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博物院藏明清书画

  图:崔彦辅《虎丘晴岚图卷》局部图\无锡博物院供图

  江南名城无锡,自古经济发达,人文阜盛,研习并收藏书画成为当地风尚,孕育出了元人倪瓒、明人华夏、安国,近人廉泉、薛处、陶心华、周培源、周怀民等收藏大家。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陶心华、周怀民、周培源、钱松嵒等无锡籍收藏家、书画家陆续捐出一生所藏,令名不见经传的无锡博物院迅速跻身于内地藏画大馆的行列。\大公报记者 陈 旻

  私人藏家捐赠成为无锡博物院古书画藏品的主要来源。据该博物院介绍,该院的古代书法藏品,以明、清为主,地域则不分南北,囊括了明清时期所有主要书法流派及代表书家的作品,堪称系统与完整。有“吴门书派”中的文徵明、祝允明、王宠、陈淳、徐有贞、陆师道、周天球;明后期有“书中散圣”之称的徐渭、“明末四大家”的董其昌、米万钟、张瑞图与邢侗;以及颇负盛名的宋珏、邵宝、黄道周、倪元璐、陈继儒、杨嘉祚、文震亨等,他们直承元代书坛的馀绪,兼取法“宋四家”,有的临摹“阁帖”,但仍归于赵孟頫、鲜于枢和康里子山一路。

  入清则有傅山、王铎、朱耷、石涛等遗民书家;崇尚“帖学”的诸名家汪士慎、朱彝尊、王时敏、何焯、张照、查士标、姜宸英、汪由敦,以及乾隆时期号称“四大家”的翁方纲、刘墉、永瑆、铁保,“淡墨探花”王文治,主宗“碑学”的邓石如、阮元、伊秉绶、康有为、包世臣、吴熙载、黄易、赵之谦、何绍基、杨沂孙、吴昌硕、罗振玉、郑孝胥等。

  唐宋词卷录名家名篇

  无锡博物院还收藏相当一部分影响相对较小却风格独特、极具文史价值的书家作品,有明太祖朱元璋称帝前的手谕,有华察、钱沣、王世祯、袁枚、钱大昕、刘统勋、嵇承豫、顾皋、林则徐、翁同龢、曾国藩、左宗棠、吴云、王震、李鸿章、薛福成、张謇、陆润痒、冯桂芬、黎元洪、徐世昌、谭延闿、汪精卫、许修直、陶行知等作品,以及近现代以来的大家于右任、启功、欧阳中石、沈鹏等书法作品。

  无锡博物院藏画中,祝允明草书唐宋词卷为其中珍品。该卷纸本,纵37.2厘米,横675.5厘米。此卷为原全国政协副主席、著名科学家周培源及其夫人王蒂澂于一九八八年捐赠。当年曾遍邀内地著名的古书画鉴定专家进行鉴定,一致认为这件祝允明草书唐宋词卷属真迹无疑,现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此卷共抄录唐宋词四首,可称是名家的名篇,依照卷中次序分别是:辛弃疾《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秦观《踏莎行.雾失楼台》、欧阳修《蝶恋花.海燕双来归画栋》和李白《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

  据无锡博物院介绍,起首第一篇是辛弃疾的《摸鱼儿》,但现存第一字是从“况落红无数”开始的,显见所抄已非全文,前面明显缺损。所缺文字如下:“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共计二十一字。按照此卷现存的字体大小和行距来推测,假如全文抄录完整,则应在此卷现在的长度上再加上四、五十厘米,整卷长度就应在七米开外了。

  作品有“允明”落款,但无纪年。整卷由五段宣纸连接而成,每段连接处有骑缝印“白阳山人”,共四处。幅左下方有“陈氏道復”、“陈淳之印”两方。这表明,此作为陈淳收藏过,也是为其所作。卷后另有清人汪恭跋。

  明代最有代表性的书法家祝允明才气横溢,与唐寅、文徵明、徐祯卿并称“吴中四才子”;而书法又与文徵明、王宠、陈道復并称“吴中四家”。祝允明与文徵明一样热衷于仕途,但屡试不中。中年时,因失意转为灰心,沉于嗜酒,性情日趋狂放。

