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妨单衣试三月/姚文冬

  在北方,二月是彻头彻尾的隆冬,四月却完全属于春天,唯独三月夹在中间,一头挑着冬天,一头挑着春天。

  三月是属于冬天的。整个上半月都在采暖期,还总要有至少一场雪,记忆里好些年都是这样,下半月,太阳就有些迫不及待,增温一天比一天快,田野里的小草悄然探头,城市道路两边的柳树泛起了大片的黄,再过几天,就率先绿了。月底前后,满目都是桃红柳绿、衫薄人瘦了。

  三月的人也一样迫不及待。三年前我和朋友一起喝红酒、唱戏,记得那天是三月十五日的凌晨,各自散去时,有人喊:“下雨了。”几乎所有人都跑下了楼,贪婪地让雨丝往脸上舔。朋友忘情地说:“这里的春天很短,短得像人的青春,不可以不珍惜啊!”两年前的三月,几个朋友相约,一起去白洋淀看水。起先把时间定在四月,说那时天暖宜出行,等待的那些天,我们天天联系,忽然就又有人提议,为什么要四月?现在不挺好吗?我趁热打铁说,干脆就明天吧。竟然没有一个人反对。因为是三月啊,草都要绿了,虫子也该醒了,我们怎么能落在草虫之后呢?去年也是三月,两个朋友来看我,我们一起去看海,他们都没见过春天的海,当时的海水蓝得不像样子,海边的沙子纯粹得像婴儿皮肤,朋友喜不自禁,挥手就在沙滩上刷刷写下两个大字,是什么精妙感悟?近前一看却是:沙子!我们都大笑,怎么这俗气,你的文采哪去了?岂不知,人的心情快乐到极点,就是这么简单了,简单到没有任何联想。

  小孩子更能感受季节的召唤。前几天儿子说:“爸爸,我听到了一个声音。”我问什么声音?他说:“我听见我的骨节在响。”我说别胡说了,忽然就发现,他唇边的绒毛密了、黑了。儿子说他的骨节响,使我想起了玉米雨后拔节成长的声音。他长大了。他接着问我:“我能穿薄衫了吗?”这次,我破例没给他讲“春捂秋冻”的道理,而是痛快地答应了。妻忙阻拦说:“不行,会感冒的。”儿子拉起她的手就往阳台上走,指着楼下的草坪说:“你看,小草都不怕感冒了。”

  说到感冒,想起钱海燕的一句妙语:“失恋就像患感冒,无论你吃不吃药,半个月总会好起来。”听来真是那么回事。她无非是想说,时间是治愈创伤的良药。我想偷换一下主题:“三月就像人的心情,无论你开始多么绝望,只要能挺过去,再熬几天,顶多就是十天半月,你会看到希望就在不远处。”

  倘若时间真是一剂良药,那么三月一定是药效最快的,几乎是眨眼间,你就能一脚从冬天踏入春天,换一副好心情。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