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圆梦行/徐贻聪

  贵州省遵义市内的“遵义会议”原址。资料图片

  数十年间,因为工作上的需要,加之退休后的个人旅游之愿,我分别到过全国绝大部分省级单位,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河北、上海、广东、山东、海南、浙江等省市还不止十次,我的出生地江苏和常驻地北京则无法计算次数。这些造访,让我对伟大祖国的大好河山和各地的历史、人文、习俗有了非常直观和清晰的了解、认知,增添了我热爱国家和服务人民的无限知识、情怀,当然更为我的外事工作添加了情感、效能,因为我在完成“了解国外、宣传本国工作任务”中的绘形绘声、带有现场感的介绍和描述,往往让工作对象和群体对中国产生有真切的亲近感,从而产生想像不到的奇特效果。

  二〇一〇年十月有机会完成环绕台湾岛的周边游之后,我一直怀有去一趟贵州的强烈梦幻,因为那里是我走遍全国省市、自治区愿望中唯一还没有到访过的省级单位,遵义则是我在探求了解人民领袖毛泽东领导中国革命艰苦卓绝历程中非常想要见识的重要路段之一。在以往乘飞机航行于一些省市之间的航段上,我也曾多次飞越过贵州省的上空,鸟瞰过它的壮丽河山,但没有踏上过它的土地,故我没有把它列入曾经访问过省市的名单,始终隐藏于心中,期待去访的时机。日前,我终于找到机会,与几个朋友结伴,到贵州省去作了一次短暂、但于我个人而言意义特殊重大的旅游,兴奋之情自不待言。

  三月初,春寒依然料峭。按照我的建议,我们从北京登上南行的飞机,直飞到了遵义。抵达这座历史名城时,已近半夜时分,华灯深处,依稀可辨城市的轮廓,给我的感觉是肃穆、宁静。次日早饭后,我们驱车径直去到遵义会址,先观赏了著名的“八角楼”,然后较为仔细地参观了遵义会议纪念馆,重温有关“中国革命伟大转折”的历史,再次接受了深重的教育和正确领悟历史的启示。

  为了充分利用时间,我们没有在遵义逗留太久,午饭后即驱车南下,前往省城贵阳。在那里,我们没有走进“景点”,而是在市区的主要部分做了个“车上观花”,领略它的城市风貌。其间,多处“凌空高架”的道路给了我非常深刻的印象。当然,品尝贵阳的“小吃和风味”也应该是旅游中的一大乐趣,解决的办法是沿街采买和进小店消费,以期获得真正的地方特色和它们的原始味道,感觉还是真的非常不错。

  由于行程在不断地变更之中,我们没有预先订下旅馆,好不容易在贵阳市中心的一家星级酒店找到落脚之处并酣睡一晚后,我们去到离城不远的青岩古镇,同熙熙攘攘的人群在细雨中共同领略了这座位于群山之中的著名景点,山清水秀、风格独特的小镇,加之特殊的自然情调,确实让人有点流连忘返。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读过的关于贵州“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兜无三分银”的描述,给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对之一直记忆犹新,启程前还在想“贵州真的如此吗?”在贵州的短短几天中,天气和地形似乎给了我相似的验证,因为其一,天总是雾蒙蒙的,还赶上过几场小雨,直到离开贵阳机场时才看到不是很闪亮的太阳;其二,以前飞经贵州上空时,从高空看到的都是高山,这次从遵义经陆路前往贵阳途中,高速公路穿越的也多是山区,就连贵阳、遵义市内也处处能见到大小不同、高低各异的山头,真的很少有平处。至于“兜”里的银子有多少,则无法猜测,因为从市井和人们的行色上我看不出同其他许多城市的差异。

  短短几天的贵州行,全方位地实现了我存蓄许久的心愿,更使我在国内的人生旅途画上了非常圆满的句号,岂能不喜悦、激动。

  由于两端安排有其他难以改变的活动,使得幻梦之中的贵州行时间过于短暂。不遗憾,但期待另有机会再去,认知其更多的自然、历史、人文景观。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