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说声“谢谢”/姚船

  一次茶叙时,一位新移民朋友说,加拿大人嘴巴“甜”,总把Thank You挂在口边。

  他说得不错,相对而言,西人更喜欢对人说“谢谢”。人行道上你闪身让路,他们马上道谢;上公车时你礼让一下,立即有微笑的感激回报;进电梯时你帮慢到者挡一下即将闭合的门,随着脚步迈进也是一声谢谢……似乎这已成了当地人一种习惯,不知不觉中形成一种尊重别人的礼俗。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到多伦多时,华人不算很多,除了唐人街,马路上多是西人面孔。虽然陌生,但碰面常有人微笑着主动向你打招呼,说声Good Morning,或是Hello,令人感到亲切,从侧面体会到社会的纯朴、包容和公共道德水平。

  然而,这么多年来,随着华人移民不断增加,黄皮肤黑眼睛的面孔已随处可见,我居住的地区,乡音处处可闻,但人际间的距离却似乎越来越疏远。

  前些时天寒地冻。有一天我们开车出门,泊车后快步走向商场入口。我拉开沉重的玻璃门,让太太和孙子先进去,正想转身闪入,见几个华人走近,我仍把门拉住,方便他们进去。看样子他们是一家人。两个小孩一下子冲进去,后面一位老妇叫着“别乱跑”,随后两位中年男女相视一笑,旁若无人,施施然从我拉开的门口阔步而入。

  看着这一家子渐远的背影,类似的情况已不知碰到过多少次,但心里免不了还是有点不是滋味。有人说,超级市场热闹拥挤,最能看出人的道德修养,这话有一定道理。周末一些华人超市,人头涌涌,声浪嗡嗡,凡有职工推出特价水果菜蔬,必群起而争之。你被人碰着,甚至被手推车撞到,很难听到一声“对不起”。最后排队付款,感觉又如还债般,收银员都是板着脸孔,更遑论说谢谢。这跟西人超市收银员跟每个顾客热情打招呼真有天壤之别。

  如果说华人惯于沉默,难开金口,也不见得。看看酒楼、餐厅或其他公共地方,华人高谈阔论,音波声浪可用汹涌澎湃来形容。而在该表达善意礼貌的时候,区区“谢谢”两个字,却难以启口。

  这恐怕有多种因素。

  一是不屑说。华人自古以来思想中有“人上人”的概念,做人就是要高人一等,才算活得尊贵体面。封建时代那些官员,出门有人吆喝开道,坐在轿子上的老爷们,威风八面,哪用正眼望一下让路的蚁民?如今一些有权势者,所到之处,自有人媚谄奉承,这些人趾高气扬,鼻孔向上,又何需看周遭百姓一眼。也许是文化基因吧,现在一些人往往把其他人的尊重,看成是自己高人一等,自我陶醉,自然是心安理得地享受。

  其次是不想说。多数华人在社会行走时,体会到陌生人所传递的友好信息,但认为区区小事,何必开口还礼,默认算了。还有人说,口头禅嘛,不知真心还是假意,溜过嘴而已。

  再者是不懂说。这并非指某些人发音有问题,而是心理缺点什么。讲得重一点,就是缺乏教养,一贯我行我素。在他们人生字典里,根本没有公共道德、文化修养、礼貌仪态这些词汇,脑子里惟独一个我字。这些人,凡有小便宜可占,定必奋不顾身向前,不管境况有多尴尬,而要他们主动向人家说声谢谢,比老虎嘴里抠肉还难。

  我们都为有着五千年优秀中华文化自豪和骄傲。温、良、恭、谦、让,是炎黄子孙自古以来为人处事的传统观念和道德准则。可惜在当今物欲横流的世界,为求金钱利益,一些人在不知不觉中把优良的道德传统丢弃和遗忘了。科技的发展,改变和丰富了我们的生活,但时代的前进,不应让我们的道德沉沦,更何况我们来到一个更加文明、民主和谐的社会,我们更应在精神面貌上提升自己,才不愧为炎黄子孙。

  生活中,人与人,个人与群体之间关系十分重要。相互间多一点尊重,多展露善意笑容,相信社会会更加和谐。说声谢谢不难,只要有心。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