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意念”定成败\田力

  创业、找资金和拍电影等,都例必要经过“说意念”(Pitching ideas)的过程。“说意念”这一环决定成败,“听意念”一方具生杀之权,他们是投资者、投资者代表、政府或公营机构专家。电影方面的“听意念”者多为老闆或具经验的电影人,所以“说意念”一方必须小心行事,减少出错,否则难以如愿。

  最近与几位业界人士面见了一批“说意念”者,发现了一些常见的问题,值得分析一下。

  其中一位“说意念”者以仅有的20分钟时间分析近20年的香港电影大势,他认为比起上世纪的80年代相差太远了,完全是乏善可陈。最后他指出自己的电影故事是划时代性的,他自己的眼界和能力将令电影界人士眼前一亮。换句话说,就是一个天才诞生了。我们当然乐于见到天才的诞生,令香港电影业更加蓬勃,但我们更需要知道的是他的计划内容,他没有进一步介绍。最大的失误是,他严厉批评近20年的香港电影,有相当部分是坐在?的另一面那些“听意念”者决定拍摄的。他製造了尴尬的场面而不自知,错在只顾虚张声势而不踏实演绎意念内容。

  另一个电影计划是跟狗有关的故事。有人提出拍摄狗隻并不容易,为何没有拨调多一点时间和预算在这方面。对方竟说,其实拍摄狗和人都一样,跟牠沟通就可以,完全不花时间。电影歷史已有一百年,大家公认“小孩与狗”是要花大量时间拍摄的,这人竟然不以为然,像是另一个天才诞生了。不要说“说意念”,就算是一般的谈话或讨论,有错误必须面对,不应诡辩。一些小失误是难免,但进行诡辩就大大削弱了投资方的信任,自讨苦吃了。

  还有一个关于性向的故事。“说意念”者花了大部分时间批评现时港人的“古板”“传统”性观念,令“先进”的性观念被“压迫”,同样是费了很多时间说抽象问题。听者愈听愈糊涂,觉得对方是患了“被压迫妄想症”。最后,“说意念”者指故事是真人真事改编的,终于有一点有用的资料了。

  这几个个案的问题都是把“说意念”的时间浪费在无谓的吹嘘、控诉和争拗中。为何会这样?是一个深层次问题,下回再论。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