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音乐展魅力

  图:潮乐会的演出,一众乐手无谱而奏,水准不俗

  二月九日香港电台第四台之友协会邀得香港潮商互助社音乐部在香港电台一号录音室举行一场题为“潮州锣鼓迎瑞气,弦诗细乐贺元宵”的潮州音乐会,冀以潮乐迎迓观众,预庆元宵。/尘 纾

  只消看看上述的十四字标题,就随即明白,音乐会必以大小锣鼓乐和弦诗乐敬飨观众。事实上,近期在港举行的潮乐音乐会,都是以演奏大锣鼓乐、小锣鼓乐和弦诗乐为主。至于一般潮乐音乐会的举办模式,可粗分为以下三种:其一,由本地乐社作为演出主体,或酌量邀请内地人员助阵。由名宿刘福光领导的香港潮商互助社音乐部和香港潮乐演奏团近年的多场音乐会,就是採取这个演出模式。这两个机构虽然名称上明显不同,但实际上几乎是两个牌子,一个班子。这类音乐会多由康文署出资举办,而演出场地是康文署辖下场所,例如文娱中心或油麻地戏院;其二,由康文署作为主办机构,邀请内地名家及团体来港演出;其三,由本地乐团诚邀内地名家来港领导团内乐手合奏潮乐。

  座无虚席 宣传收效

  由是观之,“四台之友”所主办的潮乐会,属于上述的第一种。这场音乐会的意义颇为重大,盖因主办者是康文署以外的机构。须知如果要广弘潮乐而多办音乐会,断不能单靠康文署,其他机构应当积极参与。更难得的,是这场音乐会免费招待观众。只要事前登记领票,就可进场,而音乐会后,主办者还敬备茶点,招待观众。

  此外,这场音乐会并非设于康文署场地,而设于香港电台本身的一号录音室,也即台内最大的录音室。论面积和设备,以至舒适程度,当然不能与文娱中心或油麻地戏院比拟。据笔者肉眼所见,室内摆了六、七排椅子,每排有十几个座椅。粗略算来,约有一百座位。欣见当晚座无虚席,足证主办者宣传收效,而音乐会本身亦具有一定吸引力。

  虽说音乐会免费入场,是满座的主因,但由于表演场地位于广播道香港电台,观众愿意移步前去,也算难得。据笔者观察,观众当中,固有潮乐喜爱者,但也有初次接触者。能够在一班新观众的心中播下根苗,音乐会已经达到推广的目的。

  潮州音乐会一般有两种表演形式,其一是纯器乐演奏会;其二是同场加插潮剧选段的演唱,由潮剧演员献唱,在场乐手伴奏。这种在音乐会加唱戏曲选段的做法,在内地班社也颇常见,反正一众乐手既可玩纯器乐,亦善于伴奏潮剧。

  “四台之友”的潮乐会,是以上述第二种形式举行。即是说,除了器乐演奏,还有潮剧选唱。综观整晚的节目,既有大锣鼓乐《迎春》和小锣鼓乐《狮子戏球》,亦有弦诗乐《寒鸦戏水》、《怀春曲》、《福德词》,更有潮剧《宝莲灯》、《白兔记》、《绣襦记》及例戏《十仙贺寿》的选段。

  心意相连 浑然天成

  为免观众对所奏乐曲的种类茫然不知,音乐会的司仪特意访问主事者刘福光,由他简介所奏乐曲的乐种特色。不过,当晚始终是个音乐会,而不是讲座,刘福光岂能详细讲解?只能以三言两语,扼要解说。为此,笔者倒想在此稍予补述。

  潮州音乐源远流长,蕴含唐宋遗风,而且乐种很多,除了用于宗教活动的佛道音乐,见于民谣和歌册的曲艺音乐,以及舞台所用的潮剧音乐,还有潮乐班社常练常演的三大门类,即弦诗乐、大锣鼓乐、小锣鼓乐,而这三种正正是目下一般音乐会最常听到的乐种。三者当中,应以弦诗乐最有特色。弦诗乐的“弦”字,是指二弦,而二弦是潮乐特有的拉弦乐器,也是弦诗乐里居于领导地位的乐器。每当演奏弦诗乐,例必由二弦领奏,其他如琵琶,古筝,扬琴,椰胡,笛箫,都得跟从,情况好比二弦是一族之长,而其馀乐器,就好比族中的后辈,对于族长的领导,当必景从。由此可见,弦诗乐很能体现长幼有序,主从有别的传统。难怪歷代以来潮乐都享有儒乐的美名。

  弦诗乐的“诗”字,是指诗歌的“诗”,不是丝竹的“丝”。原来,根据传统,学潮乐的人,初登门槛之时,必须先行背谱,而背诵乐谱的做法,好比背诵诗词。谱式背诵熟透,才可动乐。总之,要练到“眼前无谱,心中有谱”,才算正道。潮乐最大魅力,是让观众不单听到乐韵,更可看到演奏者之间的默契。得睹一众乐手心意相连,浑然天成,这才是最高享受。

  由于“弦诗乐”三字与音乐的常用词“丝弦乐”很相近而容易混淆,当晚音乐会的司仪两度把“弦诗”错念做“丝弦”。这亦间接说明,潮乐确需加强推广。

  锣鼓音乐 不失雅致

  至于潮州锣鼓乐,则有大锣鼓乐与小锣鼓乐之分。顾名思义,大锣鼓乐所用的锣、鼓、钹都较大,乐队编制也较大,一般有十几至二十多名乐手,甚至几十名亦可。小锣鼓乐所用的鼓则较小,而锣、钹则不用,乐队编制也较小,一般有十位八位,甚至十多至二十位。

  按照常规,大锣鼓乐由锣鼓手配合唢吶领奏;小锣鼓乐由锣鼓手配合笛子领奏。必须明白,潮州锣鼓乐,不论是大锣鼓乐或小锣鼓乐,总体上是图个热闹,绝不会弄至鼓乐喧天,震耳欲聋而有失雅致。

  唱潮剧选段宜附歌词

  综观“四台之友”潮乐会的演出,一众乐手确是无谱而奏,只是伴奏潮剧选段时除外。乐手的演奏水准,大抵与平常音乐会差不多。反而,潮剧演员在唱潮剧选段时,由于现场缺乏电子字幕板,观众无法透过字幕了解曲词,遑论走进剧情,欣赏唱情。根据现场的条件,确难设置电子字幕板。不过,作为折衷方法,可考虑印刷歌词单张,夹附于场刊。其实,以往的常规潮乐会,就有这种做法。既然所费不多,何必为山九仞?

  至于交通配套方面,电台明知演出之前的半小时里面,有大约一百名观众前去广播道,理应知会专线小巴公司,酌情加开九龙塘去广播道的小巴。当晚笔者亲身经歷到,在九龙塘小巴站苦候二十分钟,才轮到自己登车,而碰巧那天晚上,该处极为大风,站着乾吹,端的难受。希望电台体谅观众,要求小巴公司加班。要不,可考虑安排旅游巴士接载观众。成本不大而肯定赢得口碑,期望电台察纳。

  当然,更期望电台透过“四台之友”多办各式中西音乐会,广弘音乐,普泽市民。

  (图片由香港电台提供)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