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无忧宫吹奏横笛/王加

  阿道夫·门采尔画作《腓特烈大帝在无忧宫的长笛音乐会》。作者供图

  在柏林博物馆岛上的老国家画廊中,陈列着这样一幅油画:在极尽奢华,灯火通明的房间中,一位衣着考究,手握横笛的男子居中而立,目光直视乐谱正在专注地吹奏着。聚集在他身前是一个带有小提琴、大提琴和羽管键琴编制的小型乐队,身后则围坐着宫廷中的贵族及贵妇们。站在此幅画前,你彷佛能够听到画中人悠扬的笛声与室内乐精致的和谐。不过,若非仔细阅读展笺注、聆听讲解,你很难联想到这幅出自德国“素描之王”阿道夫·门采尔(Adolph Menzel)之手,名为《腓特烈大帝在无忧宫的长笛音乐会》的经典名作中所描绘的吹笛人乃是著名的,被誉为“腓特烈大帝”的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Frederick the Great)。

  身为十九世纪德国最富盛名的画家之一,阿道夫·门采尔于一八三九至一八四二年期间接到为《腓特烈大帝史》绘制插图的委托,并在创作完成四百幅主题插图后一举成名。尽管他并未出生在“腓特烈大帝”的时代,但出于崇敬之情,他希望能够将这位德国历史上著名的君主更立体地呈现在画作中。由此,他还创作了一系列以腓特烈大帝生平重大历史事件为主题的油画,就包括这幅完成于一八五〇至一八五二年间的《腓特烈大帝在无忧宫的长笛音乐会》。

  德国画家阿道夫·门采尔。资料图片

  画作展现出了一个富丽堂皇,令人眼花缭乱的波兹坦无忧宫。这座由“腓特烈大帝”本人下令,于一七四五至一七四七年兴建完成的宫殿坐落在柏林郊外的波兹坦。宫殿的名称采用的是法语词组(Sans Souci),本意“无忧无虑”,腓特烈二世显然希望能够在他这座夏宫中能够抛开烦恼,远离政治军事和权利纷争。我曾于二〇一二年到过柏林城外的波兹坦并参观过无忧宫,必须承认,在风景如画的柏林郊外,居住在这座代表德国北方洛可哥建筑风格的宫殿中,确实能够将一切烦恼暂时抛在脑后无忧无虑地享受生活。也无怪乎它虽是以消暑度假的缘由修建,却最终成为“腓特烈大帝”最喜爱的居住场所。显然,阿道夫·门采尔选择以无忧宫为背景进行创作是有他的深意的。

  《腓特烈大帝在无忧宫的长笛音乐会》描绘的是“腓特烈大帝”正在为自己的姐姐,边疆伯爵夫人威廉明妮接风洗尘进而亲自现场演奏的场景。在构图方面,门采尔将正在全神贯注吹奏横笛的腓特烈二世居中而置,两侧分别以王公贵族和室内乐队围绕着。在璀璨夺目的水晶吊灯和星星点点的烛光映衬下,画家以一种堪称舞台背景般的明暗效果烘托出高光下的“腓特烈大帝”,进而烘托出腓特烈二世在君主和军事家身份之外作为演奏家的潇洒英姿。由于画中的事件距离门采尔的创作时间已有近百年之隔,因此我们能够感受到画家为了强调作品的艺术表现而通过装饰和灯光去渲染场景气氛,却绝非是一个为了阿谀奉承而刻意美化王权的“奉旨之作”;而是按照画家自身对“腓特烈大帝”的理解,对装饰得极尽奢华绚烂的无忧宫中那被闪烁的烛光照耀的温暖演奏现场的理想化诠释。

  在欧洲十八世纪,随着古典音乐的飞速普及和发展,热爱音乐并喜好自己演奏的王侯将相绝不在少数。比如,匈牙利最显赫的埃斯特哈奇家族(Esterházy)中对艺术贡献最大,被誉为“伟大的”尼古拉斯一世王子(Prince Nikolaus "the Magnificent")本人就痴迷音乐,不仅斥重金聘请好的乐手组建自己的宫廷乐队,还任命“交响曲之父”海顿为其宫廷乐长。由于尼古拉斯一世王子酷爱弹奏古低音提琴(Baryton),海顿还专门为他创作了一百二十六部古低音提琴三重奏。二人长达二十八年的主仆关系也使得海顿将职业生涯的黄金期都献给了埃斯特哈奇家族。无独有偶,比尼古拉斯一世王子年长两岁,身处同时代的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同样有着演奏乐器的嗜好,且其“上瘾”程度丝毫不逊于前者。

