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斯文》:文化豪门的自白

  

  周景良五个哥哥一九三五年时,分别获得初小、高小、初中、高中、大学毕业,拍了一张“五子登科”照。书中图片

  文|陈国林

  一个家庭若被形容为“世家”,意味着这个家族历来人才辈出,家财万贯,家人佔据社会重要的位置,甚至力能足以左右大局。旧时代的中国,不少世家举足轻重,子弟在政治、经济、社会、学术等不同层面发挥重大的作用。时移世易,以及传统大家庭制度崩败,世家究竟是走向没落,还是“转型”?现存的世家子弟怎样处理身份认同的问题?感到失落还是仍然感到自豪?他们怎样面对家族的过去?对家族未来又会否感到徬徨?《百年斯文:文化世家访谈录》以对谈方式,访问七名文化世家的后人,这些世家曾经显赫一时,人才辈出,时至今日他们的后人仍在各自的领域表现突出。被访的世家后人,忆述父执辈的言行教训,听他们娓娓道来,恍如重现世家的仪范和家风。

  《百年斯文:文化世家访谈录》(中华书局,二〇一五年)。网络图片

  七个世家包括螺洲陈家、建德周家、襄平赵家、宜兴吴家、桐城叶家、如皋冒家和萧山朱家。被访的世家后人,早已不是他们的先祖那样,穷心博览群书,以科举为业,他们在各自的领域成就骄人。螺洲陈家的陈绛为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上海文史馆馆员。建德周家的周景良是中科院地质研究所研究员。襄平赵家的赵珩则被称誉为“名士”、“玩家”全国知名。宜兴吴家的吴欢为有名画家。桐城叶家的叶扬为复旦大学顾问教授。如皋冒家的冒怀滨多年研究、推广如皋冒氏文化;冒怀科则女承父业长期翻译俄国文学。萧山朱家的朱传荣是文博工作者。

  说到这些世家的上几代人,更加令人瞠目结舌。螺洲陈家明清两代出了二十一名进士、一百一十名举人,陈宝琛更当上太傅,成为清宣统帝溥仪的老师。建德周家唐朝时周访曾任荆州刺史、御史中函,五代时出了两位诗人周繇及周繁,其中周繇官至检校御史中承,他的诗被纳入《全唐诗》。晚清时周馥先后出任两江总督、两广总督。襄平赵家则出过五名进士、两名总督。最为人知为赵尔丰及赵尔巽两兄弟,前者曾为清末川藏封疆大吏,后者则为《清史稿》编纂者。

  另外,宜兴吴家明清四百年间,一共出了四十二名进士,有大学士吴宗达,以及明朝时犯颜直谏被皇帝廷杖打得皮开肉绽的翰林院掌院翰林吴中行。桐城叶家明代时叶灿任礼部尚书,曾经宁不跪魏忠贤而罢官;此后叶扬高祖父叶渭及祖父叶玉麟曾当知县,叶渭弟弟叶毓桐曾任吏部主事、总理衙门军机章京。

  明末四公子之一冒辟疆。网络图片

  如皋冒家最为人知是明末四公子之一的冒辟疆,另一位是冒怀滨的祖父冒广生。冒怀滨表示,他祖父在镇江工作了两年,离任时当地的绅、商、学界为他树立了一座高近一米八的《冒公德政碑》,碑文最后写着:“万人空巷,以相袒送,实为前此所未有。”

  朱家先祖宋代大儒朱熹曾讲学的福建考亭书院。网络图片

  最后是萧山朱家,他们是宋代大儒朱熹的后代,朱传荣祖辈朱凤标官拜体仁阁大学士,身后追赠太子太保衔,朱其煊曾任山东布政使,朱有基官至四川按察使。

  朱传荣的祖父朱文钧以碑帖、金石之学名世,曾任故官博物院专任委员,负责鑑定院藏古代书画碑帖。朱传荣父亲朱家溍这一代,兄弟四人继承父学,均为文博专家。朱传荣早前已介绍也是文博专家。

  螺洲陈家的功名牌匾。网络图

  为国家育才 各有家学

  书中的七个世家,从地域看,螺洲陈家在福建、建德周家在浙江、襄平赵家在辽宁、宜兴吴家在江苏、桐城叶家在安徽、如皋冒家在江苏、萧山朱家在浙江。除了襄平赵家在北方辽宁外,其馀全在南方,浙江、江苏各佔两个。这大概是江南唐宋后,日趋繁荣富庶,逐渐发展成中国人文的渊薮。这些世家之中也有来自皇室宗族,襄平赵家为宋朝后裔,如皋冒家则为成吉思汗的子孙,均是出身显赫。

  这些世家发迹离不开子孙“学而优则仕、光耀门楣”,在这背景下各有家学,变相成一个私人的学术机构,教育子侄,为国家育才。再不然著书立说成为文人大学者“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道尽文化世家的一句话:“满门仕宦。”

