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街市找灵感/刘世河

  身为七尺男儿,我有一个似乎不怎么长脸的喜好,就是隔三差五便会去街市蹓跶一圈,而且最好是那种人声嘈杂的农贸市场。买菜,去,不买菜,也去。尤其近两年愈发迷上码字这个行当之后,这个喜好便更加地难以割舍了。

  说起来还得感谢对门儿张伯。五年前,张伯的儿子举家移民美国后,张伯便和老伴搬过来给儿子看房。张伯退休前是一家报纸的副刊编辑,也曾编发过我的几篇小文,如今又巧做邻居,所以我们很快就成了一对忘年交。

  有一阵子,几家杂志的约稿赶到了一块,我虽几经搜肠刮肚,但还是有了江郎才尽的恐慌。便计划着抽两天时间出去走走,再寻一处幽静的乡间小舍住上一晚,也好让繁芜的心绪得以片刻休憩,说不定就会迸发出些许灵感来。

  不料,这个想法刚跟张伯一聊,却立马就遭到了他的反对。张伯说:“何用别寻方外去,人间亦自有丹丘啊,找灵感,为啥非要刻意去他乡?我告诉你一个绝妙的去处,无需车马劳顿,抬腿即到—这个地方呀,就是街市。”

  “街市?”

  见我一脸疑惑,张伯接着说:“你要写世像百态,写柴米油盐,就得到市井中去观察体验,而街市正是这样一个演绎市井百态的绝妙舞台。只要你用心留意,在那里的所见所闻几乎皆可入文,某个卖菜的阿婶口中一句娇嗔‘死鬼’背后或许就是一段极具人间烟火气的好姻缘,而且这样的文字最接地气。不信,你就试试看。”

  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我再到街市去,就开始“醉翁之意不在酒”了,果然渐有所获。

  首先我对类似讨价还价这般婆婆妈妈的事情不再感到无聊和厌烦,还渐渐产生了兴趣。慢慢发现,你嘴上在使劲儿砍价,其实真正的目的未必就是为了省那俩钱,心里享受的不过是那种“一讨一还”后过过嘴瘾的小乐趣。何况经过这样的“一讨一还”,无形中还拉近了卖者与买者之间的距离,继而使这种原本生硬甚至有点相互抵触的关系变得亲切、自然。

  有一次在海鲜区,我一边买鱼一边很随意地跟卖鱼的大哥闲聊起来。当说到同样是新鲜的鲈鱼,同样是铁锅,可为什么却怎么也炖不出人家农家宴得那种鲜味呢?

  旁边正低头数钱的大嫂一听,咧嘴笑了,随后亮亮地嗓门儿对我说:“哈哈!不用说,你肯定加了不少调料,其实炖这种海捕的鲈鱼根本无需加什么调料,只放点盐就行,海鲜吗,关键是吃它的原汁原味,然后小火慢炖,不能急,时间一定要足。”

  我这才恍然,原本是为了给鱼锦上添花的那些佐料,不想反倒成了破坏美味的罪魁祸首。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眼下我们的口味正因为越来越多地光顾各种餐馆享受重油重味的大餐而改变着,不知不觉地我们就会以餐馆的审美来影响家常的饭菜,而这样的影响最终带来的结果就是我们的舌头也在这越来越重的口味里日渐沉沦。

  不由想起林语堂先生曾经说过:写文章如同做鱼,材料新鲜,就不必多加调料修饰,只有不新鲜了才加上各种味道掩盖。

  烧鱼如此,行文如此,做人更是如此。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