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弦上的笙歌——读冯延巳有感(一)

  文|农农

  南唐词人冯延巳有词集,名《阳春集》。近日夜读,颇有感慨。

  一一述之:

  旧愁新恨知多少,目断遥天。

  独立花前,更听笙歌满画船。

  词中的忧伤,具有一种超越时空和具体情事的特质,正是典型的冯延巳风格。而我要说的是“笙歌”,相比于其他词人也常用的愁、遥、天、独、花等等,“笙歌”一词在《阳春集》里频频出现,成为醒目的个人标志。笙是乐器,笙歌泛指奏乐歌唱。但“笙歌”一词用在冯延巳笔下,不但增强了词句的艺术效果,而且带有更丰富的意象。

  花前失却游春侣,独自寻芳。

  满目悲凉,纵有笙歌亦断肠。

  一句“纵有笙歌亦断肠”,刻画的是一个在别人的歌声里更受刺激的悲凉词人。强烈的对比,此时有声胜无声。试想,若不闻“笙歌”,让悲凉停留在无声中,艺术上就薄弱多了。

  与一般诗词里惯用的笙歌引申义“帝王将相的享乐生活”所不同,冯延巳“笙歌”一词多指生活中的爱与美,青春情怀。

  咫尺人千里,犹忆笙歌昨夜欢。

  重待烧红烛,留取笙歌莫放回。

  昨夜笙歌容易散,酒醒添得愁无限。

  这些词句里的“笙歌”无不是指两情相悦,相聚之欢。写作时,或追忆曾经的锦瑟好年华,或期待昨日再现,或抒发了对现实的无奈。笙歌一词在这些词句里的意象本身是温暖、欢愉的,与整首词表达的孤独愁绪形成了对比。歌曲本身的特有属性,即声音传播的时间性与声波扩散的空间性,与冯延巳词作无处不在的时间不界定、空间不界定,有着相同的气质。

  冯延巳对“笙歌”意象用得非常自在,以至我觉得他生来带着一颗音乐的心灵。他文字的尽头是音乐,无言以表时,音乐就是语言。《阳春集》里除了笙歌旋回,也常闻笛声、歌声,并时时出场弦、管、筝,如泣如诉。冯延巳的词作非常忧伤、安静,像电影默片一样悄然,但却在这份静寂中,时有触动人心弦的音乐。这是冯延巳词作一个突出的艺术魅力。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