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情愁与歌女——读冯延巳有感(二)

  文|农农

  读冯延巳的《阳春集》,感受到他无所不在的孤独。长夜里他无眠,美景前他叹息。满是触景伤情,总在想起往事,想起曾经相伴的人。

  独立荒池斜日岸,墙外遥山,隐隐连天汉。

  忽忆当年歌舞伴,晚来双脸啼痕满。

  夕阳中忆起昨日温情,不禁潸然泪下。“斜日”一词,予人一种无力挽留的惆怅,“遥山”、“连天汉”,是望断天涯的意境。词句非常感人,读者不由寻思:为何一番深情,终究两别离了?当年的歌舞伴,如今安在?是否无恙?

  另一首《鹊踏枝》似乎可以回答这些问题:

  几度凤楼同饮宴,

  此夕相逢,却胜当时见。

  低语前欢频转面,

  双眉敛恨春山远。

  蜡烛泪流羌笛怨,

  偷整罗衣,欲唱情犹懒。

  醉里不辞金爵满,

  阳关一曲肠千断。

  重逢掀起了心海波澜,两人都百感交集。“却胜当时见”一句,写尽了长久分别、反覆相思后一见之下的惊喜与满足之情。感受到“却胜当时见”的,到底是他还是她还是两人都有?毋须细究。重要的是,“却胜当时见”隐含了悔意与深情,失去后更珍贵,重逢后更刻骨铭心。

  低语前欢频转面,

  双眉敛恨春山远。

  恋人在怀想曾经的欢愉时心绪起伏,不能平静。“低语”、“频转面”掩饰的是哽咽和泛红、浮起泪水的眼。“双眉敛恨”的“恨”指的是遗憾和悔恨。古人常喻眉色如黛,故而有“春山远”的联想。

  曾经在凤楼同饮宴,情意双双。如今相逢,同样的欢场,却是两颗悲切的心。只见“蜡烛泪流”,只闻“羌笛怨”。歌者懒得唱,而饮者一醉方休。愁肠千断。

  明明放不下,千回百转思念,为什么不能相好呢?很是想不通。更令人费解的是,冯延巳才学、地位都高,父亲是礼部尚书,自己是翰林学士并两任宰相,又何来这么多悲伤和哀愁?他天生有诗词、音乐之才,与歌女交往有契合之处,然而他的身份是否限制了他和喜欢的歌女交往?或许官场毕竟不如民间自由。

  史料里没有记载冯延巳的婚姻家室情况。但,作为一个多愁善感的词人,他写下一首首细腻深长的词,记录了自己的情怀。他的心弦上常常回响“笙歌”,他的心底满是情愁,写给总是不能忘怀的歌女。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