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德洛﹕战火青春的记忆/何雁

  图:二〇一五年九月三日上午,加列耶夫大将(前排右)与舒德洛(前排中)在天安门城楼观看阅兵。两位老兵佩挂中国人民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纪念章,由习近平主席亲自颁发

  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蘑菇云,在日本广岛上空升起的第四天,一九四五年八月九日,苏军百万雄师越过中苏、中蒙边境,在长达四千多公里的战线上,对日军发起强大向心突击。

  此时,年仅十八岁的塔·戈·舒德洛,是外贝加尔方面军第三十九集团军第三五八步兵师反坦克炮兵连排长,跟随苏军奔赴中国东北参加对日作战,见证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

  七十年过去了,对中国的战斗岁月,舒德洛始终记忆犹新。

  二〇一五年九月一日下午三点,我来到北京东方君悦酒店十层客房,舒德洛开门见山地自我介绍:我是一个跨世纪老人,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同龄。我十分荣幸回到度过战火青春的国家!老人身穿淡蓝色衬衫,瘦高个儿,满头银髮,举手投足颇有军人风范。

  舒德洛出生于一九二七年。伟大卫国战争爆发时,他正在中学念书,内心产生一个强烈愿望:我必须挺身而出,与德国法西斯作战!一九四二年,他考入敖德萨炮兵学院。两年后,他参加苏联红军,进入奔萨州炮兵学院就读。

  雅尔塔会议精神

  一九四五年毕业之际,伟大卫国战争取得胜利。作为优等生,舒德洛本可以去莫斯科当一名教官,也可以回到家乡基辅。然而,他看到中国与日本法西斯的战争还在继续,毅然决定投入这场战争之中。

  随?老人的回忆,我走进这段歷史: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开始对日作战。一九四五年夏,日本完全失去制海权与制空权。但日本陆军,所受损失相对较小,完全保存了军事实力。日本政府制定大陆决战政策,企图凭藉强大陆军,在日本本土与中国东北大量消灭盟军,把战争拖延下去,以期达到和谈体面结局。

  一九四五年七月二十六日,美、英、中三国签署《波茨坦公告》,敦促日本无条件投降,表达了盟国作战到底的决心。为避免盟军重大伤亡,美国政府不惜以屠杀平民为代价,向日本投掷原子弹。广岛、长崎化为一片火海,原子弹威力震动了日本政府,但仍未瓦解日军抵抗意志。

  美国剩下一条路只有求助于苏联。一九四五年二月,在雅尔塔会议上,美国总统罗斯福与英国首相邱吉尔,向斯大林提出苏联出兵中国东北请求。斯大林同意出兵,但必须满足前提条件,即恢復一九〇四年至一九〇五年日俄战争以前,俄国在远东的权益:旅顺口为苏联海军基地;中国长春铁路为苏中共有共营;大连为开放性商港,苏联对其拥有优越地位。另加外蒙古现状须予维持,归还南萨哈林岛与千岛群岛。

  斯大林说,不满足这些条件,他就无法向苏联人民交代。罗斯福与邱吉尔同意他的要求,三巨头很快达成《雅尔塔协定》,决定苏联在对德战争结束三个月后加入对日作战。由于苏联所要求的出兵条件,涉及中国领土,属于中国主权;苏军对关东军作战又在中国领土上,必须徵得中国政府同意,否则出兵没有法律依据。

  于是,在罗斯福安排下,中苏开始缔结《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艰苦谈判。直到美国对日本扔下原子弹,苏联红军出兵前夕,条约一些原则问题才定下来,签字则拖到日本宣布投降前一天。斯大林提出的要求,一一写入《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与有关协定,外蒙古独立通过中苏两国互换照会决定。条约与协定有效期均为三十年。

  不难看出,国民党政府用牺牲中国领土主权的沉重代价,换取苏联不干涉中国内政、不支持中国共产党、打败日本后把东北交予国民党政府的许诺。由于国民党政府坚持反共方针,在美国政府支持下,一心阻止共产党控制中国,因而把苏联这一许诺,视为重要谈判成果。

  舒德洛认为,苏联与日本于一九四一年四月签订互不侵犯条约。但大势所趋,一九四五年四月,苏联撕毁条约。一个具体原因是,日本攻击英美盟国用于运输援苏物资的船隻,许多船隻在太平洋上被日军击沉。因此,日本在实质上先毁约。

  一九四五年春开始,日本一再请求苏联充当调停人,以便体面结束战争。直至八月八日下午,日本驻苏大使佐藤还奉命求见苏联外长莫洛托夫。这一次,苏联政府自己揭开秘密,莫洛托夫交给佐藤的是一份对日宣战书。