  或许“腓特烈大帝”以他军事家和政治家的身份以及内政改革等成就而被世人铭记,但被人誉为“哲学家国王”,热爱音乐且擅长吹奏横笛,又使得他和我们一般泛指的君王有着本质区别。腓特烈二世对演奏横笛的喜爱,已经到了每周要演奏好几晚的程度。即便就是个“票友”,这种频率也应算是职业的了。事实上,“腓特烈大帝”不仅是一位音乐赞助人,更是一位极富天赋的音乐家。仅他自己就谱写了超过一百首笛子奏鸣曲以及四首交响曲,甚至有传闻提到他的创作还包括为纪念他自己在第二次西里西亚战争中的霍亨弗里德堡战役获胜而谱写的《霍亨弗里德堡进行曲》。和尼古拉斯一世聘请海顿做宫廷乐长一样,腓特烈二世麾下也有自己的乐队和乐手,受聘于他的宫廷乐手包括卡尔·海因里希·格劳恩、约翰·约阿希姆·邝兹、弗朗茨·本达,以及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的儿子(Johann Sebastian Bach)卡尔·飞利浦·艾曼努尔·巴赫(Carl Philipp Emanuel Bach,以下简称“小巴赫”)。值得一提的是,小巴赫还在门采尔这幅《腓特烈大帝在无忧宫的长笛音乐会》中出镜了。正对着“腓特烈大帝”坐在他身前弹奏羽管键琴,椅背上带有红色圆圈以左侧面颊示人的乐手,便是小巴赫。

  在巴赫,亨德尔和海顿等人活跃的年代,古典音乐作曲家和演奏家本无显赫的社会地位,为王公贵族服务是他们唯一的出路。然而与之相对的,如果遇到一位热爱音乐并喜好自己演奏的王侯将相作为雇主,境遇则会好很多。海顿的福气便是受到埃斯特哈奇家族的眷顾,虽受雇于人缺乏创作的独立性但好歹衣食无忧,且尼古拉斯一世王子还斥资赞助他创作交响乐,海顿之所以被后人誉为“交响曲之父”也离不开埃斯特哈奇家族对他的支持。我们总说历史是惊人的相似,为“腓特烈大帝”服务的小巴赫与海顿的境遇也极其雷同。在“腓特烈大帝”尚未登基还是王子身份之时,刚毕业的小巴赫就已经开始为其效力了。腓特烈二世于一七四〇年正式登基,小巴赫也以他弹奏键盘乐器的娴熟技艺顺理成章地成为其皇家乐团的成员,直至一七六八年获准离职前往汉堡任职宫廷乐长,小巴赫也为腓特烈二世服务了近三十年。在他效命于普鲁士宫廷期间,柏林城在“腓特烈大帝”的统治下艺术氛围空前活跃,受益于此,子承父业的小巴赫不仅创作出很多奏鸣曲,羽管键琴曲和击弦古钢琴曲进而成为优秀的作曲家,其作品还影响了海顿、莫扎特和贝多芬等人的创作。这份古典音乐发展的相互影响和传承关系,是否也应该给“腓特烈大帝”的功劳簿上再添上浓厚的一笔呢?

  在一九九〇年两德统一之后,德国政府于一九九一年将“腓特烈大帝”的遗体运回无忧宫,按照他本人的遗愿在无忧宫外他原已为自己修建好的陵墓下葬。一代君王最终得以在他最爱的夏宫无忧无虑地长眠于地下了。而门采尔所为他创作的《腓特烈大帝在无忧宫的长笛音乐会》,则将这座宫殿中曾属于腓特烈二世和小巴赫的“君臣合作”永远记录在了画布上,供后世欣赏。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