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然:岁月如歌/赵稀方

  香港作家陶然。资料图片

  最近,看到台大张日郡在博士论文中专辟一章,研究陶然的“三国微型小说”,这意味着陶然小说的经典化。其实陶然作品之成为典范,由来已久,海外知名作家王鼎钧即早已把《陶然中短篇小说》作为写作班的范本,认为这些小说是“以少胜多”、“贵在能藏”的典范。

  陶然甫一出道,就受到文坛注目。一九七九年五月,籍籍无名的陶然出版了第一部长篇小说《追寻》,立刻引起反响,中国作协副主席冯牧亲自撰文高度评价这部小说,这对于年纪轻轻的陶然来说是很高的荣誉。冯牧的高度赞赏,一方面说明陶然的才华,另一方面也说明这部小说与中国主流话语的契合。

  陶然登上文坛不久,即面临“九七”。一九八四年同时在马来西亚《星洲日报》和大陆《台港文学选刊》创刊号刊登的中篇小说《天平》,是最早涉及“九七”题材的文学作品。仍然是爱情小说,然而“九七”政治使其成为了民族寓言。《天平》的结局当时引起了争议,然而大浪淘沙,今天看来陶然对于香港“九七”的呈现是真实的。

  一九八五年的《人间》,具有象征意义。《人间》由内地人李俊扬来香港探亲的所见所闻所构成,这一视角极容易构成一种暴露与批判,然而,昔日的那种黑白分明的高度已经解体,代之以一种比较宽容的多元心态。

  九十年代的长篇小说《与你同行》(一九九一)和《一样的天空》(一九九二)代表了陶然对于香港的成熟观察与呈现。在艺术上,陶然是讲故事的高手,布篇谋局相当精致,常被人比作欧·亨利。不过,他开始变化,尝试把小说打散打开,呈现内心。

  中年以后的陶然,心境有所变化。在香港历练至今,年轮淘出了对于此世今生的超越性思考。“我倒是觉得中年是下午茶,虽然可以在欢乐时光中打一会盹,只是太过短促,一睁眼,便已经是万家灯火的黄昏……”《岁月如歌》小说主人公对于生命的敬畏和对于时光的感喟,其实正是作家陶然自己的心境。人生无常,生命虚幻,爱情似乎成了一种确定性的标志。这个时候,连花开花落的声音都是可以听见的。在叙事上,不再是故事、惊奇、教育,而是心理流动、抒情性、梦幻。当代陶然,达到了纯净的艺术境界。

  《香港文学》现任总编辑即是陶然。资料图片

  香港文学之外,还应该谈一下《香港文学》。陶然自二〇〇〇年接编《香港文学》,至今已经十七年。在这漫长的时期内,陶然在组织、构建香港文学上,担负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香港文学历来有左右、南来与本土之分,陶然的《香港文学》却不分门派,总揽各派作家,它不但包括力匡、卢因、昆南、西西、也斯等等右翼及本土作家,也包括舒巷城、何达、海辛、东瑞、颜纯鈎等左翼及南下作家。《香港文学》既尊重老作家,又扶持新作家,不但有香港老作家侣伦、鸥外鸥等人的作品,更有董启章、韩丽珠、谢晓虹、陈曦静、葛亮、周洁茹等一大批年轻作家的作品。这种无论左右、何论老少的做法,在香港文坛上很少有,也是香港作家一直以来的梦想。

  对于《香港文学》作家,陶然珍爱有加,他不间断地出版“香港文学选集系列”,隔几年就将《香港文学》上的小说、散文、评论等分门别类出版成书,让香港文学作品留传于世。这是一个创举,还没见过大陆文学刊物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香港文学》不止于香港,而是以香港为主,放眼于世界华文文学。陶然编选了台湾、澳门、新加坡、印尼、菲律宾、加拿大、澳洲、美国、欧洲等地作家的作品,发表作品的作家有施叔青、绿骑士、黎紫书、张错、钟怡雯、严歌苓、卢因、痖弦、陈谦、叶维廉、章平等等。如此大规模地集世界各地区华文文学,是前所未有的,《香港文学》由此成为世界华文文学的中心,体现香港作为一个独特文化空间的价值所在。

  有关于陶然的创作研究,我所看到的,已经有三大本研究资料,可见陶然在创作上已经被广泛认可。然而,却较少有人注意到作为一个香港文学经营者的陶然。其实据我所知,陶然近年来花在编辑上时间多于他在写作上的时间。作为总编的陶然,有时候比作为作家的陶然,对于香港文学的贡献更大。

  陶然,堪称香港文学的一张名片。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