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崇拜观念已落伍\中国外汇研究院分析师 古 宇

  中国经济发展的落差是一个歷史问题,也是新经济周期的特殊问题,其突破难题与阻力较大,“嫌贫爱富”的观念是经济发展与人心斗志的关键所在。但中国经济的经验则是穷则思变,由此值得思考的问题很多,其中包括富裕地区对难点地区的支持帮助与合作,这才是中国经济的希望与未来。

  最近,内地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2016年国民生产总值(GDP)数据陆续公布,辽宁省GDP增速史无前例地为负值(-2.5%),排最后一名,GDP总量排名第十四位,此前十年多处在第七、八名的位置。官方的解释是:这里既有“三期叠加”和经济结构偏重等因素,也有过去一段时间经济数据弄虚作假,当前在挤压水分、夯实经济数据的因素。

  这样的数据,是令一个地方政府觉得面子上不好看的事情,但从另一个角度,其实也能推动各级政府淡化对GDP的崇拜。这种崇拜根源来自于对地方领导干部的政绩考核,尽管这种考核在近年来已经不唯GDP,但实质上各级政府并未摆脱对GDP崇拜的惯性思维,尤其是在经济较为落后的地区。

  事实上,真正让一个地方政府面子上好看的,应该是当地经济发展的成果是否体现在居民生活水平和社会福利上。因此,除了GDP,建议辽宁省应更多关注其他能敏感反映经济发展和社会福利水平的指标。

  首先,让我们看看发达经济体常用的一些除GDP之外的衡量指标。美国一些经济报告,比如经济褐皮书、货币政策报告中常见的是反映劳动力市场的指标,包括新增就业数、失业率、非农数据、工资等,反映消费的指标,包括个人消费支出等。其次,宏观层面会有国内总收入(GDI)的指标。日本内阁府的经济形势报告一般使用国民收入(GNI)、国民可支配收入指标来更全面地反映经济状况。由于本轮全球经济金融危机以来,欧洲债务危机问题较为严重,因此欧元区经济形势报告中一般会提到政府债务与赤字,另有一个其他经济体不常使用的社保基金收支指标。

  建议重视就业收入消费指标

  综上,建议未来辽宁省政府在致力于将GDP规模与增速恢復到在全国应有的位置或者更靠前的位置之外,应重点关注就业、收入、消费三类指标。

  关于就业指标,不应满足于常用的城镇登记失业率,建议侧重利用调查失业率、新增就业人数等指标来全面,及时掌握就业形势。

  关于收入指标,应重点关注工资增长情况,常规的指标有工资总额、平均工资,建议还要关注平均小时工资、人力资源指数、最低工资标准等指标。

  关于消费指标,除了常用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在网络消费、跨境电子商务等新业态的发展背景下,应关注网上商品零售额、快递业务数据、购物中心(Shopping Mall)和奥特莱斯(Outlets)经营状况等指标。

  另外,中长期视角,衡量宏观经济发展水平的一个重要指标是劳动生产率(Labor Productivity),该指标的提升表明经济增长质量的实质提升,而不仅仅是经济总量的提高。

  最后,我们从其他一些指标看一下辽宁省宏观经济的侧面,也许没有GDP总量排名下滑、增速倒数第一那么悲观。2006-2015年,辽宁省人均GDP、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始终徘徊在第七至第九名。2013-2015年,新口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始终排在第九位。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