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楼火烧/刘世河

  图:北方麵食宋楼火烧/作者供图

  在北方地区麵食中的火烧大家族里,它的模样绝对称得上是一个“美人”,而且还长得十分讨喜。白白的“皮肤”,鼓鼓的“脸蛋”,让人一见就不由得心生欢喜。它就是鲁北特色小吃─宋楼火烧。

  夏津县城西南方向十几里处有个村子叫宋楼,这种火烧的创始人就是这个村的,因此而得名。因其外形圆鼓鼓地颇似灯笼,故又名“灯笼火烧”,又因其分量极轻,每个火烧重仅七钱(三十克左右)所以当地也有人叫它“气火烧”,意思是就好像用气吹起来的一般。

  宋楼火烧除了模样俏,身子轻,另外还有一绝,就是它乃迄今为止所有麵食中唯一一种从和麵到成品,每一环节都绝对手工製作,再先进的机械设备在这里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而且製作火烧的流程,那种精细劲儿,没有“铁杵磨成针”的耐力是万万做不来的。

  首先选料,必须是上等的麵粉,也就是用最细的箩(一种专门用来筛麵的东西)箩出的白麵,加适量的黄豆麵儿,充分掺匀后,再用盐水和麵。麵不仅只能用手揉,还必须要用硬质且光滑的小木轴压製,这样和出的麵才有足够的韧劲儿。

  麵和好后,还是用手靠经验和感觉掐下一小块来,拿小擀麵杖擀成薄薄的麵饼,再横竖摺叠六层,层层涂上香油,最后再用擀麵杖轻轻一擀便成了。

  接下来就是将生火烧变熟,也是技术含量最高的一道工序。关键就两个字,“烙”和“烤”。烙,是第一步,须平放在生铁的锅上,两面轮番地烙。第二部就是烤了,烤,必须用炭火慢烤,因为炭火相对来讲较柔软些,不易焦糊。烤的过程,也是最养眼的一个时段,火烧遇热后,会慢慢地膨胀起来,就像有一根看不见的管子在往里打气,很是奇妙。

  火烧烤好了,还不能算是大功告成,还要将其平摊在草编的大箩筐里晾一下,目的是让火烧更加酥脆。晾好后,再用一根细细的草绳穿起来,不多不少,十二个一挂,远远地望去,颇似一条白色的佛珠。

  就因为全是手工,所以这种火烧至今依然无法批量生产,少而精,加上稀为贵,所以鲁北人一直都把它视为营养品。记得小时候,过年走亲戚,探望病人,或者平日里谁家的小孩吃满月酒时,一般都会提上一两挂相送,以示重义。

  宋楼火烧吃起来也十分方便,老人牙口不好,就将火烧捏碎,用开水一泡即可,不但滑腻可口,而且易于消化。小孩子要吃就更简单了,直接捧起一个咬就行了,“嘎嘣”一声脆响,麵香四溢。

  前不久回老家,战友心细知道我得意这口,特意拉着我从县城直奔宋楼那家最正宗的火烧舖而去。没想到的是老闆也与时俱进居然又推出了新吃法——焖火烧。火烧先用热气一嘘,然后切丝,配精肉丝或者鸡蛋与鲜嫩的绿豆芽一起爆炒,加高汤少许,盖锅焖一小会儿,出锅时再撒上一把香菜末和蒜末,淋上几滴香油,一阵浓香立马扑面而来。

  我早已按捺不住,迫不及待地夹起一筷子就往嘴里塞,果然松软爽滑,别具风味,好吃的不得了!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