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irl 梦情人》笑中学人性

  图:本片讲述外形高度像真的科技产品(左)与人类互动

  上个星期,人工智能对人类的挑战更进一步,AlphaGo以四比一击败手握十八个世界冠军的围棋高手李世石,证明了电脑程式已经可以拥有人类顶尖棋手的棋力。在这种背景之下,近年大行其道,以人工智能为主题的科幻片变得现实起来。而港产片《iGirl 梦情人》在这个时间上画,也不可不说是巧合。/行 光

  《iGirl 梦情人》的故事讲由郑伊健饰演的男主角和他两个朋友(何浩文及林子聪饰),一同失恋,结果在大醉下网购了名为iGirl 001(周秀娜饰)的机械情人回家,而他两个朋友也跟?买了002(文凯玲饰)和003(郑欣宜饰)。三台机械人对他们千依百顺,只是还需要男主角点拨做人的真正感觉。当三对“情侣”开始渐入佳境时,三位男士的前度情人却决定要重夺旧爱……

  黄金年代的香港电影很擅长“吸收”外国电影的题材,意大利导演莲娜华穆拉(Lina Wertmuller)有《荒岛绝情》(Swept Away),我们就有了《爱情梦幻号》,法国导演洛比桑(Luc Besson)拍《堕落花》(Nikita),香港人就来一部《黑猫》。现在这部《iGirl 梦情人》,地域上更接近的例子应是韩国导演郭在容拍的日本片《我的机械人女友》,但在主题内容上,则明显是受到近年的荷里活电影《智能叛侣》(Ex Machina)、《触不到的她》(Her)等“人工情人”作品的影响,外形或智力高度像真的科技产品和人类互动,最重要的是在过程中学习“人性”的过程,都是这部《iGirl 梦情人》主要的桥段。

  创作定位较低

  当然,香港电影人拍机械人并不是第一次,早在四分一世纪前,陆剑明就拍过《女机械人》,一部把西片《铁甲威龙》(RoboCop)改头换面,混合警匪、情色等元素的“科幻片”。当时的卖点是结合了香港、台湾和日本三地的女星,作为一部三级话题片上映。尽管,片中更强调的应是动作片的元素。如今香港行三级制已久,情慾元素不再新鲜,也不是票房的保证。这部《iGirl 梦情人》同样是混合类型,但主要是混合了科幻的爱情喜剧,而三台iGirl也和《女机械人》的肉弹路线不同,周秀娜、文凯玲、郑欣宜……来一个燕瘦环肥,各取所需。当然,iGirl们的体态外表,依然是吸引男性观众入场的卖点,这个是多年不变的。

  同样是学习“做人”,iGirl们没有像她们的欧美“行家”般有复杂的思辩以至权谋、心理角力,而是去学习感受酸甜苦辣等感官(虽然这个问题应该早在设计时已经处理),这类较低层次的感受。当然,这和港产商业片较低的市场定位,以至对女性角色的固有偏见有关。其实,华语电影圈也少有把这类心灵哲学问题放到电影故事中的例子,问人为何物,不是我们文艺创作的潮流。机械人在华语片中出现,往往是停留在搞笑角色的多。

  机械人设定盖过演技

  当然,由人去扮演机械人还有另一个效果。那些名气大、外形突出但表演技巧相对稚嫩的演员,扮演机械人往往有出人意表的表现。像动作片大明星阿诺舒华辛力加(Arnold Schwarzenegger)当年以表情生硬、言词呆滞出名,只是在《未来战士》(The Terminator)扮演来自未来的机械人后,才开始大红大紫。而《我的机械人女友》的女主角绫濑遥,其实也多少有演技较生硬,擅演“傻大姐”的风评。《iGirl 梦情人》三位女主角的演出,因为是在演机械人,那港产喜剧表演往往给人“胶”、“硬”、过于夸张、硬滑稽的感觉,也被“机械人”这个设定盖过了,看起来觉得合情合理。反而,把郑伊健放在一众iGirl身边,就显得有点老态。

  只是,当人工智能在天天进步,像“AlphaGo击败世界棋王”这样的戏码,如果再上演多几次,经过大众传媒的渲染,“机械人等于生硬迟钝”这个刻板印象慢慢被解消,“人工智能足智多谋”成为新的神话之后,不要说机械人女友需要更加活泼可人,就算是“未来战士”这样的角色,也不能再找辛力加这样面无表情的演员来扮演了。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