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的李鸿章树/海龙

  格兰德墓。作者供图

  一百年前“纽约一日游”刚问世的时候,当时曼哈顿岛上三大名胜有当时刚落成未久的自由女神像;另两个景点都在今天的哥伦比亚大学附近:其一是号称世界第一大的圣约翰大教堂,这教堂修了近三百年至今还没完工。

  另一个是哈德逊河畔的美国总统格兰德的墓。这个格兰德跟中国晚清名人李鸿章还有过一段难忘的往还,不能不记。

  李鸿章在中国近代史上的评价虽是众说纷纭难以定论,其名字却是如雷贯耳;但如果我猛一问起格兰德是谁,知道的读者恐怕未必很多。格兰德在美国却大名鼎鼎。不只是他在军事上和政治上的声誉,更因为美钞五十元上的大头像就是他。美钞的票面一共就那么几种,能摊上一张头像的,都应该是改变美国历史的人物。

  那么,李鸿章又怎么跟格兰德扯上了呢?——他俩的确扯得上,而且铁定曾经真的是哥儿们。

  格兰德是美国南北战争时的联邦军总司令,他屡建奇功直至取得完胜。后来他当选为美国第十八任总统(一八六九至一八七七)并连任两届。

  李鸿章虽是一介书生但他却是镇压太平军起家,因之他非常崇尚武功。史书上说他一生只敬佩两个外国人,一为英国人戈登,一为美国人格兰德。这俩老外都有铁血战绩。

  李鸿章铜碑。作者供图

  满清重臣李鸿章和格兰德之间的确有过不凡的交往。话说格兰德总统退位之时,曾携妻、子环游世界。船至天津时,北洋大臣李鸿章曾隆重设宴款待他,其款待礼节之盛俨若迎迓在位总统。二人言谈甚欢、惺惺相惜相见恨晚。

  其时正值日本妄图抢我琉球群岛并改之为冲绳县之际,李鸿章想借上届美国总统的名望来震慑日本,遂恳请格兰德赴日时规劝日本当局。却未曾想一个卸任总统不为日人所重,最后调停未果。格兰德回美前,自日本给李鸿章一信,内中申述:“中国大害在一弱字。国家譬如人身,人身一弱则百病来侵,一强则外邪不入。”格兰德希望中国奋发自强,否则“日本以一万劲旅”,可“长驱直捣中国三千洋里”。他建议总理李鸿章“仿日本之例而效法西法”、“广行通商”。如是则“国势必日强盛,各国自不敢侵侮”等等。可惜当时的清政府和李鸿章皆不能接受此等忠告。殆至几乎亡国灭种,追悔莫及。

  此次见面他们二人间有一轶事。李鸿章看到格兰德有一名贵嵌满宝石的手杖煞是喜欢。李鸿章对之把玩再三爱不释手。格兰德见此曾想乾脆把这名贵手杖赠送李鸿章,但他有隐情一时不能这样做。遂请翻译告诉李鸿章:“中堂既然喜欢这根手杖,我本当奉送。但这根手杖是我卸任时,全美工商界赠给我的,它代表着国民的公意,我不便私自转赠。但等我回国,以此情征得大家同意后,当奉寄致赠。”

  未想格兰德回美后诸事繁忙,后不幸遽逝,未及转赠此杖。更未想到十七年后李鸿章会以总理大臣之尊访问纽约。念及旧情,李中堂又会见了旧友格兰德妻、子。其妻深为感动,遂与儿子登船拜望并回请满清总理大臣。在格兰德夫人宴会上,她邀请了工商界名流百余人作陪并将此手杖事始末和格兰德遗愿询及众人,获满堂鼓掌赞同。格兰德夫人遂当场赠杖。传李鸿章阅此深受感动,将此杖视为至宝,须臾不曾离身。此事亦传遍美国朝野,成为一时佳话。

  次年,美国大兴土木为格兰德建造巨墓及纪念堂,它就坐落在离今天哥伦比亚大学五分钟路的左近。李鸿章不忘旧情,闻知此事后即委托其时清廷驻美重臣替他奉上礼金、铜碑并种树两棵志念。至今,历经百余年的风雨,这块铜碑和树仍在墓侧。凡来哥伦比亚大学参观的友人,只要是有雅兴的趣人,我都会带他们去看看格兰德墓旁的李鸿章树。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