  气势开张 情酣意畅

  无锡博物院徵编部主任盛诗澜介绍,这是祝允明的一件随兴作品,而非正式创作。卷末虽有祝允明名款,但既未书年款,也没有印章。从跋文可知,祝允明去陈淳家中做客,陈淳拿出祝氏三十年前为他人所书宋词,要求改以草书创作。祝氏写完,发现纸尚有剩馀,又补以李白菩萨蛮词,“整个书写过程带有很大的随意性。”

  汪恭的跋说:“此书深得张颠长史之超雄、素师之秀劲。悬巖坠石,惊电遗光,斯之谓欤?”无锡博物院研究员袁勤认为,所谓超雄、秀劲,即此卷用笔迅捷、果敢、苍劲,斜撇的气势猛利,线条夸张,且多侧锋,故劲利异常。点画恣肆放纵,随?激情挥洒,尤其是“点”的运用十分突出,左右奔跳,或密集,或疏阔,节奏十分强烈。特别在最后几行,涌动?一股激情。祝允明在倜傥不羁、恣肆放任的表相下,是仕途坎坷、怀才不遇、任侠使气,借助草书抒发胸中郁气。

  细细品读,此卷气势开张,豪放沉雄,落笔情酣意畅,痛快淋漓,大有老夫聊发少年狂、磅?之势不可挡的气概。结体中宫紧收而兼以长横大撇,故神舒气爽,朗朗有君子之风,深得黄庭坚笔意。运笔则提顿起伏,时疾时徐,指与心应,腕与笔应,如游龙惊鸿,灵活异常。整卷纵横杂沓,穷极变化,却笔笔意到,字字不苟,融怀素、颜、黄笔意于一炉,铸成自我面目,达到一种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的境界,老到醇厚,令观者不得不佩服祝氏深厚的书学修养。

  用笔的迅捷、节奏的轻重带来的墨色枯润变化,也是本卷大草的又一个特色。祝允明的墨色变化是随用笔的轻重展开的,落重则浓,起笔鲜润,但走笔即有枯润变化。一字之内都有枯润的交替错杂。如首段“天涯芳草”,后三字都是在墨不多时以锋毫的变化与调节写成。 

  无锡望族捐虎丘图卷

  二○一二年十月十六日,无锡博物院收到华察后人华季平捐赠的十七件珍贵文物,这是继华氏家族在二○一一年十月首批捐赠了一百九十三件重要文物之后的再次捐赠。其中一件元代崔彦辅《虎丘晴岚图卷》极为珍贵,据博物院介绍,崔彦辅为赵孟頫之甥,留世作品极少,此幅画作上,还有文徵明之子文嘉、文徵明弟子陆治等吴门名家题跋,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华家为无锡望族之首,从明朝成化二年华秉彝中进士开始一直到清朝末年的华晋芳,家族出过三十六位进士。嘉靖五年的进士华察,写得一手好文章,参与过修撰校录各朝实录、出使过朝鲜、辅导皇子读书。华察的两个儿子,一个是武英殿中书舍人,一个是礼部主事。华察同时代的华世祯,少年时跟随文学家王鏊学经,补博士弟子,喜欢鉴定书法名画,钟鼎彝器,同文徵明、文彭父子交好。华夏,师从王阳明,是当时江南屈指可数的鉴赏家,有“江东巨眼”之称,他的真赏斋所藏的金石书画非常丰富。清朝道光年间的举人华翼纶,通经史、擅画山水,是当时有名的收藏家,他的儿子华蘅芳是中国近代数学的奠基人。民国的华绎之虽然办实业,可因为有家学渊源,爱好收藏字画,曾经花重金赎回惠山《真赏斋帖》刻碑。

