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权不可动摇  坚持驻军香港

  图:1982年,邓小平在会见《大公报》社长费彝民等12人,宣布中国将收回香港。消息经《大公报》独家发布,举世震动

  【大公报讯】记者文轩报道:原港区全国人大代表费斐1979年曾跟随邓小平夫妇访美,担任翻译员。她接受《大公报》专访时忆述,邓小平话不多,很少发脾气,但曾经为了是否在香港驻军的问题大动肝火,正是出于中央政府对香港主权的不可动摇。

  197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和夫人卓琳展开了为期九日的访美行程,费斐作为随团的翻译员,主要负责卓琳的日常翻译。她清晰地记得,由于当时美国反华浪潮高涨,自己一路上十分紧张,“如临战场”。她说,抵美后,邓小平一行所到之处,上有直升机盘旋,警方架机枪控制所有制高点,车队路过的十字马路口均以旅游车切断交通。极少外访的邓小平却一直淡定自若,气定神闲,也令费斐减少了几分紧张。

  为驻军问题大发雷霆

  在费斐的记忆中,邓小平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卓琳话也不多,“他(邓小平)的侍卫官跟我说,老爷子平时‘沉默是金’,在家也很少说话,但一旦开口,就是一字值千金”。费斐说,邓小平的脾气很好,但也曾发过很大的脾气,其中一次就是为了香港驻军的问题。

  1984年,当时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耿飙以“不一定”,回答媒体对于中央政府是否会在香港驻军的问题,令邓小平大发雷霆。邓小平与参加两会的港澳代表和委员见面时,特意对记者澄清了事件。费斐记得,她的父亲、时任《大公报》社长费彝民便是港澳代表团的团长,亲眼见证了这一幕。费斐后来听父亲讲,邓公当时情绪激动地说:“我国在恢復对香港的主权以后,中国有权在香港驻军。这是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主权的象徵,是国家主权的象徵,也是香港稳定和繁荣的保证。”

  费斐认为,邓小平为此事鲜有地大动肝火,正是出于对香港主权属于中国不可动摇的坚定信念,主权问题也是他提出的“一国两制”的基础所在。“‘一国两制’不代表中央对香港无所作为,没有角色”,费斐直言,“但现在香港有些人要搞分裂,闹独立,就是不了解‘一国两制’的原则和初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