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则徐及鸦片战争史事新释(下)\姜舜源

  图:《林则徐画像》\见朱诚如主编《清史图典》,第9册道光朝

  忠良荐忠良 国家博物馆藏有《道光十五年署两江总督江苏巡抚林则徐手书江苏省司道知府考语》底稿,这年(道光十五年,一八三五年)年终林则徐开列全省二十位司道知府,包括江宁布政使杨簧、署苏州布政使江苏按察使裕谦、江苏督粮道唐鉴等,“出具切实考语”“恭呈御览”。对裕谦的考语是:“才识明爽,奋发有为,地方事件,常能留心察访。”五年后到鸦片战争时,裕谦以江苏巡抚兼署两江总督,坚守定海,壮烈殉国,真真正正“奋发有为”。忠良荐忠良,英雄惜英雄。林则徐引为知己、託付《筹海图编》未竟事业的魏源,也是道光帝赏识的人才。鸦片战争固然是中华民族多灾多难近代史的开始,但也是林则徐、裕谦、魏源等一大批中华民族志士仁人抗争和追求民族復兴的开始。

  中国传统模式﹕文官统兵

  文武全才是最高境界 这些年来,报刊网路上有讨论,若林则徐不被罢免,而继续领导对英军作战,能否取胜?这似误入歧途了。首先,历史不可以假设。其次,有论者脱离了当时历史环境。譬如说林则徐不了解外部世界。比较而言,林是当时最渴望、而且已经是最了解外部世界的人了。更重要的如开篇所言,当时中国是传统封建制度。文官统兵,是中国古代常见的传统模式,而不像西方近代职业军人、专业军事家的模式。从明代理学家兼军事家王阳明,到明末抗清名将熊廷弼、孙承宗、袁崇焕,正如金庸先生所说:“作八股文考中进士的文人之中居然出现了三个军事专家。”中国古代职业军人出身的名将也有,如宋代岳飞、明代抗倭英雄戚继光。而直到清朝灭亡前后,才开始走世界近代军事科学之路,包括派人留学专攻军事。但文武全才,武能安邦、文能治国,一直是中国文化的最高境界。

  人们推崇曾国藩,也包括他达到这一境界。曾国藩不但是进士出身,而且被选入翰林,是地地道道的文官。他于道光十八年(一八三八年)中进士,殿试时位列三甲第四十二名,在接下来的朝考中列一等第三名,是道光皇帝亲自将他拔为第二,并选为翰林院庶吉士,类似如今继续深造的研究生。他是极富造诣的书法家,即使在戎机千里之际,也每天写书法,犹如不少军事家喜爱围棋。

  研读《孙子兵法》 林则徐考进士前,二十三岁时入福建巡抚张师诚幕府四年,最晚此时应已涉猎兵书。因为巡抚要统兵。嘉庆二十五年(一八二○年)外放地方官“分巡道”,先后任“浙江杭嘉湖道海防河务兵备道”、“江南淮海道”,都是兼管海防,带兵备衔。作于道光五年(一八二五年)的楹联“勤俭持家,惜分阴而崇啬宝;耕读为本,熟穀种以继书香。”“继书香”,用王阳明《家训》:“继吾书香者,在尔辈矣。”可见他以文武全才的王阳明为榜样。楹联上还特别用了一方印章:“文武济美”,即“文武相济”,出自《孙子兵法.行军篇》:“令之以文,齐之以武,文武相济。”说明他在钻研兵书,研究《孙子兵法》。脍炙人口的《塞外杂咏》:“天山万笏耸琼瑶,导我西行伴寂寥。我与山灵相对笑,满头晴雪共难消。”我与山灵相对笑,化用王阳明诗句“山灵应秘惜”(《无相寺三首》)、“山僧对我笑,长见说归山”(《宿净寺四首》)。二人均为文官带兵或曰儒将,有共同体会。

  “统兵六十万” 林则徐日记在任江苏巡抚时关于阅兵的记录很多,至于鸦片战争前担任湖广总督,鸦片战争革职伊犁充军之后重新起用为陕甘总督、云贵总督,统兵都是岗位职责;以钦差大臣赴广东查办“海口事件”,更是“该省水师兼归节制”。

  林则徐有一方印章总括了自己的军政生涯:“历官十六省统兵六十万”。此章刻于道光二十九年(一八四九年)致仕(退休)后,总计历官福建、江西、浙江、安徽、江苏、山东、河南、湖南、湖北、广东、广西、伊犁(新疆)、陕西、甘肃、云南、贵州十六省,前后统兵达六十万。

