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多有当炉女\刘诚龙

  有位董国庆,书生一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中原陷,不得归,弃官走村落”,除了读书便不会活,除了当官便活不下去,后来呢,他娶了会做生意的好老婆,吃软饭了,她“见董贫,则以治生为己任”,以一双柔嫩的肩膀,挑起了本由男子汉养家的重任,她有相当好的生意头脑,“罄家所有,买磨驴七八头,麦数十斛”,先在家赶驴子磨麦粉;主内又主外,内外一肩挑,把粉磨好了,“每得麵,自骑驴入城鬻之,至晚负钱以归”,天天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如是三年,获利愈益多,有田宅焉”,当上了富甲一方的地主婆。

  宋朝女性赚钱养家,地位自然也就高了。“男不耕稼穑,女不专桑柘。内外悉如男,遇合多自嫁……插花作牙侩,城市称雄霸。梳头半列肆,笑语皆机诈。新奇弄浓妆,会合持物价。愚夫与庸奴,低头受陵跨。”女子“会合持物价”,男人只好听其“城市称雄霸”,弄得阴盛阳衰,男人面子不好看,内里更不堪。

  非常诡异的是,宋朝女子在歷史上自主能力最强,在社会生活中闹得最欢腾,可是呢,女性地位也是从宋朝开始急剧下降的,自宋以后,女性双脚开始被裹脚布缠了,三寸金莲在汉、唐时没有,缠足始于五代,或许只是审美,到了南宋,却成性别歧视与伦理禁锢——把女性双脚缠起来、扎起来,让其再也出不了门,露不了面,哪还能到街上去当炉卖酒?哪能再架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开放也宋禁锢也宋,比女性裹脚布裹得更紧的是裹脑箍。南宋朱熹建起了宋明理学,把女性脑筋都紧箍起来了。女性给男人挑起半边天,男人也不肯么?不知禁锢从何起,起自人间贱丈夫。  

(下)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