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常理解释不到的太平洋战争

  1941年8月27日,日本的“总力战研究所”的一群研究生聚集在首相的官邸。研究人员与内阁官员面对面交流,他们拿出一份冗长的报告。报告指出,如果日本与美国开战,日本必败无疑。如果爆发战争,日本会在初期佔上风,但随后拖入僵持战,日本的资源最终必用光。堀田江理(马文博译)的《日本1941》(香港:商务印书馆,2014年),透过不同的角度,分析了日本为何要发动太平洋战争,她认为,日本与美国开战是用常理解释不到。

  “总力战研究所”的研究员将报告呈献给近卫内阁后,东条英机不愿接受报告的结论:这场战争赢不了。他评价说,研究小组做了细緻的工作,但该研究有个致命缺陷,就是纸上谈兵。他坚决要求小组不能将这一结论传出去。即使那些军人也知道,仅靠逞能无法让日本获胜。参谋本部的开战支持者认为,战争必须在年内打响,这样才能赶在敌军积蓄力量前先发制人。1941年12月1日,东条召开了御前会议,会议气氛肃穆,会上正式通过对美国、英国和荷兰开战的决定。有阁员询问了东京对空袭的防备问题,似乎已经预料到东京将遭受毁灭。当时,山本五十六已下令南云忠一的航队,开往珍珠港,日本决定将于12月8日开战。

  1945年日本战败后,日本的亲王东久迩宫在国会会议上说,全国国民皆对开战有责任,并须忏悔。作者认为,日本人都对战争负责的言论其实暗含的意思是,没有人会受到责备,这也迴避并沖淡了日本领导人的责任,正是他们把日本引向战争深渊。

  以往,我们多从中西两方面的角度去学习日本史,较少由日人角度去看此段歷史。商务印书馆出版这套“读日系列”,译出了多部日人的作品。读者在阅读时,定会产生一种学日本史的“新鲜感”。

  香港通识教育会 李伟雄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