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城那些事儿/圣士提反堂中学 3B 赵佳楠

  济南,是座山城。

  年幼时,奶奶带?我穿过大街小巷,指给我道,“看哪,咱到了四里山儿啦。”济南的地名很有意思,似乎哪里都能听到个山字。“咱这里哟,四里到七里,真是一里一座山吶。”奶奶笑开了满脸皱纹,在她的笑脸上,我彷彿读到了老济南岁月的痕迹。

  济南,是座泉城。

  祖父爱济南的趵突泉,在他还充满童稚之时偏爱伴?初春的新柳坐在池边,有时也会拿?一个小瓶子舀点儿泉水品尝,感觉故乡的泉水是那般甘甜。严冬之时,趵突泉水面上水气袅袅,像一层薄薄的烟雾,一边是泉池幽深、波光粼粼。一边是楼阁彩绘、雕樑画栋,构成了一幅奇妙的人间仙境。泉在一泓方池之中,北临泺源堂,西傍观澜亭,东架来鹤桥,南有长廊围合,景致极佳。趵突泉有三个泉眼,汩汩泉水好似那出水的白玉壶,更有茶社用趵突泉水为客官们沖茶,楼台中似乎都能感受到悠悠旃檀。说到泉眼,我想起了一首令我不禁失笑的《打油诗》,是军事将领韩復?即兴写下的,“趵突泉,泉趵突,三个眼子一样粗,咕嘟咕嘟直咕嘟。”这如此委实的文笔虽说看上去实在让人不敢恭维,但可见不论是古人还是将领,都曾赞扬过趵突泉,即是济南的大俗大雅,更是它的魅力之处。

  家乡,是灵魂的归属,那种融入骨髓的乡情无法言喻。无论身在何方,哪怕前方灯火阑珊,只要有所牵挂,也能心安。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