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污傍晚最劲 车废气是元兇

  图:汽车废气是本港空气污染的主要成因,多区路边的PM2.5浓度在繁忙时间“爆表”

  北方雾霾严重,令人担心空气污染物微细悬浮粒子(PM2.5)会否南下,从而影响健康。《大公报》记者走访本港多区,实地量度PM2.5浓度,发现PM2.5浓度随汽车流量增加而提高,在交通繁忙时间尤其是傍晚,大部分地区的PM2.5浓度极高。环保团体指出,北方雾霾与香港距离遥远,影响有限,汽车排放废气仍是本地空气污染主要源头之一,建议政府进一步控制车辆废气排放。/大公报记者 黄永贤

  微细悬浮粒子(PM2.5)可深入人体肺部,影响健康,是受环境保护署监察的空气污染物之一,香港对PM2.5的监察标准是24小时平均浓度上限为每平方米75微克,较世界卫生组织的25微克标准宽松。除了中环、旺角及铜锣湾设置的三个路边监测站,其他13个环保署一般监察站设置于较高位置,未必能反映市民在路面吸入污染物的情况。

  为测试路边PM2.5浓度,《大公报》记者早前到元朗、尖沙咀及铜锣湾等多区,以仪器量度悬浮粒子浓度。结果显示,每当车流增加,PM2.5浓度便上升,在傍晚七时的下班繁忙时间,元朗及铜锣湾的PM2.5浓度更录得近每平方米100微克。

  铜锣湾路边最严重

  “放工时间条街咁多车,都预咗空气唔好,有啲空气特别差的日子,我仲好易打喷嚏!”任职售货员的陈小姐表示,铜锣湾人多车多,繁忙时马路挤满车辆,空气质量恶劣,但在该区上班,无法避免。记者量度发现,铜锣湾加宁街当时PM2.5浓度高达每平方米116微克。翻查环保署路边监测站记录,该段时间铜锣湾PM2.5每小时平均浓度亦达109.8微克,而同日清晨时期浓度只有11.9微克。当日铜锣湾24小时平均值达48.3微克,虽未有超出香港标准,但超出世卫标准近两倍。

  元朗青山公路元朗段傍晚繁忙时间,PM2.5浓度高达每平方米99微克,但较早时该处PM2.5浓度为47微克。环保署在元朗设置的监测站属一般监测站,并非设置在路边,该段时间环保署数据显示元朗区PM2.5浓度为51.8微克,与路边浓度相距甚远。当日元朗一般监测站录得PM2.5浓度24小时平均值为23.2微克,远低于同日路边监察站录得的浓度,符合世卫标准。

  红磡隧道口在放工繁忙时间车流量极高,录得PM2.5浓度达每平方米80微克,邻近红磡的尖东海旁亦录得70微克。而在较早时候,红磡及尖沙咀录得的浓度分别只有42及36微克,反映汽车废气排放是PM2.5重要源头之一。

  健康空气行动社区关系经理龙子维指出,今年一月初香港空气污染严重,但主要污染物是臭氧,并非北方雾霾的主要成分PM2.5。他指臭氧浓度高与珠三角的区域空气污染物有关,雾霾离港遥远,吹至南方浓度会被稀释。他强调车辆是本港重要空气污染源,建议政府应该限制车辆在交通流量高峰期进入繁忙区域。

  私家车量10年增45%

  统计数据显示,本港领牌私家车由2006年约36万辆增至去年逾52万辆,10年间增幅达45%。本港汽车数量逐年上升,排放悬浮粒子及氮氧化物等空气污染物,成为本地空气主要源头之一。

  环保署发言人回应称,一般而言,路边的空气污染会随交通流量增加而转差,因此,早上及傍晚交通流量较多时,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可吸入悬浮粒子及微细悬浮粒子的浓度通常较高。为了改善路边空气质素,当局已推出多项措施减少车辆废气排放。发言人强调,过去数年,本港的空气质素已有改善,空气中的污染物已减少最多约30%,近两年大气臭氧的平均浓度亦开始呈现下降趋势。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