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探索人与环境

  图:王希慎与以花为题的大画幅即显摄影作品/大公报实习记者汤艾加摄

  【大公报讯】实习记者汤艾加报道:法国艺术家Cedric Maridet的“未来歷史的碎片”作品展以及集合多位香港摄影家作品的“即影即有:香港1980s-2000s即显摄影”作品展,由即日起至四月二十三日于刺点画廊展出。

  “碎片”记录矿村故事

  “未来歷史的碎片”作品展由录像、装置、摄影等形式组成,从多个角度引导观众共同探索人与环境之间的联繫。该展览灵感来源于Cedric Maridet游歷北极圈(特别是斯瓦尔巴群岛皮拉米登市)的一座废弃的前苏联人矿村后所得。他在矿村中进行实地考察和研究,最终以别致的方式创作出该次展览的作品。

  Cedric Maridet今年最新创作的《Last Words》系列,一段段如被寒冰封存得以保留下来的句子,以碎片形式记录过去矿村发生过的故事。作品由数码打印、结晶硼砂、树脂、亚加力胶盒组合而成。逼真的冰雪效果,让观众更欲了解在北极圈内留下的人类痕迹的字句背后的故事。

  同期举行的另一专题展览“即影即有:香港1980s-2000s即显摄影”集合共十位以摄影和其他媒介创作的香港艺术家的原创及独版即显摄影作品。

  曾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宝丽来以其独特的成像效果,深得摄影者喜爱。且相较于时下常用的数码相机,即显相机照片的唯一性,也成为其一大特点。即显摄影因它的即兴、低技术的本质,成为一种大众化的艺术媒介。

“即影即有”展示创意

  摄影师王希慎喜爱宝丽来带来的独特感觉,更希望把这种独特做到极致。他不仅仅满足于即显相片的展示,他选择把即显相片通过特别的处理手法复印到水彩纸、布料、木板等媒介上展示。而摄影师朱德华则用画笔在即显相片上进行二次创作,令相片呈现另一番景象,他表示:“即影即有的不稳定性增加了创作的实验味道。”

  对于概念和技术上可进行不同形式的摄影及艺术性实验,令即显摄影在一九八○至二○○○年代,被摄影师和艺术家广泛使用,例如艺术家安迪华荷。即显摄影既是一种工具和过程,也是创作的最终目的。展览的作品展现了香港摄影圈受西方艺术风潮影响的元素,如普普艺术、抽象主义和未来主义等。

  刺点画廊位于黄竹坑黄竹坑道28号保济工业大厦15楼,星期二至六开放。查询展览详情可电二五一七六二三八,或浏览刺点画廊网页:www.blindspotgallery.com。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