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先到凤凰臺/陈炜舜

  朱元璋是继刘邦之后第二位平民皇帝。清代学者赵翼称许他道:“明祖以游丐起事,目不知书。然其后文学明达,博通古今。所传御製集,虽不无词臣润色,然英伟之气自不可掩。”又说这固因明太祖天赋高,然也是勤学所致。野史及传说中,朱元璋作诗的故事所在不少,且多发生在称帝以前,而诗作也较为粗鄙,甚或带有谐趣。这些诗作固有可能伪託(如就有把黄巢〈菊花诗〉附会在他名下者),却生动反映出朱元璋贴近民间的形象,以及他在登基前的文学素养。如早年描写露宿的一首七绝:

天为罗帐地为毯,日月星辰伴我眠。

通宵不敢长伸腿,恐踏江山一脚穿。

  口气之大,可以包举山河矣。又如写于征战时的〈示僧〉诗:

杀尽江南百万兵,腰间宝剑血犹腥。

老僧不识英雄汉,只管哓哓问姓名。

  当时朱元璋乔装至太平府般若庵。寺僧见他容止特异,就仔细询问。朱元璋不堪其扰,遂以此诗题壁。称帝后,朱元璋听说庙中题诗已被洗去,下令大开杀戒。这时老和尚灵机一动吟道:“御笔题诗不敢留,留时常恐鬼神愁。故将法水轻轻洗,尚有毫光射斗牛。”性命要紧,不打诳语也得打,且打得龙颜一时大悦,手下留情。復如其登基后咏燕子矶诗:

燕子矶兮一秤坨,长虹作竿又如何。

天边弯月是钓鈎,称我江山有几多。

  把燕子矶喻为秤坨不仅形似,还可表示其重要意义:朱元璋南下金陵,正在此处登陆。他和元昭宗一样把弯月比喻成钓鈎,气象却迥异:昭宗的钓鈎只能静静挂在天上散发清光,而朱元璋的钓鈎却能称起江山,直称得“春风先到凤凰臺”了。

(下)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