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则徐及鸦片战争史事新释(上)\姜舜源

图:福州“林文忠祠”享堂\作者摄

  近年来,“曾国藩热”在华人文化圈持续不退,称其为“古今第一完人”。实际上,林则徐(一七八五至一八五〇年)真正堪当这一殊荣。因为从生前到身后,从旧中国到新中国,从修身、齐家,到治国、平天下,只有林则徐是几近完美、始终受到肯定的人物;他更是近代中国人民反抗外来侵略的民族英雄,堪称追求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第一位仁人志士!

  林则徐、虎门销烟、鸦片战争、清政府割让香港,是香港开埠前后的基本话题。经过一百多年来历史沉淀,人们对此有了比较全面和理性的认识。比如:鸦片战争以当时传统封建制度的中国,反抗新兴资本主义英国的入侵,以落后生产力与先进科学技术比拼,当时中国失败有其客观历史原因。笔者经过相关研究,对香港和内地不少人心存疑问的一些问题,也有了新的认识。比如:林则徐懂不懂军事?道光皇帝对割让香港到底是什么态度?林则徐不计个人荣辱以身报国,“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是各方面因素形成的,既源自他以天下为己任的崇高品德,也因为报答道光皇帝的知遇之恩;林则徐不但是政治家、诗人,还是有全面造诣的书法家,等等。

  三代皇帝知遇之恩

  嘉庆帝赏识 林则徐是嘉庆十六年(一八一一年)二甲四名进士,即殿试总排名第七。按清朝规制,殿试前十名考卷进呈皇帝御览,由皇帝确定名次并亲自接见。因为皇帝是殿试主考官,取中的进士都是“天子门生”。所以当日林则徐是受到嘉庆帝“引见”的。接?又拔入翰林院深造,然后直接为嘉庆帝服务。他的日记中多次记载正月初二或初三日,应召参加嘉庆皇帝在重华宫举办的“茶宴”。这是皇帝招待南书房翰林等文学侍臣的茶话会,按例每年只邀请十八人,寓意“十八学士登瀛洲”,是崇高的礼遇。

  道光帝信任 林则徐于嘉庆二十五年(一八二〇年)四月结束京官生涯,外放浙江任“杭嘉湖道”道员。第二年即道光元年(一八二一年),因父病“开缺”(官员因事请假去职,保留原资格)回乡,一年后即道光二年(一八二二年)销假复出,按惯例应等待原来职位空出后才能填补。他回忆说:“旧例,起疾之员当坐补原缺”;但“皇上恩逾常格,命仍发浙江以道员用”,“浙省诸道缺皆可补授”,即浙江省所有道员职位只要有空缺,他都可补上。所以他回浙江不足两个月,就受命“江南淮海道”道员;不但如此,履新一个月,又蒙恩擢升为江苏按察使,级别由正四品升为正三品。受命前赴京觐见,道光帝对他先前在浙江任道员时的表现给予表彰,说:“汝在浙省虽为日未久,而官声颇好,办事都没有毛病,朕早有所闻,所以叫汝再去浙江,遇有道缺都给汝补,汝补缺后好好察吏安民吧!”林请皇上训示以后注意什么,道光帝说:“照从前那样做就好了。”皇帝嘉勉对官员自是无上荣光,消息也很快传回浙江。所以他作纪恩诗说:“最是惊闻天语奖,虚声曾忝越中(越中即浙江)传。”

  咸丰帝定论:文忠 道光三十年(一八五〇年),道光帝驾崩,林正是上年告老还乡的。新君咸丰皇帝锐意进取,彻底恢复主战的文臣武将的荣誉、撤了以军机大臣穆彰阿为代表的投降派的职。咸丰帝特别徵召告病还乡一年的林则徐再任“钦差大臣”,往广西平息拜上帝会。林于赶赴广西途中,在广东普宁行馆病逝。清廷给他的謚号是“文忠”,代表了嘉庆、道光、咸丰三代皇帝,对林则徐忠于君王、忠于国家、忠于中华民族的盖棺论定。时人陈其元《庸闲斋笔记》:闻林则徐卒于征途,“文宗(道光帝)震悼,御製輓联以赐云:

  答君恩,清慎忠勤数十年,尽瘁不遑解组归来,犹自心存军国;

  殚臣力,崎岖险阻六千里,出师未捷骑箕化去,空教泪洒英雄。

  非常知遇。天下臣民读之皆代为感泣也。”上联以“答君恩”概括清廷对他知恩图报的高度肯定,下联以“殚臣力”总结他为国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表彰他一生勤政清廉,忠君报国,临终仍为军国大事奔波。“骑箕化去”用典,是把林则徐比作辅佐殷高宗的上古贤臣傅说。

