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法援不能被误用或滥用

  图:马恩国表示,如果有人获得法援后,作出夸大、失实的陈述,或是提供虚假的证据,就如本案入禀人一样,会被法庭判处追收惩罚性的讼费/资料图片

  大学生丘家宝于2015年司法覆核挑战城规会,要求停止发展大埔五幅绿化地带。法庭却揭破入禀人隐瞒部分涉事文件,企图误导法庭,判其败诉兼需支付190万讼费,同时要求丘解释事件。高院昨日再就案件开庭,指入禀人已解释事件并向法庭致歉,已因应入禀人行为裁定他所需承担的讼费,但讼费内容保密。法庭强调法援不能被误用或滥用。有法律界人士认为,本案对提出司法覆核人士有警醒作用,不要以为得到法援就可“为所欲为”,提供不实证供,否则只会自招惩罚。/大公报记者 梁康然

  2015年,教育大学学生丘家宝成功申请法援,提出司法覆核挑战政府发展大埔五幅绿化地带。但法庭发现入禀状内容不真确,包括隐瞒关键资料,如局长回应立法会提问的内容、行政会议已通过发展草图等等,把发展绿化地带事件演绎成“政府违反承诺”,但事实上政府根本无作出过承诺。法庭认为入禀人企图误导法庭,裁定入禀人败诉兼需支付190万元讼费。法庭同时要求丘家宝解释事件。

  聆讯后不公开金额

  案件原定公开聆讯,涉案的各方代表如城规会、法援署的律师,均指本案涉及资料敏感,不宜公开。法官欧阳桂如指,是次司法覆核涉及公帑,公众应有知情权,一度拒绝以内庭非公开方式处理。但各方代表与法官经过长达一小时商议后,法官决定本案转为非公开聆讯。

  最后,法庭只透露入禀人丘家宝早前已透过书面方式,解释事件并向法庭致歉,入禀人已感到后悔。法庭已因应入禀人行为,作出合适的支付讼费安排。但基于涉案各方已达成保密协议,法庭不会公开内容。

  反对派企图“推广司法覆核”

  对于近年时有市民申请法援去提出司法覆核,法官强调提供法援,原意是以公帑去保障弱势市民,得到法律保障,因此社会不应浪费公帑。

  中澳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接受本报访问时指出,近年不时出现由市民提出的司法覆核,更有“泛民”人士发起“JR团队”(司法覆核团队)去“推广司法覆核”,情况令人关注。马恩国称,入禀人如获得法援,即使被判败诉,讼费亦将会由法援承担,入禀人毋须缴款,因此出现败诉亦“无后果需要承担”的情况。

  马恩国认为,法援在本港仍然能维持设立的原意,为弱势市民提供保障,而法援署仍能良好把关,未至于向无理据的案件提供援助。

  不过,如果有人获得法援后,作出夸大、失实的陈述,或是提供虚假的证据,就如本案入禀人一样,被法庭判处追收惩罚性的讼费。

  据悉“JR团队”成员中有不少法律系学生,马恩国亦提醒他们一旦作出违规行为,或因官司讼费导致破产,将会失去成为律师的机会。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