  苏联红军出兵东北

  八月八日午夜,滨海边疆与黑龙江沿岸雷雨交加,汹涌河水淹没了谷地。远东苏军三个方面军先遣部队,未经炮火准备,冒雨冲向边界,佔领多处敌军边境据点。同时,空军也开始行动,机群向长春、渖阳军事目标实施轰炸。

  就在那一晚,舒德洛与战友们冒雨越过边境进入中国。道路被雨水沖垮,前线防御工事中的日军多半还在酣睡,根本想不到苏军从东、西、北三个方向,展开迅猛攻势。

  九日黎明,外加贝尔方面军与远东第一方面军主力部队转入进攻,大范围地越过国境线。从进攻一开始,远东第一方面军就打起硬仗,这是关东军防御最坚固地段,日军抵抗最顽强,战斗也最激烈。

  外加贝尔方面军是最大一支主力,多兵团宽正面大纵深迂迴进攻,主力在行进中几乎未发生大规模战斗。主突集团左翼为三十九集团军,其主力部队从南面绕过阿尔山筑垒地域,以保障坦克集团突击行动。同时,以部分兵力从北正面向阿尔山实施攻击,两个小时激战,日军疯狂抵抗,巨大伤亡迫使敌人撤退索伦。

  靠近蒙古边境沙漠中,日军只有少量兵力,大部分地区未设置防御阵地。舒德洛跟随主力部队,一开始就以行军纵队队形与强行军速度,向纵深地区飞速挺进,日行进速度达五十至一百五十公里。两千多公里战线上,多个庞大军队集群齐头并进,沙漠草原上战车隆隆,滚滚烟尘遮天蔽日,呈现出一派蒙古高原亘古未有的战争壮景。

  穿越广阔沙漠地带,主力部队夺取大兴安岭各主要山垭口。大兴安岭绵亘数千里,原始森林密布,气候变幻莫测。日军对这一带做过勘察,认定只有少数骑兵与骆驼队可以通过,因此长期疏于防范,却确定了苏军在此进攻的出奇之招。

  这次行军,是外加贝尔方面军最为艰难一段行程,苏军战史记载:“山路上有很多急弯与陡坡,有时坡度竟达三十度。有些地段,道路被大片水洼地所切断,即使履带车辆也难以通过。这时,工兵到前边去,用束柴与石头铺盖道路。在山路越来越窄,成了羊肠小径的地方,则用炸药加宽路面。

  “坦克下山遇见陡坡,採用钢索连接法。钢索每根两端繫?坦克,一辆在前,一辆在后,后面坦克以制动办法剎住前面坦克下滑,汽车下山时,则把好几辆车连在一起。”

  舒德洛是坦克部队后面的炮兵,遇到变化无常的高原气候。苏军战史也记载:“突然,划过一道耀眼闪电。雷声大作,回声响彻山谷,下起滂沱大雨。积水很快从山上倾泻下来,周围波涛翻滚。炮兵前进道路全被激流淹没。‘各班下车!’谢罗什塔诺夫上尉发出口令。战士们从车上一跃而下,站在齐膝水中,用双手推?车辆与大炮向山顶攀登。”

  翻越大兴安岭,苏军向东北平原挺进。三十九集团军先遣支队于十二日晨迫近索伦城下。舒德洛平生第一场战斗就在这里打响。

  索伦地域有日军近两个联队兵力设防固守,进行顽强抵抗,并组织多次反冲击。在后续部队陆续参战情况下,苏军付出很大伤亡才突破城外工事群,日军则退至城内继续顽抗。苏军围攻迟迟不下,直到十二日下午,主力部队到达,猛烈炮火支援与空军火力准备之后,苏军冲进城内,此役歼灭日军三千多人。

  舒德洛记忆中,海拉尔战役最为艰苦。三十六集团军轮番轰炸冲击日军阵地,日军凭藉坚固永备工事拼命抵抗,从九日开始的十天中,白热化攻坚战持续不断,苏军战士逐个夺取两米厚钢筋混凝土工事。仅这一次战斗,苏军就涌现六名用身体堵枪眼的“马特洛索夫式”英雄。三十九集团军先遣支队实施助攻,战斗一直持续到八月十八日关东军投降。

  突破边境筑垒区域,外加贝尔与远东第一方面军击溃担任掩护任务的日军,从东、西两方向同时进入东北境内,向长春方向展开进攻。与此同时,八月十一日,主力部队与远东第二方面军、红旗阿穆尔河区舰队相互配合,成功渡过黑龙江与乌苏里江,沿松花江向哈尔滨方向实施突击。

