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竟成:勿对“一国”杯弓蛇影

  图:邓竟成在呼吁大家从正面去思考,为“一地两检”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大公报记者文轩摄

  高铁追加拨款通过后,如何解决“一地两检”问题再次成为焦点。全国政协委员、前警务处处长邓竟成在京接受《大公报》专访时指出,香港人因为歷史遗留的问题,很注重“两制”,一听到“一国”就“杯弓蛇影”。“深圳湾口岸可以做‘一地两检’,为何不可以在高铁总站做?”邓竟成强调,“一国”和“两制”都有规有矩、有法律,他呼吁大家从正面去思考,为“一地两检”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大公报记者 石璐杉 文轩 北京报道

  “拉布”多时,高铁追加拨款终在全国“两会”期间通过,这一消息亦引发在京的港区代表委员热议。高铁现时“万事俱备”,仍欠“一地两检”的东风,但对此香港很多人仍存有疑虑。邓竟成表明,香港人因为歷史遗留的问题,很注重“两制”,一听到“一国”就“杯弓蛇影”。“其实大家不需要太过担心,‘一国’和‘两制’都是有规有矩、有法律。”他表明,大家必须正面去思考,如何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实现“一地两检”。“深圳湾口岸可以做‘一地两检’,为何不可以在高铁总站做?”邓竟成指,美国和加拿大之间也有“一地两检”,关键是在实施时必须在法例方面清楚列明责任。

  议员激进行为成了坏榜样

  除了“一地两检”,香港还存在不少有关基本法和“一国两制”的争议,邓竟成强调,“作为香港市民,我们必须尊重我们的社会制度。”他说,这不仅包括特区政府的制度,也包括香港与国家之间的关系。然而,近年“本土”思潮冒起,部分年轻人在身份认同上愈趋混乱,两地关系亦出现不少矛盾。邓竟成表明,在中英谈判开始前,很多拿?英国海外公民护照的香港人也会问,“我是香港人,还是英国人?”现在的问题就变成了:“我究竟是中国人,还是香港人?”他指,香港经过一百多年的殖民地时期,而《中英联合声明》签署至今仅30馀年,“这对于一个地方政权的转变其实是一个很短的时间。”因此,邓竟成认为,要解决这一转变过程中遇到的问题,需要的是时间。

  但在时移境迁的过程中,邓竟成所?重的制度不断受到挑战,立法会的乱局便是一例。“所有的制度,某种程度上都是为守规矩的人而设,香港现在搞到什么事都要重门深锁,大家都不想见到。”邓竟成表明,立法会功能重要,议员有神圣的责任,执行议员工作。他认为,议会就是根据订立下的规矩议事,若有任何人不遵从这一大原则,而是採取“拉布”等极端行为,导致有需要的拨款无法通过,对香港将造成很大的危害。他亦批评部分议员在立法会内的激进行为更对年轻人做了很坏的榜样。

  土地运用要有清晰政策

  争拗在议会内外一直持续。身为郊野公园及海岸公园委员会主席的邓竟成亦经常面对保育与发展的难题。邓竟成说,他在香港行山时,有行山客告诉他:“郊野公园一寸都不能少”;但回到市区就有人问他:“郊野公园究竟是给马骝住,还是给人住?”他感嘆,现时似乎分成两个阵营,一班说要住屋,一班说要保育,两边绝对对立。但在邓竟成看来,其实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他认为,政府在土地运用上,一定要有相对清晰的思维和政策,考虑到不同的持份者以及土地使用情况。“政府要有宏观整体的考虑,大家一起商议,作出政策决定。社会也不要在政策未出台之前,就说什么都不行。这样做,城市才能进步。”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