  有?一千五百年歷史的名门望族无锡华家先后把祖上珍藏的二百一十三件文物无偿捐赠给家乡的博物馆,华氏后人表示,此举意在“让更多的人来鉴赏这些字画”。

  崔彦辅,一名彦辉,字遵晖,钱塘(今杭州)人。据陈善《杭州志》,他与王蒙俱吴兴赵氏甥,隐居卖药以活,善篆、隶、词赋,画笔超逸。

  崔彦辅《虎丘晴岚图卷》不曾见于相关书画著录,唯见于日本铃木敬主编的《中国绘画总合图录》,藏地为东南亚。该手卷包首的题籤上有佚名楷书“元崔遵晖虎邱图”七字,裱头所用的绫锦较古,当是清以前的旧裱。引首处有清人胡枚玉箸篆书“虎丘晴岚”四字。

  画面为水墨意笔,以“平远”法全景式构图绘製苏州北郊之虎丘。丘壑林立,树木?郁,山石由远及近逐渐推进,有很强的空间层次感。亭台楼阁穿插于山林之间,是为虎丘标誌性建筑的云巖寺古塔,其形却不似今塔,显示出作品非写实的特徵,?合了画心右上方处的三十字楷书题识:“至正六年(一三四六)四月十六日,与张坚子白游虎丘归,适案头有素纸,因作图以赠之。”后款署“彦辅”二字,其下钤盖“遵翚”朱文方印。

  公元一三四六年的四月十六日,画家与友人张坚虎丘游玩后,恰好案头有素纸,于是作画。画面构图疏落有致,山石大小间隔的安排颇为熟练,皴笔不多。山石却多用很淡的墨线勾勒轮廓,山石的底部偶用淡淡的短条子皴。画中所有的树木均不先作树枝,而是以墨点点成,画中,无论山石,还是树木,以及人物的处理,均显示出画家深谙画理。款署作平头款,为元代绘画的款式特点。

  在元代绘画史上,画家崔彦辅的相关史料几乎湮没不存。与之同时的美术史家夏文彦和汤垕都不曾关注过他。二十世纪以来,郑午昌、俞剑华、王己千、王伯敏以及日本的铃木敬等几位学者在他们的著述中则极为简单地提到了他,但亦是轻描淡写,无疑,崔彦辅是一位被美术史家们所冷落的画家。

  目前所知,存世冠名“崔彦辅”的作品有四件:《吴兴清远图卷》,《溪山烟霭图轴》,《墨兰朱杏图》,《虎丘晴岚图卷》,分藏于上海、无锡以及台北等地。其中《虎丘晴岚图卷》手卷纸后有明人陆治、陆师道、钱谷、陆安道、文嘉、文仲义(文徵明族侄)、张凤翼等十二人的题跋,卷尾尚有觉阿(约二十世纪初期)的一段题跋,前后计十三段跋文,构成画作的文献阐释。

  据无锡博物院解释,该画作明人题跋最多,且真伪多无争议,蕴含了较多信息。明人的十二家题诗,虽然都和虎丘有关,但无一提及这幅画,更没有提及“崔彦辅”,严格意义来说,它们似乎是一组以“虎丘”为吟咏母题的诗集,正如“吴门文坛”上的“落花诗”一样,一人首唱,多人奉和。事实上,明以来的“吴门画派”确是有以虎丘为创作母题的现象,至今仍有诸多作品存世。这些跋文都是诗歌,都没有提及画卷的具体信息,那么文字与画作极有可能并非一物,而是后人拼凑而成。唯有觉阿的题识提到了画作,但也没有关涉到画作的任何具体信息,他极可能是该画在清末民国时期的主人。

  《虎丘晴岚图卷》应是崔彦辅水墨画的唯一存世真迹,甚至被视作崔氏水墨山水画的“标准器”。无锡博物院副院长蔡卫东认为,此画纯用水墨,多短笔皴擦与浓淡结合的点苔,与同时期“元四家”多用长笔密皴的风格有相当的不同。其笔墨线条松秀钝拙,少渲染。这种清虚疏宕的风格用以描绘虎丘水乡景物,十分相得,在绘图风格与模式上,已开早期吴门派之先河。

责任编辑:大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