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药企探路中亚种药材

  图:岐黄中医中心工作人员为吉尔吉斯斯坦伊塞克湖州留守人员开展义诊 /资料图片

  “他们有广袤的土地,但缺技术和人才,这方面我们有优势,哈萨克斯坦政府也正好非常需要农业技术和人才,应该有很多合作领域和机会。”甘肃亚兰药业董事长董万有在六、七年前发现,国内甘草酸用量巨大,且严重缺乏原料,尤其是优质的天然原料不足,所以决定远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寻找天然优质的中药材甘草,最后锁定哈萨克斯坦,不仅从当地农民手中收购,还传授技术、指导他们种植。/大公报记者 杨韶红 肖 刚

  甘肃因与古丝绸之路有着重要的地缘关系,在推进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交流合作中,中医药最先起步。“现在有了‘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各方面更有走出去的积极性了。”董万有介绍:“甘肃省卫计委刘维忠主任也给我们做工作,希望我们也进一步扩展业务,在哈萨克斯坦筹办岐黄学院和中医中心,开展医疗服务业。”

  重视环保 拥原生态环境

  医学博士田永衍的想法和刘维忠、董万有等人不谋而合。曾挂职任甘肃药材主产地陇西县副县长的田永衍对《大公报》记者表示,可以考虑在土地资源丰富的中亚国家,先开展种植药材的经贸合作,建设生产基地,先为彼此提供经济贡献,这样做也能提升药材品质,让国内土地轮休、治理,然后带动药品註册上市,进而带动医生出国诊疗。

  经过实地调查,董万有发现,哈萨克斯坦不仅土地非常广袤,而且重视环保,种植都是不用化肥的,因此具有未经污染的原生态环境,在这种土地上种出来的都是天然优质的中药材。

  但由于生产线刚建好,就遇到甘草相关产品的市场价格下行,所以董万有近几年只是投入、维持,并未从这个项目中赚到钱。“因为我们的策略是寻找优质原料回国,支持满足国内市场需求,缓解国内甘草资源压力,但近年国内甘草酸价格受整体经济下行影响跌了一半,2013年前一吨20万元(人民币,下同),一公斤200元,现在一吨10万元,一公斤100元,还无人要货。”

  带动当地就业农民致富

  面对诸多困难,董万有并不气馁,他总结认为:“最重要的是,虽然我们磕磕碰碰受了很多苦,但培养了人才、锻炼了队伍,企业也成长了。现在一切都已基本顺畅,经过这些年的打拼、摸索也已心中有数,懂得怎样在哈国开拓,知道了国际化的办事程序、方法,只要市场有起色,可随时扩大生产,毕竟这是资源型的产品,替代不了,拥有资源最重要。”

  据他介绍,亚兰药业在哈萨克斯坦的优质基地实际生产能力在300吨,去年、前年都控制产量在五、六十吨。同时,还拥有一个5000多平米的厂房,以及几十亩土地。“如果是租厂房,可能要面对租金一年高过一年的挑战。”

  他还给记者细算了一个帐,一是带动哈国农民致富,他们种的甘草有了很好的销售出路。二是带动当地就业,“我们在哈国的基地只过去了三、四个管理人员,50多名日常的用工都是聘请当地人。”三是增加了哈国当地政府的税收收入。四是不但把优质资源型原料运回国,还要上6%的关税,更长远的讲,防止了遍地挖甘草破坏生态、植被的问题。“如我们提取甘草酸剩馀的甘草渣,是生产压缩板等的好原料,都可再上一个项目。”董万有越做越觉得商机处处,他说,这些国家的基础设施都非常不足,这也是值得开拓的领域。

  伊朗官员期待开展合作

  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些合作的机遇,伊朗库姆省省长助理赛义德.阿里.阿斯加尔.侯赛尼去年8月到甘肃敦煌参加一个论坛时强调,70%的伊朗人通过传统医学治疗,对中草药有市场需求,而甘肃是中医药资源大省,两地可优势互补,期待在农业技术及中草药种植领域开展合作。

  董万有在实践中同时注意到,中亚一些国家的百姓生活相当于中国八十年代初的状况,尤其是轻工产品和食品非常匮乏,这些市场有很大的空间。特别是哈萨克斯坦与中国有逾千公里的边界线,而且歷史上与中国有深厚的渊源,互相之间的文化也比较了解,比如中医药他们知道且愿意接受。尽管人口少,市场不大,但在蔬菜、食品、中医药品等方面,对中国的依赖还是非常大的。

  “敦煌文献以及壁画告诉后人,古丝绸之路是以经济为纽带的国际大通道,先有了经贸活动,才有了技术传播,进而带动了文化的交流融合。”田永衍如是说。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