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名生活家/赵威

  《浮生六记》为清朝作家沈复的自传体散文,译有多个白话文版本。资料图片

  林语堂执笔英译《浮生六记》后,向友人艳羡地说,芸娘是人世间最理想的女人,沈三白能取此姝为妻,真是三生之幸。

  生在江南富户的沈三白,家道殷实,是个土豪二代,曾经也是穷奢极欲的主儿。他未曾考取功名,跟芸娘结婚后,因家庭突遭变故,家道中落,穷困潦倒,夫妻俩一个以卖字画、一个以做女红为生。坎坷中,两人放空一切,活得从容不迫。就连粗茶,经过芸娘的调制,都能喝出荷叶的清香。原来,芸娘在太阳落山后,拣一朵将开未开的荷花,把用纱布包裹起来的粗茶塞进去,用线捆好。翌日清晨,露水将息而朝霞未起时,取出茶包。如此三日,反覆三次,粗茶变成了妙品。无非“用心”使来此意。

  同样,沈三白最不喜欢的瓜蔬鱼虾,甚至臭豆腐,经过芸娘的用心调制,也有了一番风味,“平生所最恶者,从此亦喜食”。生活虽然贫穷,却能如此别出心裁,生活也便有了韵味。

  生活家拥有的就是这样一份精致典雅的生活,它不一定跟金钱有关,却必定跟心态脗合。说到心态,不一定是陶渊明那种“守拙归田园”的田园诗意,最简单的无非是回到内心,找到自我。做任何事情,都用心去做,才能活出真我。为了生存而工作,紧张而忙碌,但用心去做,就会有条不紊,生活也便起了节奏。一个内心烦乱的人,我们没法看到他的优雅从容。同样是一扇门,从容的人会轻轻地带上它;内心焦躁的人,在关上它的一瞬,会发出哐的一声响。同样是这一声响,内心平静的人,听到后会感到心惊;内心烦躁的人却无心听得到。

  在中国人看来,柴米油盐酱醋茶是俗事,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才是雅事。可是,芸娘就把俗事过成了雅事。可见,生活家需要的是一种态度。单讲喝茶,各地流行的茶道,就是一种极致的、气定神闲的精神。喝茶,喝的便是这样一种生活态度。唐代卢仝收到好友孟简寄送来的茶叶,邀韩愈、贾岛等人在桃花泉煮饮,著名的“七碗茶歌”就产生了,也唱出了一千多年的优雅姿态。“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第七碗茶是不敢吃的,吃了七碗茶的人便问“蓬莱山,在何处?”他乘了清风要飘去了。

  其实,七碗茶吃到最后,便是精神昇华了。那么,生活家也要传承这样一种精神,也就是乐活精神。“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乐在其中,做事才能永恒久远。世间一切终有尽时,唯有精神恒久远。生活家不是不知珍惜的挥霍享受,当败家子,而是一箪食、一豆羹当思来之不易,将自己乐活的心态传递给别人,传递给子孙,做一名高尚生活价值观的传承者。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