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广总督张人骏与香港

  图:一九〇九年四月七日,卢吉(前排坐者左六)与张人骏(左七)等出席九广铁路广州大沙头火车站的奠基仪式

  二十世纪初,粤港两地关系日趋频密,官方的交流从未间断。香港第十四任总督卢吉(Frederick John Dealtry Lugard,1858-1945)于一九〇七年七月二十八日至一九一二年三月十六日在任期间,两广总督(包括署理)一职由岑春煊、张人骏、袁树勛及张鸣岐四人先后接任,当中尤以张人骏(1846-1927)与卢吉的关系最为密切,为晚清的粤港交流写下至为重要的篇章。/香港历史博物馆供稿

  一九〇七年七月四日,两广总督岑春?因病告假,总督一职从缺。八月十二日,岑春?病情未见好转,朝廷任命河南巡抚张人骏直接前往广州接任总督。张人骏于八月三十一日抵达上海,再转乘“泰顺号”(Tai Shun)轮船经香港前往广州。九月中旬,港英政府收到消息,指张人骏将于九月十八日早上抵达香港,可是当天早上始终不见张人骏乘坐的“泰顺号”轮船;至下午四时,该轮船才缓缓驶进维多利亚港东面的鲤鱼门海峡,但并没有泊岸。及后九龙关税务司巴尔(William Randall McDonnell Parr)乘驳船登上“泰顺号”,始知原来九月十八日当天(即农历八月十一日)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忌辰,按照传统当天不适宜举行任何庆祝活动,所以张人骏以“国恤”和“秋雨淋漓”为理由留在船上,延至翌日才登岸。十八日晚上,“泰顺号”轮船停泊于西环招商局码头,一众香港华商如冯华川、何甘棠等上船拜会张人骏,并向他简介香港和华南的经贸情况。

  一九〇七年九月十九日中午十二时,张人骏乘驳船于中环卜公码头正式登岸,获仪仗队列队欢迎。然后张人骏乘轿前往香港英军三军总司令官邸,拜访驻港英军司令乐活少将(Major-General Robert Broadwood),继而前往总督府与卢吉伉俪共进午宴。下午三时,张人骏获邀出席华商会所的宴会,其间冯华川及张人骏均在宴会上致辞。晚上八时,张人骏乘原船离开香港,翌日抵达广州就任。一九〇八年一月八日上午,卢吉伉俪乘坐英国军舰“迅捷号”(Alacrity)前往广州回访张人骏,为期三天。

  卢吉热心兴学筹建港大

  卢吉在其任内最重要的政绩是筹建香港大学。一九〇八年一月十七日,当他从广州返回香港后不久,便在圣士提反书院颁奖礼致辞时首次提及要在香港开办大学。他认为此举不仅为了香港的前景,亦有利于中国的发展。当时日本正在东亚崛起,德国亦有意在其租借地山东胶州湾筹建大学,如果香港能早着先机兴办大学,英国才能与其他列强在远东竞争,并巩固其在华南地区的影响力。居港的巴斯籍商人么地爵士(Hormusjee Nowrojee Mody)得悉卢吉的办学意向后,慷慨出资十五万港元作兴建大学之用。然而要成功筹办一所具规模的大学,这笔钱只是杯水车薪;卢吉为此要向香港英资公司、华商及华人团体等劝捐,广东省政府亦在募捐之列。卢吉在一九〇九年二月下旬撰写了一篇劝捐文章,并由陈少白翻译成《港督卢制军香港大学堂劝捐启 译文并序》,透过英国驻广州署理领事霍士(Harry Fox)转交给两广总督张人骏。

  然而,张人骏忧虑该校的学生会散布革命思想,并指出港府为筹建大学而成立的“华人筹建委员会”(The Chinese Sub-Committee)当中,包括陈少白和关心焉等人与革命领袖孙中山关系密切。面对两广总督的质询,委员会主席何启作为香港西医书院的创办人,指出陈、关二人均为香港西医学院的早期学生,精通中、英双语,在委员会中担当翻译等工作至为合适,并以此前陈少白翻译的劝捐译文作为例子,以资证明。何启又指出陈少白虽然曾协助孙中山筹办革命机关报《中国日报》,但至一九〇八年已没有涉足革命活动;关心焉更从没参与革命。一九〇九年三月下旬,卢吉函覆张人骏,保证二人将来不会干涉大学的管理。张人骏得到何启的解释和卢吉的保证后,再没有追究此事。

  张人骏捐款二十万港元

  此外,张人骏亦非常关注大学的学术水平。一九〇九年四月七日,卢吉与辅政司梅含理(Francis Henry May)等人北上广州出席九广铁路大沙头火车站的奠基仪式,其间他亲自向张人骏保证香港大学的师资和学位资历,将来可媲美英国任何一间大学。结果,张人骏在港府的再三保证下,最终向广东官民颁布劝捐告示,更于一九〇九年六月以个人名义给予港府二十万港元的捐款。截至一九一〇年十二月,香港政府从各界筹得一百二十六万五千多元的办学经费,张人骏的捐款便佔了一成半。

  一九〇九年六月二十八日,张人骏奉命接替端方出任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七月三十日早上八时,张人骏北上江宁(今南京)受职时再次途经香港,获港督卢吉热情款待,同行欢送者还有广东水师提督李准等人。下午十二时许,张人骏一行人于中环卜公码头登岸,获港英政府鸣发十九响礼炮欢迎。其后张人骏前往总督府与卢吉共进午宴,出席者还包括遮打、何甘棠、何启等人。原定出席的么地爵士却因病没有赴会。午宴后,众人前往太古船坞参观,并到华商会所出席聚会。翌日早上十一时,张人骏获邀前往遮打爵士的云石堂与么地会面,出席者还包括大宅主人遮打、何启、李准等人。么地感谢张人骏捐款筹建香港大学,张人骏则透过其文案答谢,并指他虽然被调离广州,但“其心尚留恋于此”。这两位对筹建香港大学居功至伟的捐款人惺惺相惜,为张人骏最后一次香港之行画上完美句号。张人骏于同日下午乘坐“新明号”(Hsin Ming)轮船离开香港,而香港大学亦最终在一九一二年三月十一日开校,为香港和内地作育英才。

  (“历史名人在香港”系列之四,本文及图片由香港历史博物馆提供)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