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皆拟人——读冯延巳有感(三)

  文|农农

  读冯延巳词,感到他有着超乎寻常的细腻。一缕微风、一片月影,即能触起情感的涟漪。自然界的静物,都似乎与人心相通。风、花、雪、月,在他笔下极富情态,栩栩如生。

  梅花繁枝千万片,

  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梅花纷落,学雪的样子,随风而去。冬天常见的景象,在词人笔下有了更细腻的表达,梅花为什么要学雪?因为多情。多情红梅花追随着白雪,飞向风中。接着两句,词人道:

  昨夜笙歌容易散,

  酒醒添得愁无限。

  上下文联系看,“多情”之心在风里千回百转,却终究失散。歌与情,都如此。词人借酒浇愁却更愁。这首词里梅花的拟人手法构出了丰富的意境,极具感染力。

  花犹多情,月呢?

  朦胧却向灯前卧,窗月徘徊。

  这一句写的是人辗转难眠,月亮在窗前徘徊,月亮也满腹心事似的。

  黄昏独倚朱阑,西南新月眉弯。

  如果写新月如鈎,则是比喻。但词人独倚朱阑,心有所思,一句“新月眉弯”蕴藉无限,不需多言了。

  冯延巳写风,更是赋予无比的想像。把无形的风,写得具体而无所不在。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这是冯延巳的名句。这一句不仅有象征的意象,风吹皱了池水,指春来情思撩动;同时也是拟人手法的佳句。风,带着人追求情爱的热烈,吹开对方的心扉,激起涟漪。

  相同的“风”,出现在另一首词作里:

  柳径春深,行到关情处。

  颦不语,意凭风絮,吹向郎边去。

  女子爱在心口难言,紧锁眉头,只盼风儿将她的思绪吹到情人那边去。无论风是否胜任这样的使命,词人赋予了风、花、雪、月这些自然的存在以无比细腻的人性,寄托着丰富、敏感的心灵在世间的情与思。物我同一,这是艺术的,也是现实的。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