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韩国家族企业/延静

  二十五年前,我奉命赴韩国履新,最让我吃惊的是,韩国排列前十名大企业产值的总和,竟占国民经济总产值的百分之六十。由此我对这些大企业,特别是对大企业的会长(即董事长),不能不刮目相看。

  我刚到汉城(现首尔)不久,大企业会长希望与我见面的信件、传真就雪片似地飞来。我在忙于公务的同时,尽可能抽出时间,与他们相见。我先后见到当时的现代集团会长郑周永、大宇集团会长金宇中、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鲜京集团会长崔钟贤等,与他们交谈,介绍中国改革开放情况,了解韩国经济情况,并一起共同进餐。这些大老板接待我的地方都十分讲究,郑周永与我交谈是在一个私家花园里,金宇中是在他夫人开办的酒店楼上专门办公的客厅,李健熙则是在他居住、办公的独门独户的院落。无论交谈还是进餐,左右总有侍从服侍,端水上菜,万无一失。

  不过,这些大企业老板,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在艰苦创业过程中,吃尽了人间之苦。现代集团诞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由郑周永白手起家,最初只是一个小小的汽车修理店,后来经过几十年千辛万苦的奋斗,才发展成为韩国首屈一指的大企业,集汽车、造船、重工于一身。

  大宇集团创业于上世纪三十年代,但后来居上,创造了惊人的业绩。金宇中的绰号是“不知疲倦的人”,他一年中有一半以上时间游走在国外,寻找商机和资源;在国内也经常身着工作服,深入生产第一线。他曾几次宴请我,都是前一天刚从国外回来,之后一两天又将出国。韩国大企业的不俗成果,是这些创业者用艰辛和汗水换来的。

  韩国家族企业的发展,成了这个国家经济发展的顶梁柱。但是,第一代创业者过世后,因各种原因,这些企业开始走向衰败。郑周永二〇〇三年去世后,他的几个儿子在继承问题上发生纠葛,企业集团解体,一个儿子跳楼自杀,另一个儿子继承了现代汽车,但也不如当年红火。曾经排名韩国企业之首的现代集团,辉煌时期已经过去。大宇集团更惨,负债累累,资不抵债,早在十几年前就宣布破产。金宇中因向海外转移资产,触犯法律,被迫逃到海外生活了几年。三星集团过去几年虽发展比较顺利,但现在李健熙已重病卧床,他的儿子李在镕又因卷入贿赂丑闻而被拘捕,三星集团也处于解体边缘。韩国大企业集团的排名顺序,这些年发生很大变化,在国民经济总产值中的比重也有所下降。

  这次乐天集团为部署“萨德”让出星州高尔夫球场,为人所不齿。乐天集团会长辛格浩我也曾见过,他在自己开办的酒店中一间豪华的办公室见我,风光一时。当时他已年过六旬,现在算来九十几岁了。

  他的儿子辛东彬早就接管乐天集团,因担心在中国的上百家门店受到影响,曾一度推迟签署让地协议,但最终还是作了错误决定。传闻乐天集团也卷入贿赂风波,可能受到司法制裁,让地背后是否有何“交易”,就不得而知了。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