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一翻特首的旧帐\张志刚

  行政长官选举前哨战的戏码愈演愈热,虽然目前尚未有人表明参选,但坊间已流言四窜,揣测中央的态度,又或製造民意话题,藉机造势,塑造形象。行政长官是香港特区之首,也是政府之首,在双首长制赋予的身份下,任重而道远。要判断一个人是否合适出任行政长官,不是只看他一时之快语,或玩的几次语言文字游戏,而是看他能否面对市民,道出未来治港的鸿图大计。

  虽然目前尚未有人正式宣布参选,也不会见到什么政纲,但现时有资格条件竞逐的人,在过去必然长时间出任公职,他们的言行都有迹可寻。既然大家都对行政长官的选举甚有兴趣,不妨将心目中那些人选列出,听其言,观其行,客观审视一下。

  别的不说,就说现任特首梁振英,坊间有一些反对他的声音,那我们就不如翻翻他的旧帐,看看他这些年来做过什么事,何以换来这些“骂名”?

  “扶贫”列为政纲重点

  我们先从大家最关注的扶贫方面看起。众所周知,香港一直奉行高度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贫富悬殊过去一直被认为是“必要之恶”,没有得到重视,积弊甚深。然而,梁振英在四年前竞选时,已将“扶贫”列为政纲重点,以钢铁意志去做扶贫工作。他一上任后立即将“扶贫”列为新一届政府的施政重点之一,重设“扶贫委员会”,并首次定出官方“扶贫线”,认认真真地面对香港的贫穷问题。这几年间,推出了“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大幅提高向合资格长者发放的长者生活津贴金额、提高资助安老宿位的数目及长者日间护理服务的名额、推行“长者社区照顾服务券”、对残疾人士和精神康復者的服务增拨资源、以配对基金形式支援学生课馀学习。

  本年度社会福利拨款高达662亿元,佔政府经常性开支19%,与刚上任的2012至13年的428亿元比较,四年间的福利开支大幅增加55%。这些不但远超过去政府所为,更贯彻了其竞选政纲,也正因为这些努力,截至去年底,香港贫穷人口为2009年有数据以来的新低,领取综援人数亦是十四年来的新低,低收入个案数是十七年来的新低,失业个案数则是过去十八年来的新低。这是事实,更何况香港还要继续拥抱自由经济,维持国际竞争力,连续蝉联传统基金会所评选的自由经济体。

  再看看另一个困扰港人的深层次矛盾“房屋”。香港面对的房屋问题已不能单靠政策去解决,楼市辣招可抑压炒风,为楼价及租金降温,但面对市民住屋的刚性需求,增加房屋供应才是最根本的“王道”。然而,房屋供应短缺是过往累积下来的问题,难以一时三刻解决。但即使如此,行政长官任内还是提出了新的“长远房屋策略”,预计在2015至16年起的五年期内,公营房屋总落成量约97,100个单位,当中包括约76,700个出租公屋单位和约20,400个资助出售单位。此外,私营房屋供应量显著增加,截至2016年3月底,预计未来三至四年一手住宅市场的供应量约为92,000个单位,是自2004年以来的新高。

  医疗与教育是社会政策的两大支柱。医疗对于日渐长寿的香港长者而言非常关键,特首就此不断增拨资源和推出新措施。例如把长者医疗券计划转为常规计划并倍增金额至2,000元;落实大肠癌筛查先导计划等。本年度更向医管局拨款100亿元成立基金,发展新的临床公私营协作措施,以纾缓公营医疗系统应对人手供不应求的压力,为病人提供更优质的服务。至于教育则关乎香港的未来。特首上任之初,已积极推动免费幼稚园教育。经过四年努力,终于落实十五年免费教育,预计2017至18学年起约七至八成的半日制幼稚园学位将会免费。这些措施都为香港的医疗与教育发展写下新的一页。

  创新科技最为瞩目

  经济是民生的基础,也关乎市民的饭碗。看看这几年的经济,虽然近年内地来港旅客升幅放缓,影响零售业市道,但本港劳工市场整体上大致稳定,失业率处于3.4%的“充分就业”水平;市民收入在扣除通胀后仍有实质的升幅。在推动经济发展方面,特首梁振英一改过往政府不作为的做法,以“适度有为”为方针,增加香港的竞争力和引入新的经济动力,当中以创新科技最为瞩目。为带动经济转型,发展高增值产业,并为青少年提供更多发展机会,“创新及科技局”于2015年成立,锐意推动本地创新及科技发展。2016年初特首更宣布投放超过180亿元推出一系列措施,全方位推动创新及科技发展。政府展现推动香港创科发展的决心,不久即引起外国著名科研机构的关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2015年年底宣布在港成立全球首个海外创新中心;瑞典卡罗琳医学院亦在港成立第一个海外研究中心。

  翻了上面一堆旧帐,可看到特首梁振英在过去几年的施政足迹,虽不一定能尽如人意,却事实上也建树不少。但为何外间评价与实际情况有如此大的差距?这与特首经常提到的四个字有关,就是“迎难而上”。这个“难”字有两方面,一是香港发展愈趋成熟,社会上有愈来愈多不同的价值观,对于公共政策有愈来愈多元的取态,而取态之间的分歧与冲突亦愈来愈大,用特首近来的说法就是“众口难调”。例如横洲发展计划既要照顾基层市民的住屋需要,但也牵涉了物流业界的发展需要,而环保人士、村民、社运人士、地区人士也是重要持份者,而且他们的政治能量愈来愈大。至于另一个“难”,就是现实与理想永远有段距离,并且当现实的水平提升时,期望也会相应提升。所以,当年行政长官提出竞选承诺,明知当中涉及的一系列“深层次矛盾”难在数年内解决,仍然选择勇于承担,但市民的期望高了,这些承诺今日反而成为被人攻击的话柄。

  特区政府迎难而上

  纵使如此,面对很多困难,特首与特区政府上下、公务员团队仍旧是那四个字“迎难而上”。这四个字说来简单,但做起来的困难,非经过这四年艰辛的人不能体会。这就出现了一个有关下届行政长官人选的关键问题,目前香港面对一系列正在突破难关的社会、经济问题,一年后若由他人接手,是否可以坚持“迎难而上”?再看看政治方面,今届政府最遗憾的是未能通过政改,反对派对人大的“八.三一”决定採取全面对抗的态度,未来“重启政改”时,是否由某些人做了行政长官,就可提出不符“八.三一”的政改方案而得到中央政府的首肯?还是反对派会忽然来个大转軚,接受“八.三一”?这些问题,任何有意参选的人士,都应该老老实实地给公众一个交代。

  我们翻过了特首梁振英这本帐簿,发现的确很“厚”。这本帐簿上的“厚”,是多年来一笔笔记下的忧国忧民、施政理念、政策计划、成果收穫,最后当然还有不足与检讨。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本经得起考验的特首帐簿。至于其他有志于落场竞逐行政长官职位的人士,也应该向公众展示他们的帐簿,由市民客观地去“算帐”,这样总好过继续八八卦卦地去讲心水、拿贴士。

   (文章仅代表个人立场)

  一国两制研究中心总裁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