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源咏港岛“海市蜃楼”(上)/姜舜源

图:香港开埠初期的维港两岸 资料图片

  编者按:一八四八年,中国近代思想家魏源写下长篇叙事诗《香港岛观海市歌》,记录了他所见到港岛周围海上出现的“海市蜃楼”景观。作者“甫出港,而海中忽涌出数山。”因为歷时持久,海市的幻境出现了发展变幻的几大段落,经歷了“雄城”、“大都会”两大场景。

  三月一日本栏目介绍清代文化名人何绍基,在香港开埠初期的访港之行。清末启蒙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诗人魏源(一七九四至一八五七年),造访香港的时间比何绍基还要早,时在道光二十八年即一八四八年夏历四月初,英人佔领香港将届六年。此行魏源写下长篇叙事诗《香港岛观海市歌》,记录了他乘舟离港之时,港岛周围海上出现的“海市蜃楼”景观。

  “海市”属古代海洋文化

  现代科学研究表明,“海市蜃楼”是一种特殊的自然现象。当海面风平浪静时,大气中由于光线的折射,把远处看不见的景物投影到空中或海面,形成亭台楼阁、山峦起伏等种种虚无缥缈的奇幻景象,恍如仙境。这种现象大多发生在海边,沙漠或炎热的公路上也有出现。其基本原理是,因为大气层中温度并不均匀,不同温度的空气有不同的折射率。当光线以倾斜角度穿越两个具有不同折射系数的介质时,会分成两条光线,一条折射、一条反射。当入射角越来越大,被折射的光线便会越来越贴近分界面,直至入射角大于临界角度,光线便只会被反射,而不会折射出去,“海市蜃楼”就由此形成了。按形成地面和条件等因素,这些幻境可分为上现蜃景、下现蜃景、双层蜃景和复杂蜃景四种类型。

  中国历史上“海市蜃楼”以渤海湾周围和黄海沿岸最为著名,当时这一带海域被称为“东海”。秦始皇派方士徐福率五百童男童女到东海仙岛求取长生不老之药,就是因为那里自古“海市蜃楼”频频出现,以致古人以为那里有个海上仙界,并且归纳为蓬莱、瀛洲、方丈“海上三仙山”。

  继秦始皇之后,汉武帝是又一位热衷于东海方术的著名帝王。他到山东半岛海滨求仙不遇,用“海上三仙山”之一“蓬莱”命名了一处地名,这就是山东半岛渤海之滨的蓬莱县。回到长安又在皇家园囿“上林苑”的湖水“昆明池”里筑起“海上三仙山”。从此之后,“一池三山”成为皇家园林的专属题材,现存北京城明清皇家“西苑”─北、中、南三海,其中也有三山:北海琼华岛、中海水云榭、南海瀛台。颐和园、圆明园、承德避暑山庄也莫不如此。皇帝之外,谁要是在园林里堆三山,就是“逾制”。乾隆时权臣和珅在自家花园的水池里点缀了三块石头,那是他大逆不道罪状之一。

  东海三仙山神话传说与后代东南沿海等地妈祖崇拜一样,都是中国古代海洋文化的体现。福建、澳门称“妈祖庙”,香港铜锣湾有“天后庙”,而远在山东半岛的烟台也称“天后宫”。看来说中国传统文化都是“农耕文化”,那是不全面的。

  宋代文学家、大诗人苏东坡在黄州贬官结束后,曾短暂出任登州(州治即今山东蓬莱)知府(相当于如今内地地级市市长)五天,竟也有缘亲见著名的“登州海市”,兴奋之馀作《登州海市》诗。诗叙说:“予闻登州海市旧矣,父老云尝出于春夏,今岁晚不復见矣!予到官五日而去,以不见为恨。祷于海神广德王之庙,明日见焉。乃作此诗。”

  原来登州海市通常出现于春夏,冬季罕见。坡公岁晚来不逢时,匆匆五日就奉调离任,正常情况下是见不到海市的。坡公临急抱神脚,求助于海神广德王,次日竟如愿以偿了。全诗为:

  东方云海空復空,群仙出没空明中。

  荡摇浮世生万象,岂有贝阙藏珠宫。

  心知所见皆幻影,敢以耳目烦神工?

  岁寒水冷天地闭,为我起蛰鞭鱼龙。

  重楼翠阜出霜晓,异事惊倒百岁翁。

  人间所得容力取,世外无物谁为雄?