  得到道光帝重点培养

  重点培养 林则徐从中层地方官到封疆大吏,基本与道光帝相始终。道光帝继位后,特别留意发现和任用人才。林在日记里记录:道光三年(一八二三年)十一月进京述职,初八、初九“两日召对,皆赐克食”。克食,满语,食品;赐克食,指皇帝把自己的御膳赐给亲近的大臣们分享。如果说任命他为江南淮海道道员时的谈话主要是勉励,这一次述职则是谈心。首先是肯定林的学问:“汝系翰林出身,文章学问本好”;接?告诫他地方行政要依法办事,“律例是不可废的”;要保持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用度务宜节俭,官职愈升愈大,仍当与做诸生(秀才)未中时一样”。“官职愈升愈大”,似暗示他将获重用。可见林则徐是道光皇帝重点培养的官员。

  特别倚重 道光四年(一八二四年)江、浙两省水患,两省巡抚经过一番物色,一致奏请由林则徐总管两省水利工程。道光帝在他们所上奏摺上御笔朱批:“即朕特派,非伊而谁?所奏甚是。”这是我特别选派给你们的人才,不是他是谁?你们做对了!正如时人陈寿祺所称:“兵备(林则徐带兵备衔)才望,蔚为时栋,值圣明(道光帝)求贤,公卿多推毂(推荐)者”,并指出道光帝把林则徐视为左膀右臂:“至尊资股肱”。不能不说道光皇帝对待林则徐,是有知人善任之明的。

  格外关怀 道光六年(一八三六年),林回乡养病期间,朝廷先是命他以三品卿衔署理两淮盐政,第二年五月又任命他以陕西按察使身份署理布政使,林则徐顾忌陕西离福建老家远,无法随时照料年迈的父亲。不料道光帝已替他想到这一层:“圣慈已俯鉴其微”,在京面见时指示说:“且先去。”等他到达陕西,调他任江宁布政使的任命书已到:“甫至陕,则已续奉恩旨,擢授江宁布政使”。这一切,不由他不“感激涕零”。布政使是从二品。林则徐四年里,由正四品到从二品,连升三级;而且任职的地方,是最富庶的南京。道光帝在人事安排时煞费苦心。中国人一向崇敬“天地君亲师”,讲究尽孝尽忠。在君王尽量满足了臣子尽孝的心愿之后,作为臣子,尽忠报国是应有回报。君臣互动,是林则徐后来成长为国之干城的重要因素。

  委以重任 长期储材、君臣互动、情感交流,到国家危难时刻就发挥了作用。林则徐受命钦差大臣到达广州之后致友人信中说:“弟但期上足以崇国体,下足以慑夷情,使鸦片永不敢来,犬羊永不敢逞,则虽身遭重谴,亦无惜焉。”“至一身祸福,早已度外置之,不足言也。”直到蒙冤受到处分后,也无怨无悔:“原知此役乃蹈汤火。”他在西戍途中致友人信中回忆临危受命情形:当时君臣相见,促膝长谈,皇上殷殷重託,臣子垂泪应承。想到此情此景,就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啊!(“亥年赴粤,早知身蹈危机。”但“所以不敢稍避者,当造膝时,训诲之切,委任之重,皆臣下所垂泣而承者,岂复有所观望?”)

  坚信不疑 鸦片战争英军攻粤海鎩羽而归,转而攻浙江定海,兵临南京城下,并威胁北上进攻京师,琦善等主和派趁机发难。道光二十年(一八四〇年)九月初三,道光帝给内阁的上谕里指:“此皆林则徐等办理不善之所致。林则徐、邓廷桢?交部分别严加议处。林则徐即行来京,听候部议。”从处理方式到措辞,都是很节制的。这与四个月后对琦善的处分截然相反。二十一年(一八四一年)初,将琦善“革职、锁拿、查抄家产”,解京问罪,接?发布谕旨:“照王大臣所议,斩监候,秋后处决。”

  道光帝革林则徐职,让主和的琦善接任钦差大臣办理粤海事务,属于对外姿态,次年三月初十,又“赏已革两广总督林则徐四品卿衔命驰赴浙江听候谕旨”。至于林则徐西戍,一路上受到英雄式礼遇,显然也得到道光帝默许。林在《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中说:“谪居正是君恩厚”。以往人们以为是说反话,其实是肺腑之言。他知道道光帝曲意保全股肱之臣的良苦用心。“伊犁充军”五年后,再起任陕甘总督、云贵总督等封疆大吏,在在说明道光帝对林则徐忠君爱国坚信不疑。一百五十年后,清宗室后裔、当代文化名人启功先生《虎门炮台徵题》诗咏道:“当年大老立中朝,忠荩无亏日月高”;“孤悬炮垒人心拱,万里刀环马足遥!”称颂林则徐肩负朝廷重託、全民族期望,坚定捍卫国家尊严和民族利益,功高日月。

  (作者为中国历史文化学者、北京市档案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