  此时,苏军对关东军形成向心突击、三面合围之势。经过六天进攻,苏军三路大军已深深楔入东北境内。

  苏中关系歷经波折

  令舒德洛感动的是,在东北西部边界大兴安岭,天下大雨,河水涨潮,部队无法渡河,当地老百姓得知后,纷纷四处寻找木材,甚至拆掉自家房子,帮助苏军建造浮桥。渡河之后,苏军工兵部队又用专业技术,短时间内重建当地百姓房屋。

  苏军向东北腹地猛烈进攻,美英两国轰炸机继续袭击日本本土。走投无路之下,日本政府于八月十五日宣布无条件投降。九月三日,在华西列夫斯基元帅率领下,远东苏军总部进驻长春市。苏军进军东北战役歷时二十四天,以全胜宣告结束。

  舒德洛用“悲惨”二字形容东北老百姓生活。八月二十八日,他随三十九集团军挺进大连,次日开赴旅顺。他看到,中国老百姓吃的是粟米与高粱,私藏大米会受到日军毒打。日军仓库堆满从中国人民手中掠夺的物资。苏军进入东北后,在各大城市设立苏维埃军事代表处,帮助当地人民恢復生产。

  一九四六年五月三日,苏军从东北撤军。舒德洛希望尽快返回家乡,但根据中苏协议,苏联将在辽东半岛驻军三十年。于是,舒德洛随三十九集团军在大连驻扎下来,担任侦察排排长,后晋升为苏联红军驻大连警备司令部政治委员,在大连、旅顺服役八年。

  一九四九年七月,中共中央代表团主任刘少奇到苏联谈判,斯大林承认一九四五年签订的中苏条约不平等,因为与国民党打交道,不能不如此。斯大林向刘少奇提出,苏联可以考虑从旅顺撤兵。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十六日,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到达莫斯科,提出苏联废止与国民党政府的友好条约,与新中国签订同盟条约。对此,斯大林有过犹豫:如果废除此条约,违反了《雅尔塔协定》,美国也会不承认苏联所获权益。

  斯大林考虑到,与新中国加强关系在战略上更重要,于次年一月改变态度。对此,毛泽东表示,中苏条约应该是一个新条约,对《雅尔塔协定》问题可以不管。经过一番不轻松的谈判,一九五〇年二月十四日,《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在莫斯科正式签订。同时签订的,还有《关于中国长春铁路、旅顺口及大连的协定》。

  按照协定,苏联应将中长铁路经营管理权,旅顺、大连苏军根据地及其设备,全部移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双方协议,一九五二年底开始移交,后因朝鲜战争,交还旅顺、大连推迟了三年。在此之前,旅顺海军基地由中苏两国共同使用。

  这一背景下,一九五三年,舒德洛随部队撤回苏联,考入捷尔任斯基炮兵工程学院学习,后担任科斯特罗马火箭团总工程师、副师长等职务。一九七八年,舒德洛被授予少将军衔。一九八七年退役后,他在卫国战争中央博物馆工作十四年之久。

  这期间,苏中关系歷经重大变动,时而亲密,时而紧张,甚至发生武装冲突。因此,舒德洛长期没有机会返回中国。一九九〇年,他应邀赴大连,参加苏军将士纪念碑揭碑仪式。三十多年后故地重游,让他感慨万千。

  舒德洛青年时代,主流意识形态是列宁、斯大林思想。对于一九九一年苏联解体,他不得不称之为“反革命事件”,因为他永远不会忘记,苏联当年所取得的军事荣耀。二〇〇七年起,他担任全俄老战士委员会中国分委会副主席。

  老人拿出一件胸口缀满奖章的军礼服,如数家珍地介绍:列宁勋章、红旗劳动勋章、卫国战争一等功勋章等,多达四十枚。其中,有一枚红白两色奖章,是对日作战胜利纪念章。

  舒德洛说,俄罗斯每年五月九日举行阅兵,庆祝伟大卫国战争胜利。目前,俄罗斯并不庆祝九月三日,人们似乎忘记了另一个重要胜利,那就是打败日本关东军。高兴的是,我这次能够来中国,补上这一遗憾。九月三日,俄罗斯仪仗队也加入中国阅兵阵营。

  苏联参加对日作战,加快了二战结束进程。若没有中国军民的英勇抵抗,日本与德国合力对苏联实施东西夹击,苏联就不可能从远东抽调二十多万大军,打赢莫斯科与斯大林格勒,这两场具有歷史意义的保卫战。苏联与中国,对二战胜利的贡献不能低估!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