  率然有请不我拒,信我人厄非天穷。

  潮阳太守南迁归,喜见石廪堆祝融。

  自言正直动山鬼,岂知造物哀龙钟。

  信眉一笑岂易得,神之报汝亦已丰。

  斜阳万里孤岛没,但见碧海磨青铜。

  新诗绮语亦安用,相与变灭随东风。

  (据“四部丛刊景宋本”《东坡诗集註》卷二十五,第738-739页。)

  诗中除去引喻唐代文学家、政治家韩愈的内容(如“潮阳太守南迁归,喜见石廪堆祝融。自言正直动山鬼,岂知造物哀龙钟。”),可知这场海市歷时短暂。开篇四句,在东方空明透彻的云海上,忽然见到神仙出没;接?云气摇盪,涌现出浮世万象,仙岛贝阙珠宫似见非见。俄顷就是斜阳穿过迷雾,海中孤岛随之灰飞烟灭,磨平的青铜镜一般的海面重回目前。中间十六句都是诗人在发议论,充分体现了宋人“议论为诗”的特色。该诗最体现海市科学道理的是,“但见碧海磨青铜”:海市出现时,通常是波平浪静。

  维港西端观海市

  与苏诗相比较,魏源《香港岛观海市歌》要详细、全面、完整得多。笔者推测其原因可能是这几方面:一是这次港岛海市歷时较久,“自寅至巳始灭”。寅正是早上四点钟,巳正是上午十点钟。根据香港阴历四月初也就是阳历五月初的天明时间,早晨四点钟在海上是能够分辨景物的。如此,此次海市持续了六小时,魏源不但饱览景色,连作诗吟句都从容不迫。二是毕竟晚清已是近代科学发生的时代,何况魏源以关注西方科学著称,所以记录海市动态发展过程曲尽其妙。

  《香港岛观海市歌》(据魏源《古微堂诗集》卷六,清同治刻本,第79-80页。)题记及原诗如下:

  香港岛在广东香山县南,绿水洋中,诸屿环峙,藏风宜泊,故英夷雄踞之。营、廛、舍、楼,观如澳门;惟树木郁?不及焉。予渡海往观,次晨甫出港,而海中忽涌出数山。回顾香港各岛,则锐者圆、卑者矗,尽失故形,若与新出诸山错峙。未几,山渐离水,横于空际,交驰互鹜,渐失巘崿。良久化为雄城,如大都会。而海市成矣。自寅至巳始灭。幻矣哉!扩我奇怀,醒我尘梦,生平末有也!其可以无歌?

  山邪云,城邪人。胡为兮可望不可亲?

  岂蓬莱宫阙秦汉所不得见,而忽离立于海滨?

  豁然横亘兮城门,市廛楼阁兮兼郊闉。

  中有化人中天之台千由旬,层层级级人蚁循。

  龙女绡客阑干扪,珊瑚万贝填如云,贸易技巧纷诈谖。

  商市罢,农市陈;农市散,军市屯。

  渔樵耕馌春树帘,画本掩映千百皴。

  旗纛车骑畋狩阗,蛮君鬼伯甲冑绅。

  合围列队肃不喧,但有指麾无号令,招之不语挥不嗔。

  矗矗鳞鳞,隐隐輑輑。

  若非天风渐荡吞,不知逞奇角怪何时泯。

  俄顷楼台尽失陂陀存,但见残山剩树断桥隻兽,一一渐入寥天痕。

  吁嗟乎!世间之事无不有,世间之物无不朽。

  影中之影梦中梦,造化丹?写生手。

  王母、双成今老丑,蚁王、蜗国争苍狗。

  若问此市有无与幻真,三世诸佛壁挂口。

  龙宫怒鼓风涛嗔,回头已入虎门右。

  此诗重要内容包括:题记首先指出香港岛是天然良港,“藏风宜泊”,所以被英人所觊觎。当时英人进驻方届六年,故兵营、街市、店舖、屋舍、楼台,如同澳门,但城市绿化、美化才刚起步,“惟树木郁?不及焉”。接?记录了一百六十八年前那场港岛海市的形成过程。

  如题记所记,作者“甫出港,而海中忽涌出数山。”当时港岛海港码头应该在今西环石塘咀一带,海中数山大略是在今维港西端所见。作者回看港岛和附近离岛,但见“锐者圆、卑者矗,尽失故形,若与新出诸山错峙”,说明晨雾涌起,现实的岛屿、海市的岛屿,浑然一体,珠联璧合,真假难辨:“山邪云,城邪人。胡为兮可望不可亲。”作者自然而然联想到秦皇汉武嚮往的“蓬莱宫阙”。俄顷山体离开水面,悬空横亘,山头也失去锋芒,像水墨画烟雨山水。这场海市开端,或许就是“上现蜃景”。难得的是,因为歷时持久,海市的幻境出现了发展变幻的几大段落,经歷了“雄城”、“大都会”两大场景。但认真审视,这场海市的情景,与百年之后香港大都会的情景暗合。这莫不是诗人魏源描绘的百年之后香港?

  (作者为中国历史文化学者、北京档案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