外交官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