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得无厌之徒 \杨福成

  在年前的一次笔会上,我遇到了老冯。

  老冯长得斯斯文文,说话也斯斯文文。

  他在笔会上转来转去,每有书法家写完一幅字或画家画完一幅画,他就会褒赞一番,说得很专业很有道理,大家都以为他肯定是个行家,可他却谦虚地说:“我是啥行家啊,不会画也不会写,就是喜欢,等会儿你们忙完了,也给我留幅墨宝,我裱好挂家里养眼。”

  话说得这么好听,大家就赶快忙活,挤出时间来给他又写又画。写完画完,临行前,老冯逐个握?书画家的手说:“谢谢谢谢,太感谢了,改天我做东,一定好好表达我的谢意!”

  没过几天,我接到了老冯的电话,他首先感谢上次笔会给他留作品的事儿,并大大夸赞我写得多好多好,然后,他说他孩子要换工作,需要打点领导,恰好这位领导特别喜欢我写的字,看能不能再给写一幅送给人家。

  我说:“那咋不行啊,领导喜欢我的字是我的荣幸啊。”

  他说:“那太好了,改天你写好了,我去拿,这次要好好谢谢你,请你喝酒,不,光喝酒还不行,还得送你两刀好的宣纸。”

  我说:“别别别,千万别这么客气。”

  他说:“那不行,你帮了我,我一定要感谢你!”

  这事儿说完后的第三天,我接到了老冯的电话,老冯先问我把字写好了没有。

  我说写好了,就在办公室放?呢。

  他说:“太感谢了,恰好办事儿路过你单位,因匆忙也没给你带上宣纸,我先把字拿走,等改天请你吃饭的时候,再把那两刀好纸送给你。”

  我说不用客气,然后他就把字拿走了。

  后来,老冯又要了几幅作品,还是匆匆路过我的办公室,还是说下次一定请我。

  再一次笔会,我们几个书画家又聚到了一起,谈起了老冯,都说老冯这人长得斯斯文文,可怎么老糊弄人呢。

  原来,我们上次一块搞笔会的几个书画家都经歷了同样的遭遇。

  在我们谈论老冯过后的没几天,他竟真的向我们表达了“谢意”。

  那天晚上我正在练字,接到了老冯的电话,他说:“老弟啊,你对我帮助很大,我也一直没有机会好好谢谢你,改天我请你吃顿饭行不?”

  因为他多次说起请吃饭的事儿,我以为这次也肯定是和以往一样没真事儿,就随口应付说:“那咋不行啊。”

  他说:“那好,是这么回事儿,过几天啊,我女儿结婚,我也通知上次一块搞笔会的老李老高老王老赵了,咱好好喝两杯,也算是给我一个感谢大家的机会,你一定来哟!”

  我——我去!这是感谢吗?他女儿结婚我们不拿礼金能白去吗?老冯啊老冯,真是吃了猪肝想猪心——贪得无厌啊!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