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任行政长官须明确管治重心/周八骏

  至今,中央人民政府批准林郑月娥和曾俊华分别辞去特区第四届政府政务司司长和财政司司长,已满一个月。第五任行政长官竞选已如火如荼地展开。在四位主要参选人中,叶刘淑仪、胡国兴、曾俊华等分别发表了各自参选第五任行政长官的政纲;林郑月娥也陆续提出她为未来五年香港特别行政区设计的施政理念和政策框架,一幅完整蓝图快将展现。他们的政治观点或倾向不一样,对香港的愿景也有差异,但是有一个共同点:既争取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尽可能多的成员支持,又争取尽可能多的香港居民认同他们各自的倾向和愿景。

  然而,香港政治现实是严峻甚至严酷的。第一,香港社会已空前分裂,既因为关于普选行政长官的政制发展夭折,也因为社会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导致阶级对抗。第二,香港与内地关系陷于低谷,与外部世界、首先与西方国家关系面临前所未见的调整。第三,香港民生问题日积月累,不仅暴露经济转型亟需加速,本地产业结构亟需完善和提升,而且暴露本地企业绝大多数是中小企业的结构性缺陷必须弥补。第四,特区管治架构各部分或环节,呈现功能弱化或脱节的现象,尤其行政机关与立法机关矛盾空前恶劣。在行政机关中,问责班子缺乏共同理念的问题愈益突出。

  政治上“走钢丝”必然失败

  这一切,向所有行政长官参选人提出同样的挑战和考验──如何确立下届政府管治重心?这一点,可由他们各自所发表的竞选政纲和竞选策略中窥见端倪。

  以林郑月娥和曾俊华两位参选人为例。仔细分析,前者所获得的民意支持较大部分来自属于建制派的香港居民,后者则以反对派支持者居多。为了推动社会和谐,团结港人向前走,二人都争取更多支持者。但是,社会在政治上分裂的现实难以逾越,表现在曾俊华于2月6日公布的政纲不得不在普选议题上向反对派支持者倾斜,林郑月娥在同一天启用的“脸书”(facebook)专页被反对派支持者“唱衰”。

  从竞选活动一开始,曾俊华就表示他将争取香港政治光谱所有色调者支持,胡国兴表示他希望获得足够提名以成为正式候选人,而这些提名最好是一半来自建制派选委、另一半来自反对派选委。但是,香港政治光谱是一幅充满对抗和冲突的政治图景,任何一位参选人必定遭遇“顺得哥情失嫂意”的对待。如果因为反对派在立法会分区直选中所获得的支持者依然多于建制派,而在行政长官竞选政纲和竞选活动中向反对派送秋波,那么,这样的人不可能在选委会投票中胜出,也就无法实现其出任下任行政长官、领导和管治香港的理想。

  因此,下任行政长官当选者必定是在当前竞选政纲和竞选活动中就充分展现其坚定爱国爱港的政治特徵;其出任行政长官后,未来特区的管治重心也必定牢牢置于爱国爱港的政治立场。

  前车可鉴。第二位行政长官曾经既取得建制派支持也为反对派所认可,曾经获得的民意支持之高,在特区近20年歷史上的三位行政长官之中为最。他也深知香港政治基本矛盾的性质,因此,他接任行政长官后标榜在政治上“走钢丝”。他后来的处境毋须赘言,一言以蔽之,在政治上是一个“走钢丝”失败的先例。

  在当前竞选活动中,行政长官参选人还都面对另一个重大的挑战和考验─如何妥善把握稳定与变革的关系?

  一方面,许多香港居民的确对无休无止、愈益恶劣的政治斗争和社会空前分裂深感厌烦,要求社会稳定。另一方面,绝大多数香港居民对经济转型蹉跎、民生问题积重难返深感不满,要求变革。

  把握好稳定与变革关系

  这是一对尖锐的矛盾。反映在行政长官参选人的政纲上,人们已看到曾俊华由1月19日发表竞选宣言时强调“与民生息”,急剧转变为2月6日发表竞选政纲时提出在2020年第七届立法会选举前同时完成两大政治任务─普选行政长官和落实《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与民生息”是稳定为上。两年多时间里完成两大政治任务是变革为上。与此同时,还要推行关于“累进利得税”和“负入息税”的税制改革。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

  从表面看,如何妥善把握稳定与变革的关系,与如何把握管治重心是两个问题,其实,它们有深刻的关联。如果不以坚定爱国爱港为管治重心,那么,既不可能当选,即使当选了也不可能为中央所坚决支持,从而也就无法处理稳定与变革的关系。另一方面,如果不善于处理稳定与变革的关系,那么,很可能失去一部分建制派支持者,进而冲击爱国爱港的管治重心。

  五年前现任行政长官以“稳中求变”为口号争取民意。实践的结果是,维持稳定难,推行变革难。因为,香港政治环境和社会条件空前恶劣。

  行政长官竞选进入了提名阶段。选委会成员应以参选人政治立场以及把握稳定与变革关系为主要标准,来决定提名对象。

  资深评论员,博士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