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人指证 泣不成声

  图:马凤云抚摸法庭红柱子回忆当年工作场景

  “这栋小楼和六十年前一模一样。”抚摸着法庭门口的红柱子,马凤云回想起当年工作的场景。1956年,当时18岁的马凤云被特别军事法庭招收为渖阳审判的日本战犯做后勤服务工作,不过她并不能去法庭。

  然而开庭后,马凤云对庭审很好奇,就偷偷来到法庭外徘徊。大门外,两名荷枪实弹的解放军战士在站岗,她走上前去软磨硬泡,终于被默许进入法庭大门,但仍不能进入庭审现场。

  尽管看不到法庭内的场景,但她却能清晰地听到声音。“一名女证人指证日本战犯所犯下的罪行时,哭着诉说,日本兵闯进她的家中,残忍地用刺刀将她的几名家人给挑死了。说到后来,女证人泣不成声。”听到这里,年幼的马凤云心惊胆战,不敢再听下去,匆匆离开了法庭。

  马凤云直言,“法庭宣判后,我对判决结果很不理解,感觉判得太轻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阅歷的增加,我理解了这次审判的重大意义。将这些日本战犯处决不难,但是让他们为和平发展贡献力量则更为重要。”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