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女作家的义举/陆琴华

  抗日战争初期,毛泽东见到丁玲直言不讳地说:“你能不能帮我弄到一部《昭明文选》?”《昭明文选》是中国现存的最早一部诗文总集,由南朝梁武帝的长子萧统组织文人共同编选,这部诗文总集仅用三十卷的篇幅就大体上包罗了先秦至梁代初叶的重要作品,反映了各种文体发展的轮廓,为后人研究这七八百年的文学史保存了重要的资料。这对一位终身离不开书的毛泽东来说,自然也是对这部书情有独钟,倍加仰慕。

  一九一八年八月,毛泽东开始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做图书管理员时,在北京大学图书馆见过《昭明文选》,只是北京大学的书太多,他还一时没有腾出手来阅读《昭明文选》。一九一九年四月,毛泽东离开北京来到长沙主编《湘江评论》,开始从事革命活动,错过了研读《昭明文选》这部书的机会。

  丁玲是左翼作家联盟成员之一,曾经出任左联机关刊物《北斗》主编及左联党团书记,成为鲁迅旗下一位具有影响的左翼作家。在编辑杂志和创作的过程中先后认识了不少知名人士,左联的有柔石、鲁迅等。新月派的有徐志摩、梁实秋等,更有像宋庆龄和蔡元培这样的社会活动家。

  一九三三年五月,丁玲被国民党特务绑架,拘禁在南京。后来在宋庆龄、蔡元培、鲁迅、罗曼·罗兰等国内外著名人士抗议和营救之下,丁玲于一九三六年九月逃离南京,来到陕北。说真的,那个时候的丁玲已经成为到达中央苏区的第一位知名作家了,令很多人刮目相看,自然毛泽东也不例外。当丁玲得知毛泽东拜托她弄一部《昭明文选》时,一时也很为难,表示无能为力。不过,丁玲把这事记在心上,暗暗发誓一定要帮毛泽东弄到一部《昭明文选》。

  丁玲不仅仅跟毛泽东是同乡,同属湖南人,而且跟毛泽东的革命伴侣杨开慧是同班同学。两人同学期间,丁玲抱负远大,敢于冲破封建习俗站在时代的前列。杨开慧更是把生命置诸度外,以救国为己任。共同的革命理想让她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一九三〇年十月,杨开慧在板仓被军阀何键抓捕,不久在长沙被军阀杀害。丁玲悲愤之余,更对毛泽东产生了敬仰之情。记得丁玲在后来的一篇文章里写到:“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时期给我的印象是一个最能平等待人的党的领导人,他总能吸引你在他的面前无拘无束地畅所欲言,把自己的心里话坦率地倾吐出来。你不必担心什么,也不会把他当成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神圣不可侵犯的最高领袖、统帅、舵手或什么的。他却有一种礼贤下士的风度,既谈笑风生,又常常一语中的,使人信服。”所以只要有时间,有机会,丁玲都会设法替毛泽东购买《昭明文选》,结果都未能如愿。不过,丁玲没有灰心,仍是一如既往地替毛泽东想办法。

  丁玲被国民党软禁在南京时,结识了一位女性。这位女性不是别人,正是桐城派后裔─方令孺。方令孺是我国现代著名散文作家和女诗人。一九二三年方令孺留学美国,在华盛顿州立大学和威斯康星大学读书。一九二九年回国后,在青岛大学执教,跟杨振声、闻一多等人非常熟悉,由于经常在一起聚会喝酒,方令孺还被梁实秋誉为“酒中八仙”之一。丁玲在南京的艰难处境引起了已经回到南京的方令孺的关注和同情,常常前去探望丁玲,或隔一个月,或隔两个月。一开始丁玲对方令孺的到来还怀有戒备之心,不愿与她说什么,可是时间一长,丁玲觉得方令孺是“无害的,便逐渐放宽了心。”

  一九三六年,丁玲和中国共产党取得了联系,就把方令孺在南京的家作为党跟丁玲联络的地点。当方令孺从丁玲口中得知毛泽东要丁玲帮他弄到一部《昭明文选》时,就慷慨解囊替丁玲买了一部《昭明文选》,邮寄给在延安的丁玲。方令孺的义举了却了丁玲的心愿,也圆了毛泽东拥有《昭明文选》的梦。丁玲动情地说:“她特地买了这部书给我,我们从来都没有人说过,只是悄悄地高兴为别人尽了一点力。”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