  世家子侄科场得意,螺洲陈家的陈宝琛的六兄弟先后中举,家里赶忙挂上“六子科甲”匾额;陈宝琛二弟的儿子懋鼎与其父宝瑨、三叔宝璐考中清光绪庚寅(一八九〇年)年恩科进士,家里就挂出了“兄弟父子叔侄同榜进士”,陈家的气派可见一斑。

  世家虽然是“满门仕宦”但绝不是为了乌纱过日子的一族,除了早前提过宜兴吴家明代直谏皇帝遭廷杖的吴中行、宁愿丢官也不肯向魏忠贤下跪的桐城叶家的叶灿。螺洲陈家后为溥仪老师的陈宝琛,也因曾为慈禧託病不去参加慈安太后葬礼上书力陈,后来遭慈禧藉故罢黜;陈宝琛的父亲陈承裘是咸丰进士,他却辞官返乡,养亲课子办公益。

  考取功名是文化世家的殊荣。网络图

  “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努力读书考取功名,光宗耀祖似乎是旧时代世家的普遍现象,一代又一代的人读书,几代人下来便形成了自家的学问“家学”,不仅有功名,而且还有实学,进可以为官,退可以讲学,这是文化世家另一个特色。螺洲陈家陈宝琛成为宣统皇帝溥仪的老师,其学问当然不是泛泛之辈可比拟。襄平赵家几代人修二十四史和《清史稿》,从曾祖赵尔巽民国时做过清史馆长,领修《清史稿》,赵珩父亲赵守俨实际主持二十四史的标点整理工作,赵珩妻子吴丽娱又参与修订二十四史审订礼志部分的工作,一门几杰接力修二十四史,成为一时佳话。赵家如没有实学怎能当此大任。

  冒怀科母亲贺翘华的画作,曾在日本、巴黎、莫斯科等地展出。书中图片

  世家子侄在家受教育

  冒怀滨表示:“我父亲冒效鲁也是四岁开始读私塾。冒家是很重视以儒持家,历代都很重视子女读书问题。我们冒家也很注重诗文传统……祖父重辑历代的诗文集《冒氏潜徽集》由十六册增至二十一册……另外冒辟疆还留下了《同人集》。”

  既有家学传统,父执辈大多是饱学之士,世家子侄都是在家接受教育,由父执辈甚或兄姊教育。以桐城叶家为例,叶扬表示:“……因为家里有个‘家学’的传统,包括我大哥在内,兄弟姐妹小时候都没有在外面上过学,都是家里自己教。”文化世家的女性也非等闲之辈,她们不少出身于名门望族,也不乏女中翘楚。赵珩母亲王蓁辅仁毕业,外文专业,上世纪五十年代译出了《容闳西学东渐记》、《女权辩护》等书。冒怀科母亲贺翘华出身书画世家,外公贺履之是早期画界巨擘,曾在北大任教。冒怀科表示,母亲画过数百幅工笔画,十八岁前的作品曾在日本、巴黎展出。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在莫斯科举办个人画展。

  文化世家虽然得益旧科举制度,他们不见得守旧,赵珩曾祖赵尔巽清末任封疆大吏,在任九年间,不遗馀力推行新政,如兴办新式学堂、近代化工厂,设立警察机构,修建铁路,派遣留学生,还经常到高等学堂演讲,甚至引用华盛顿、林肯、孟德斯鸠等人言论,但不要忘记赵尔巽民国时曾做过清史馆长,他绝对是一个有旧学根底,思想开放的文化世家人物。随着时代的改变,文化世家的教育也出现根本的变化。

  朱传荣曾祖朱有基清朝时官至四川按察使、监理川东兵备,他有三个儿子,面对维新的风潮,教育实行双轨制;一面在家攻读经史,准备参加国家的科举考试,另一面分别入同文馆、陆军贵胄学堂和法政贵胄学堂。面对时代的改变,兄弟三人实行在学业上分工。

  文化世家的存在条件

  世家子弟“转战”西方实业理工科的教育,成绩斐然,甚至成为全球知名的学者。周景良的堂兄周炜良是世界级大数学家,在代数几何学研究有卓越成就,二战后移居美国,获聘为著名约翰霍浦金斯大学直至退休。他们部分投身实业,也有凭着深厚的经史家学根底,在文博的方面工作,继续作出贡献。

  文化世家的存在至少有三种条件:一、科举制度;二、大家族制度;三、诗礼传家。科举制度早已不存在。土地所有制改变,城市的兴起,加上历史一些外缘因素,大家族制度分崩瓦解。文化世家过去光芒四射,人才辈出,时至今日他们都难以维持下去。最明显是他们不再修家谱,文博工作的朱传荣,家谱不再修了,甚至和家乡的往来也中断了。家谱不修意味着家族的纽带中断,除了较近的亲族还有联繫外,其他的亲族就不闻不问的了。

  没有了科举,没有了大家族,也自然谈不上“诗礼传家”。踏入二十一世纪,这些世家的不少后人,在各自的领域成就非凡。以科举功名比高下的文化世家已经走进历史,不能否认的是它的影响仍然存在。如皋冒家后人冒怀科这样说:“哪里有冒姓,哪里必出人才。”信焉!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