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七警案”一个公平公正结果/纪硕鸣

  在街头遇到警察办案,要阻止某些行为时,香港社会常会说,差人大晒?意思就是香港警察自视最有权力,但事实并非如此。法律面前,可能就是法官大晒。这一天,七名香港警务人员被宣判有罪,原因是在两年多前的“佔中”期间,动手打人了。审查了两年,香港法官判处七名警务人员都有罪,要面对牢狱之灾。香港舆论哗然,支持警方的民众都接受不了。这七名警察在“佔中”期间充满暴力的非常时期的举动,被定罪,令人同情。

  警察在香港社会歷来有声望,“佔中”期间在暴力的混乱中很难说谁先动手,怎样的动手是合理的。但放在法庭,法官有裁量权,法治社会,法官说了算。特殊情况下执勤,即使动作过大,很难说会有冒犯法律的故意。执行公务的状态下警察被治罪令人同情。有人撰文称,“可悲!今天是香港回归后令我最伤心的一天!七警案今日被判有罪,就是代表正义时代的一个终结!”不过,这是法庭上法官判的结果,社会需要尊重警察,他们是香港的执法者,但香港又必须尊重法律,尊重法官,这才是香港的法治精神。

  “有罪”裁决引起争议

  案情显示,二○一四年十月“佔中”期间,七名警务人员于金钟龙和道清场时,被传媒拍到他们在清晨时分把前公民党成员曾健超带到龙汇道变电站旁殴打,片段曝光后全城哗然,警察打人被深深的演绎为一种刻板印象。涉案七警事后同被控一项意图导致他人身体严重受伤罪,其中一人涉在中区警署掌掴曾健超,另被控一项普通袭击罪。案件在区域法院审讯后,法官昨裁定七名被告有意图导致他人身体受严重伤害罪名不成立,但交替的袭击致造成身体受伤罪成,当中一人另涉的普通袭击罪亦罪成。

  这样的判决令不少人难以接受。香港治安稳定在世界排名有其优势,是因为香港警察的职业使命及正义感驱使及维护。被指控的被打者已被判罪,那是一个犯法者。但因为执法而被告上法庭并被判定罪,对警察的支持者实在是一个打击。

  “七警案”引起很大争议,有市民为“七警”的遭遇抱不平,认为他们非但无罪,反而有功,是伸张正义的“英雄”。警方支持者愤愤不平,不满司法机构“偏帮”“佔中”,更有人呼吁警方罢工以支持同袍。很明显,今对七名警务人员的判决让社会撕裂,加剧社会对立,尤其是判决严重打击警方士气,对政府管治及社会治安将带来深远影响。

  执法者首先要守法,警方更应该文明执法,不能乱用私刑。执法者守法才是彰显法治的基石。香港一直以来都是以法治傲,以此为核心价值。大众守法、重视法院判决、对法律存有尊重及敬畏之心;香港有独立的司法系统,法官以法律为依归去判案断案,成为治港的重要元素。当然,身处一个法治社会,每个人都应当遵守法律,尤其是执法者,听从法院判决,若以个人意志判断为恶法就不遵守,选择性地服从法律,那么香港多年来建立的法治社会,就会变得荡然无存。

  透过上诉程序解决

  因为执勤过度,警务人员被判刑固然值得同情,但法官的判决更需要尊重。什么是法治(Rule of Law)?法治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无论普通市民、高级官员,甚至特首,都必须遵守法律,没有特权,大家均处于法律的规范之下。法律是社会最高的规则,凌驾一切,没有人可以超越法律的规范。

  前特首曾荫权涉嫌于在任期间收受利益及行为失当,隐瞒接受租赁深圳东海花园豪宅三百万港元豪装,并用职权提议向负责装修工程的建筑设计师授勋嘉奖作为回馈一案,同日在高院续审。控辩双方已完成结案陈词,法官表示从周二开始指引陪审团,预料陪审团周四退庭商议裁决后会有结果。香港曾经的最高行政长官,涉嫌腐败都要站在审判席上,无论判决结果如何,首先要彰显法治。

  当然,法律需要有公信力,但这种公信力是建基于社会对某些事物看法的共识及妥协,基于判案结果对社会的引导性。“佔中”期间,社会秩序混乱,警察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和考验,压力之大可想而知,这也是市民同情甚至不满判决的原因所在。对于法院的裁决,如有需要的话,警方应当协助七警透过司法制度的上诉程序,依法律程序做最终解决,希望可以得到公平公正的结果。这也是社会法治固有的内涵。

资深评论员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