  清帝祖宗家法﹕寸土不让

  奇耻大辱 清朝反侵略、反贩毒的鸦片战争失败,被迫割让香港,是屈辱的近代史的开始,也是香港等地一些人“悲情”的起因。在后来有些人看来,当时的统治者对于国家领土及生活其上的人民,似乎如同宋代苏洵《六国论》所指:“视之不甚惜,举以予人,如弃草芥。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历史事实是,《江宁条约》是英军以攻佔南京为要挟订下的“城下之约”,道光皇帝把割让香港视为奇耻大辱,愧对祖宗,愧对天下百姓。

  道光帝在北京收到耆英录有《江宁条约》文本的奏摺,下旨道:“览奏忿懑之至!朕自恨自愧,何至事机一至如此?”林则徐在新疆根据朝廷内部资料《京报》辑录的《软尘私议》记载:“传闻和局既定,上(道光帝)退朝后,负手行便殿阶上,一日夜未尝暂息,侍者但闻太息声。漏下五鼓,上忽顿足长嘆,旋入殿,以朱笔草草书一纸,封缄甚固。时宫门未启,令内侍持往枢廷(军机处)……盖即谕知诸臣画押定约之廷谕也。……宣宗之议和,实出于不得已。”另据当时官员笔记记录,割让香港的当年岁暮祭祀祖庙时,道光帝长跪不起,痛哭失声。不平等条约成为他终生抹不去的伤痛,临终遗诏表示自己没资格像祖先一样配享天地。

  祖宗家法 决不割让领土,是清朝皇帝的祖宗家法。道光皇帝的母亲恭慈太后立场也是寸土不让。据《翁同龢日记》同治五年(一八六六年)四月十六日记载,道光帝的七皇子、后来成为醇贤亲王的奕譞(光绪皇帝生父)回忆:当年英军攻佔浙江定海的消息传到宫中后,道光帝在向太后问安时勉强安慰老人家。“太后厉声曰:‘祖宗创业,尺土、一民皆艰难缔造,何今轻弃之耶?’上长跪引咎。”道光帝只有如实向太后长跪谢罪。

  清政府谈判代表之一黄恩彤记录道:“税则(五口通商章程)既定,璞使(璞鼎查)遣马礼逊来言曰:‘鸦片为人害,中国禁之,是也。’”英人终于说了实话,承认中国政府禁烟正确;但是话锋一转,说既然两国都禁不了,还不如收税。真是奇怪的逻辑。

  造诣全面的书法家

  林则徐还是具全面造诣的书法家。不但擅长各家书体,而且对书学有系统主张;会鉴定古书画,通篆刻,甚至还会拓碑;对清代书法发展史有精闢见解,对出自家乡福建的寿山石也有研究。书法创作活动贯穿他从中进士入翰林起毕生。他的书法成名早,二十六岁任翰林后,每到年前就为宫中书写春联,而去世时只有六十五岁,所以一生里书风变化不大。

  艺术之旅 他的书信、日记记下了西行、东归、南下途中书法创作的盛况。如道光二十二年六月滞留西安时,“日来纸帧、便面(待题字的扇面)堆积几案,腕下尚未能稍稍清整”;也有不少偿还文债的交代,如《致孙惠霖》“委书扇、对,如命以报”,“弟连日欲了书债,而所出不抵所入,窃笑此事与理财大相反也。”由西安到伊犁的西戍途中,几乎要天天给人写字。护送他西行的朋友之子郭苍柏说他行李当中,除图书之外,还有大量“公卿求书绫绢宣纸”,结果很快用尽,“不数月缣楮一空”;其墨蹟是“远近宝之”,“手迹遍冰天雪地中”。每到一地,人们登门拜访,酒宴欢迎,索书求字。道光二十二年七月十二日到了邠州城(今陕西彬县),知府把林迎入衙署,但见求书者挤得水泄不通;十三日到长武县,知县到城郊迎接,由胜利者归来的南门进城,又是求书者满门;十五日到甘肃泾州城,“书楹联二十对、扇五柄”。这是英雄之旅,也是书法艺术之旅。

  林公真迹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林则徐《临米芾行书帖扇》,临米芾《长至帖》、《韩马帖》。写对联、写扇面是林公最多的书法形式,其次是条幅、册页、匾额。扇面上款:“春峤一兄属”。“春峤”是号,笔者考证为道光时江苏省城苏州府学“廪贡生”窦继勋,此扇书于道光十二至十六年(一八三二至一八三六年)。窦继勋是无锡选拔至省学的廪贡生,时间在道光中期前后。林则徐于道光十二至十六年任江苏巡抚,日记中多次记载到苏州紫阳、正谊两书院,讲学、出题考试等,及利用夜晚时间“亲阅两书院卷,出榜”。推定是窦继勋在此读书期间,向到校讲学的巡抚林则徐求书的。

  作为政治家、思想家、改革家、诗人、文学家,林则徐的造诣是多方面的。他既是传统知识分子,也具备传统知识分子所缺乏的不少东西。比如持家理财方面,很值得读书人学习。

  (作者为中国历史文化学者、北京市档案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